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請輸入郵箱和密碼進行綁定操作:
請輸入手機號碼,通過短信驗證(目前僅支持中國大陸地區的手機號):
請您閱讀我們的用戶註冊協議隱私權保護政策,點擊下方按鈕即視為您接受。
特别策劃

職業經理人再掀轉會潮 跳槽準千億房企直面三道坎

今年1-5月地產圈已發生了324起高管人事變動,平均每天有2位高管轉會。

六月第一天,房企高管「轉會」大戲準時上線。

6月1日,寶龍地產(01238.HK)和寶龍商業(09909.HK)公告稱,陳德力獲委任為寶龍地產聯席總裁及寶龍商業行政總裁。同天,彰泰集團迎來新掌舵人——原藍光集團總裁張巧龍履新彰泰集團董事長兼總裁。

在此之前,今年1-5月地產圈已發生了324起高管人事變動,平均每天有2位高管轉會。

房企生態正在重構,疫情又收窄了創業空間,那些伸展空間更大、求賢若渴的準千億房企於是成為了職業經理人的聚集地。

而華麗轉會的背後,職業經理人也必須直面三大矛盾:職業經理人與創始人之間的磨合與博弈、行業下行周期與效益訴求、組織變革與家族治理的問題。

明星經理人的榮光與尷尬

今年的房企轉會潮,多了明星職業經理人的身影。

原華夏幸福基業孔雀城住宅集團總裁傅明磊、原新城控股聯席主裁陳德力、原中南置地董事長陳凱、原恆大集團副總裁許曉軍、融信中國前首席行銷官張文龍等明星經理人的離職動態,均引起業內廣泛關注。

這些職業經理人身上,都帶著「虎將」、「開山之臣」、「全國化旗手」的標籤。

以陳凱為例,其曾先後就職於華潤置地、龍湖地產、陽光城、中南置地等規模房企。在陽光城擔任總裁期間(2012年-2015年),陳凱帶領陽光城實現三年內十倍的業績增長。辭別陽光城加盟中南置地後,陳凱亦在不到三年的時間裡,將500億量級的中南置地帶到2000億關口,躋身前20強。陳凱在任期間,中南置地總部由南通遷上海,並將華東地區作為重要的戰略地區。

如果說陳凱是陽光城和中南置地快速發展的靈魂人物,那麼陳德力則是新城商業的「開山之臣」。

在加入新城之前,陳德力曾在萬達、凱德等商業標杆企業任職。2016年陳德力加盟新城控股時,吾悅廣場同年開業數量僅有5座。在陳德力掌舵下,新城商業開啟快速擴張模式。截至2020年3月底,新城控股已在全國佈局124座吾悅廣場。

而在助力創始人打下江山,帶領企業邁進新階段後,職業經理人的困境也隨之而來。二代上位、組織架構調整和業績壓力,都將職業經理人推向尷尬的局面。

2017年,陳凱從中南集團掌門陳錦石之女陳昱含手中接過中南集團董事長一職。彼時,「去家族化」是中南置地的首要任務之一。陳凱入場後,為中南置地引入大量職業經理人,重新梳理組織架構。2020年,「羽翼豐滿」後的陳昱含再次接棒董事長之位,重掌中南置地,陳凱「功成身退」。

除了「後浪」上位之外,職業經理人還面臨著組織架構調整帶來的動蕩。今年以來,碧桂園、中國恆大、陽光城、融創等企業都在進行組織架構調整,優化人才結構。

一名Top 20閩系房企人力資源總監對鋒面News表示,房地產市場整體下行,「黑馬」房企在經過前幾年的高速發展後也必然會面臨盤整、正在變得換血。現在房企更務實、更注重利潤,以結果為導向的趨勢也愈加明顯,職業經理人面臨的壓力越來越大。另一方面,隨著公司發展,職業經理人與老闆之間在理念上缺乏契合度,磨合困難,導致越來越多元老離開。

扎堆「準千億」房企

在規模房企里進退兩難,「下沉」至準千億房企,是明星職業經理人的主流選擇。

從金科股份跳槽至領地集團任助理總裁兼品牌總經理的姚科對鋒面News表示:「選擇戰略上有未來、全力跨越發展的平台,且適合自己職業生涯規劃的,或許是諸多職業經理人的首選。」

