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之生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您還沒有登錄。如果您希望使用已經購買的會員服務,請點擊此處登錄。
親愛的會員,您的帳戶近期在多台設備上異常登錄。您的帳戶僅限您本人使用,如不是您本人操作,可能您的帳號已泄漏。請您儘快進行如下操作:
為了保護您的利益,我們已經暫時鎖定您的訂閱帳戶,如有疑問,請聯繫客服。
親愛的會員,您的帳號近期在多台設備上頻繁異常登錄。您的帳戶僅限您本人使用。為了保證您的利益,該帳戶已被暫時鎖定。您可以:

音樂之生:Rasputin

Boney M不僅僅上個世紀七、八十年紅透一時的POP樂隊,從某種程度上看他們是整個DISCO歷史的縮影和代表。經典曲目《Rasputin》以歡快的節奏,犀利的歌詞,描述了拉斯普金荒唐風流的一生,也抨擊了沙俄皇宮裡的淫亂與墮落。

單曲鑒賞:I』m in the Mood for Love

《I』m in the Mood for Love》起初是電影《Every Night at Eight》的插曲,這首歌是在當時電影製作守則的限制下創作而成,但其影響力卻超越了時代。

單曲鑒賞:Nature Boy

美國爵士音樂家1948年的經典單曲《Nature Boy》是一首有故事的歌。這首歌的背後是一位狂人作曲家,一場罷工事件,一起法律糾紛和揮之不去的種族主義陰影。

單曲鑒賞:Beat It

《Beat It》是邁克爾·傑克遜職業生涯中里程碑式的作品。它不僅讓邁克爾·傑克遜成功轉型,踏上巨星之路,更為美國黑人音樂開啟了新的時代。

單曲鑒賞:Enter Sandman

《Enter Sandman》是世界上最知名的重金屬搖滾樂之一。這首在美國公告牌排行榜上堅守了300周之久的熱曲至今仍在各種令人意想不到的場合頻頻出現。

單曲鑒賞:Toxic

由寶萊塢音樂改編而成的《Toxic》將布蘭妮從職業生涯的低谷中拯救了出來。這支充滿異域風情的舞曲背後有著不平凡的故事。

單曲鑒賞:Night on Disco Mountain

從19世紀俄國作曲家穆索爾斯基的名作,到迪士尼動畫電影插曲,再到經典迪斯科音樂,《荒山之夜》的眾多改編版本將經典與流行完美融合在一起。

單曲鑒賞:Georgia on My Mind

Hoagy Carmichael並非佐治亞州人,也未曾到過佐治亞,但他寫下的《Georgia on My Mind》不僅兩次獲得格萊美獎,更是被佐治亞州官方定為代表歌曲。

單曲鑒賞:Johnny Remember Me

60年代病態的流行熱潮催生了《Johnny Remember Me》,它講述了死去的女孩對愛人的呼喚。這首曾經大紅大紫的歌后來卻成為了死亡的詛咒……

單曲鑒賞:Hell Hound On My Trail

《Hell Hound On My Trail》是一首不斷被後世翻唱的經典布魯斯歌曲,但它的創作者Robert Johnson的一生都是一個迷……

單曲鑒賞:Going Back to My Roots

美國作曲家Lamont Dozier在職業生涯的最低谷創作出的《Going Back to My Roots》,這首歌成為了他的翻身之作。但這首70年代的經典歌曲卻在近些年再起波瀾……

單曲鑒賞:Rocket 88

《Rocket 88》的誕生是搖滾樂發展歷程中的重要事件。《Rocket 88》是否是史上第一首搖滾歌曲仍有爭議,但無可辯駁的是,它是搖滾樂史上的里程碑。

單曲鑒賞:To Love Somebody

如果偉大的歌曲能夠駕馭不同的音樂體裁,那麼Bee Gees的《To Love Somebody》就是一首偉大的歌。但在長達幾十年的時間裡,這首歌的主題一直是一個謎。

真誠還是自我標榜:如何定義千禧一代的音樂

從嘻哈的強勢崛起到所謂的「千禧魔音」,如今的新一代音樂究竟是什麼樣的?社交媒體如何改變了藝術家和粉絲之間的關係?

單曲鑒賞:Auld Lang Syne

一首在蘇格蘭低地的民歌如何成為被世界各地傳唱的曲調?關於老友分別與重聚的抒情曲《Auld Lang Syne》為何能喚起人們心底共同的情感?

單曲鑒賞:Goodnight,Irene

每當有人提起《Goodnight, Irene》,就不得不說到Huddie Ledbetter的故事。這位美國民謠的傳奇人物早年因殺人和械鬥兩度入獄,但他美妙的歌聲卻穿過了監獄的高牆……

單曲鑒賞:Money (That's What I Want)

它是摩城唱片的經典之作,也是披頭士樂隊最受歡迎的單曲之一,它可能是世界上第一首後現代流行歌曲。自1959年誕生以來,《Money (That's What I Want)》被一次又一次地翻唱,不斷續寫著傳奇。

單曲鑒賞:Watermelon Man

年輕鋼琴家Herbie Hancock的靈魂爵士樂經典《Watermelon Man》把童年記憶中拉著馬車四處遊走的西瓜小販融合在音樂中,這首愉快的曲子後來被改編為放克,迪斯科,Ska,流行和hip-hop音樂。

