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點融網擬籌資1億美元,應對P2P監管整頓

網貸平台點融網正試圖籌集1億美元資金,以度過監管整頓期,但成功與否取決於中國政府。
2019年4月16日

由「714高炮」引發的現金貸監管反思

蔡凱龍:為何對現金貸嚴監管一年多後,還有如此眾多超利貸現象?其根源在於,龐大無信用民眾短期借貸需求無法在正規市場得到滿足,被迫尋求非法地下金融。
2019年3月18日

國企背景公司向中國科技創新行業強力進軍

由於叫車和P2P兩個火熱創新行業違規事件頻發,中國政府主導有國企背景的公司強力向這兩個行業進軍。
2019年3月7日

中國警方境外追捕P2P金融逃犯

公安部稱,緝捕潛逃的網貸平台嫌疑人已被列為當前「獵狐行動」首要任務,迄今已將62名犯罪嫌疑人緝捕回國。
2019年2月19日

中國在美上市P2P網貸公司被做空機構盯上

博力達思稱總部位於北京的和信貸在招股說明書中謊報關鍵業績指標,誇大累計利潤約14倍,但和信貸否認這些指控。
2019年1月18日

中國治理P2P平台的兩難

中國政策制定者面臨的特殊挑戰是,如何在不引起P2P投資者恐慌和潛在社會動蕩的情況下控制金融風險?
2018年11月14日

中國網貸行業迎來大洗牌時代

中國P2P貸款機構預計,未來12個月期間其數量將從1500多家驟降至50家左右。很多業內高管已被禁止出境。
2018年10月16日

二手房東惹的禍,金融資本不背鍋

徐薇:4000多承租人租金打水漂。為什麼承租人會一次性繳納租金,除了APP上「服務協議」的粗糙障眼法,是不是還有我們潛意識裡對「組織」的信任?
2018年8月27日

房租暴漲、消費降級與「金融難民」

張林:房租暴漲、消費降級與「金融難民」是一個源頭的三條支流,貧富差距拉大、社會收入結構惡化就是源頭。
2018年8月24日

防治P2P風險須升級監管科技

張偉:當前P2P爆雷潮表明行業監管能力不足,未來金融監管將表現為監管科技手段與監管專家協同運作的方式。
2018年8月24日

危機下的P2P網路借貸

長久看來大數據風控水平將是網貸行業的核心競爭力,當前環境下,我國P2P網貸行業洗牌大有加速之勢。
2018年8月9日

P2P投資者到北京抗議示威受阻

大量警力周一封鎖北京金融街地區,以阻止P2P平台危機引發的抗議活動。此舉突顯出政府擔心針對金融監管機構的群體性憤怒。
2018年8月7日

嚴監管下P2P:風險與機遇並存

宋書藝、歐陽輝:當前環境下,P2P行業正通過優勝劣汰不斷自我凈化,但要完全回歸理性從而健康有序的發展,其整改之路仍然任重道遠。
2018年8月7日

P2P接連爆雷,監管為何缺位?

蔣豪:金融壓抑下的畸形發展,使投資人在遭受正常經濟風險之外,還要承擔因體制機制不到位產生的監管風險。
2018年8月6日

中國債務催收公司瞄準P2P網貸行業

據估計,中國P2P債務已高達1.3兆元人民幣,一些初創公司利用人工智慧等新技術,針對P2P行業開展債務催收業務。
2018年6月7日

中國P2P貸款機構迎來新一輪監管整頓

中國正準備啟動一個新的許可機制,成千上萬的P2P網貸機構可能因該機制而面臨滅頂之災。
2018年4月2日

安全問題仍是金融技術革命的障礙

人們仍然難以輕易對金融技術創新買單。安全隱患壓倒了成本節省,每一起數字欺詐和黑客攻擊事件都強化了消費者的懷疑態度。
2018年1月31日

陸金所IPO因監管原因推遲

IPO或許推遲至明年。多位熟悉陸金所的人士表示,阻止它上市的,是監管機構對中國網上理財行業模稜兩可的態度.
2017年6月16日

唐寧:金融科技企業的實質是什麼?

金融科技行業並不是一個贏家通吃的行業,從業者們完全可以將模式創新、科技創新驅動的金融做得更好。
2017年6月6日

重新認識中國網貸行業監管

張適時:今年是真正的監管元年,相信整改期結束後,網貸行業競爭會變得更有序,但競爭不會緩和,會更激烈。
2017年5月16日

許澤瑋:「紅又專」的互聯網金融CEO

在中國互金行業,P2P這個技術名詞臭了整個網路借貸市場。年輕的91金融創始人,講述自己從業以來的心路歷程。
2016年12月12日

人人貸聯合創始人張適時:互聯網金融的兩個邏輯

判斷互聯網金融的業務,應思考它是否與金融邏輯或社會道義邏輯相違背。如此為之,就能預判哪些事情真正具備發展空間。
2016年11月17日

網貸行業的「小額」之路

楊一夫:借款人提高借貸效率,以及理財人投資行為走向高頻,都讓網貸平台更加需要穩健的風控體系。這一點,小額是關鍵。
2016年9月13日

網貸新規:P2P平台的異化和回歸

王新銳、羅為、郭君磊:P2P的冬天是不是也要來了?網貸新規對P2P平台來說,是「為你好」還是「要你命」?
2016年9月2日

郭廣昌:P2P基本上都是騙局

繼平安、螞蟻金服的高管之後,復星董事長也加入抨擊網貸的行列,中國近一年來有多個網貸平台捲款消失。
2016年9月1日

中國四部委聯合發布網貸新規

中國銀監會等四部委聯合發布的新規稱,P2P網貸平台不得歸集資金設立資金池,不得自身為出借人提供任何形式的擔保。
2016年8月24日

P2P金融「殺熟」之惡的社會緣起

才讓多吉:中國社會需要創新,但創新往往伴隨著對社會信任的踐踏,突破這個死循環需要民間社會組織的發育。
2016年6月29日

中國一家P2P平台擬用白酒償付投資者

徽融通宣布,在董事長周勤得被刑拘後,不再有能力向投資者返還現金
2016年6月13日

美財政部警告網貸平台商業模式脆弱性

Lending Club首席執行官辭職一事加劇了人們對網貸平台健康狀況的擔憂
2016年5月11日

美國網貸平台Lending Club創始人辭職

拉普朗什是在接受公司內部調查後辭職的,此事導致該公司股價大跌
2016年5月10日

中國從嚴整頓互聯網金融

中國央行聯合多個機構進行大範圍整治,包括暫停註冊「金融」相關字樣的企業
2016年4月22日
12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