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度報告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如何拯救資本主義

沃爾夫:面對自由民主國家當今的種種問題,需要做的是以前做過的事情:改革資本主義。具體而言,可以從五個政策領域著手。
1天前

華為輿論風暴的小天氣與大氣候

劉遠舉:更高強度、更長的工作時間讓中資企業在市場中形成一種不對稱的競爭優勢,這種不對稱的競爭力是否可持續?
1天前

2020年:中國經濟需要「保6」嗎?

沈建光:明年不應「保6」,原因在於中國已經採取刺激措施,但效果不佳;外部環境仍存較大不確定性;過去強刺激措施留下諸多後遺症。
2天前

孟晚舟事件一周年:從「996」到「251」

劉裘蒂:在中國的「工程師紅利」背後,「996」文化是否有相應的報酬來撐?「996」的代價是否還包括「251」的危險?
3天前

歷史對當今美中博弈的啟發

沃爾夫:目前最大的地緣政治事件就是美中摩擦,它結合了過去120年中3個衝突時代的特徵,我們可以從中學到很多東西。
4天前

WTO改革2019新進展(上篇)

盧鋒:去年各方注重討論WTO改革原則,今年議題更為具體。美國率先出牌,中國系統表態,發展中國家頻頻發聲。
4天前

FT年度報告:中國股市的巨大機遇

中國股市今年表現不俗,明年仍有巨大的上漲機遇,主要原因包括中國的金融市場改革和全球指數提供商對A股的擴容。
5天前

「印鈔」式寬鬆能否救經濟?

徐瑾:降準效果不會很大,印鈔有效的前提,在於經濟自身的活力。基建與減稅的選擇題,則考驗政府的改革意志。
2019年1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