與姚科的選擇相似,傅明磊、陳凱、張巧龍等職業經理人,最終的去向分別是龍光、新力、彰泰等有明確規模需求的「準千億」房企。

明星經理人流向準千億房企,在業內看來是雙向選擇的結果。從房企的角度看,衝擊千億需要更高階的能量助力,走出本地的舒適區更需要有經驗的「前浪」帶路。粵系房企龍光、廣西龍頭彰泰、江西icon新力,均提出「深耕本土、走向全國」的訴求,曾經在規模型房企開疆拓土的職業經理人,自然成為此類房企的最佳選擇。

明源地產研究院存量地產首席研究員艾振強在接受鋒面News採訪時表示,職業經理人從千億房企流向準千億房企的原因主要有2個:

首先,對於千億房企來說,在體系搭建完成並趨於成熟,以及「二代」成長起來之後,職業經理人的個人價值減小,到準千億房企可以有更大的施展空間,創造價值所得也並不會比在千億房企少。

其次,留給房企沖規模的時間窗口已經不多,準千億房企距離千億隻差臨門一腳,但這一腳十分關鍵。現在都是「高手」較量,行業容錯率已大大降低,走不好很容易跌倒,因此這些準千億房企對人才十分渴求。操盤過千億房企的職業經理人,熟悉各種「套路」,正是準千億房企需要的人才。

事實上,準千億房企也早已將搭建千億房企的組織架構提上了日程。

以龍光為例,2019年下半年以來,龍光先後吸引了原融信中國執行總裁吳劍、原鑫苑集團總裁田文智和原華夏幸福基業孔雀城住宅集團總裁傅明磊等明星高管入職。

剛剛上市的新力,高頻的人事變動下難掩變革野心。在陳凱履職後,又先後將原青特置業總裁湯義龍、原祥生地產營運副總裁白皓納入麾下,全新的高管團隊初步搭建形成。

而明星經紀人給房企帶來的效果也可以說是立竿見影,官宣之日資本市場應聲而漲的現象時有發生。比如陳凱入職新力當天,新力股價收盤上漲3.21%。陳德力加盟之後,寶龍地產股價一度漲幅逾6%,寶龍商業漲超8%。

新戰場的三道坎

職業經理人從體系成熟的房企跳槽到中小房企,常伴隨著「水土不服」的症狀。

原華夏幸福副總裁張晉元入職不足一年便辭職、從龍湖走出來的袁春在加入鴻坤集團兩年後選擇轉身離開、「地產圈最年輕」的職業經理人佘潤廷則是剛坐暖新力一把手之位時便離席。

業績壓力,被視為職業經理人離場的主要原因。增速明顯放緩的2020年,效益矛盾愈發凸顯。

億翰智庫數據顯示,典型房企前4月銷售業績目標完成率多不及往年,且目標完成率在20%上下,明顯低於2018年和2019年同期。

儘管如此,房企設定的目標卻有增無減。張巧龍的新東家彰泰集團,目標是躋身全國30強,但其2019年銷售額僅為292億元,同年TOP 30的門檻為1131億元。

提出千億願景的領地集團,2019年的銷售額僅為247億元,千億之路道阻且漫長。以速度著稱的新力控股,今年前4月銷售額為234億元,僅完成全年目標的21.3%。

如今,年度進度條將近一半,如何在剩下的時間裡實現業績目標,是這些剛轉會到準千億房企的職業經理人共同的課題。

此外,艾振強亦認為,除了業績壓力之外,職業經理人「轉會」至準千億房企還面臨著三道難題。

一是在公司治理方面,中小房企組織架構體系不成熟,很多是家族企業,大多數高管是跟老闆一起創業的元老及創始人家族成員,職業經理人入場後很容易產生碰撞和衝突。如果創始人缺乏足夠的決定和魄力推動實質性變革,放權力度不夠,職業經理人施展的空間就會大大受限。

二是從經營角度上看,部分創始人急功近利,希望明星經理人入職後一年甚至幾個月內便能實現業績大漲,在市場平穩期甚至是下行周期,單憑職業經理人的力量很難做到。

三是職業經理人還面臨著自身能力的挑戰。在上行周期,大平台聚集著優質資源,再加上行業帶動,比較容易做出成績,也容易讓人覺得是自己個人的能力強。現在市場橫盤期,新平台的資源又不如從前,對職業經理人的個人能力挑戰非常大。

他表示,隨著行業營運越發精細化以及人均效能的不斷提升,未來幾年地產人將面臨需求過剩的問題,現有的地產人中大約2/3需要重新擇業,建議職業經理人抓住開發商轉型的契機,提升複合能力,增加職場籌碼。

文/劉婷

編輯/仰鏡伊

圖/圖蟲創意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