單曲鑒賞:Shipbuilding

埃爾維斯·科斯特洛在馬島戰爭的硝煙中寫下了這首歌。其歌詞中的強烈政治隱喻並沒有隨著時代的變遷而失色。

單曲鑒賞:St James Infirmary

1937年,詩人奧登從西班牙內戰的戰場中歸來,在英國休養。這段時間裡,他寫下了一首沉鬱的詩作《Miss Gee》,並嘗試給它配上一首德國藍調音樂的旋律,就這樣,《St James Infirmary》誕生了……

單曲鑒賞:Peg

那是一個光怪陸離的時代。英倫搖滾和美式搖滾日益被尚未成熟的朋克和新浪潮衝擊。但這首製作精良的歌卻一反時代風潮,成為了一首不斷被人翻唱、改編的經典之作。

Wild Thing:成就吉他之神的即興曲

1964年,美國一位長於鄉村和西部音樂的作曲家Chip Taylor受到委託寫一首搖滾樂。在15分鐘內,他創作了這首《Wild Thing》。這首歌在大西洋對岸也獲得了巨大的成功,並成就了史上最偉大的吉他大師:Jimi Hendrix。

那些改變世界的旋律

一首歌能夠改變世界嗎?那些在歷史中留下自己名字的歌曲為何能夠打動人心?它們的誕生和傳唱都有著怎樣的故事?

從鮑勃·迪倫到阿黛爾:Make You Feel My Love

二十年前,鮑勃·迪倫發行了《Make You Feel My Love》,如今,這首歌已經成為了當代的經典,即便是年輕的千禧一代也對這首令人感傷的歌鐘愛有加。

歌聲中的美好聖誕

一首好的聖誕歌是怎樣的?它應該是流俗的還是深沉的?應該是懷舊的還是新潮的?聖誕節,讓我們一起欣賞那些風格各異的聖誕金曲,其中哪一首是你的最愛?

單曲鑒賞:Strange Fruit

Billy Holiday的名作《Strange Fruit》曾在美國因引起巨大的爭議而被列入黑名單,而Kanye West近年的翻唱又將這首歌帶回大眾視野。這首由猶太詩人的詩作改編的歌獻給所有被忽視和受壓迫的美國黑人群體,同時,它也告訴人們,唯有愛能夠征服一切仇恨。

單曲鑒賞:No Surprises

1997年,Radiohead發行了專輯《OK Computer》。這張原本連他們自己也不看好的專輯不僅改變了他們的命運,還在日後被票選為90年代的最佳專輯。其中最出色的單曲是《No Surprises》,這是一支旋律甜美的搖籃曲,卻唱出了令人窒息的絕望。

單曲鑒賞:It』s the Hard Knock Life

「餓肚子的生活,腐爛發臭的生活,苦不堪言的生活,沒有明天的生活……」一群孤兒院女孩抱怨生活艱辛的合唱,卻被Jay-Z巧妙地改編為一首hip-hop,繼而影響了Katy Perry的代表作之一《Roar》。

單曲鑒賞:所羅門之歌

「所羅門的歌,是歌中的雅歌。」——羅比·威廉姆斯2006年發行的電音說唱實驗專輯被他自己稱為「職業生涯的災難」,但專輯中的這首由《聖經·雅歌》啟發而來的《Kiss Me》卻引人注目。它的歌詞極為露骨,卻被許多學者解讀出了深刻的意蘊……

單曲鑒賞:Ice Ice Baby

1983年,16歲的Vanilla Ice寫下了《Ice Ice Baby》,這首歌后來成為第一首在Billboard上排行第一的Rap。但伴隨著這首歌曲的巨大成功,更大的麻煩接踵而至……

單曲鑒賞:I Just Don』t Know What to Do With Myself

當Burt Bacharach在舞台上獻唱時,觀眾們很快就會發現他是一位糟糕的歌手。但Bacharach在音樂上的天賦是有目共睹的。1962年,Bacharach與詞作家Hal David在紐約寫下了《I Just Don』t Know What to Do With Myself》,這首歌后來成為了恆久的經典……

單曲鑒賞:Guantanamera

這原是十九世紀一首古巴人抒發愛國情懷的歌曲,但它的旋律卻在60年代的和平運動、瑞典的回收革命,甚至是英國足球比賽的賽場上出現。

單曲鑒賞:巴爾的摩

「城市中的艱難歲月,在那座冰冷的海邊城鎮。」Randy Newman用這首歌唱出了巴爾的摩的靈魂。角落裡的妓女,冷雨中的醉漢,和那些掩住臉龐的無名者,共同構成了這座冷酷的無望之城。

單曲鑒賞:I』m a Believer

1965年,一則招募廣告將四個年輕的男孩召集到了一起,The Monkees就這樣誕生了。在那個創作型歌手當道的年代,The Monkees唱著別人寫的歌,但唱片的銷量超過了披頭士樂隊和滾石樂隊之和。他們成為了男孩組合的開創者。

單曲鑒賞:Surf』s Up

如果說有哪一首歌能夠代表Brian Wilson創作力的巔峰時期,那就是《Surf』s Up》了。這首隻用了半小時就寫成的歌,是一首長於音調變幻和節奏控制的大師之作,多年以來難有作品可以匹敵。

單曲鑒賞:When the Levee Breaks

曾經,英國音樂界有過一種獨特的潮流:音樂家們在家裡灌錄歌曲,並創造性地利用家中的環境來製造出獨特的音效。齊柏林飛艇的《When the Levee Breaks》就是這樣誕生的……

單曲鑒賞: I Heard It Through the Grapevine

低沉陰鬱的前奏,剋制的聲音中壓抑著的深沉痛苦,Marvin Gaye翻唱的這首《I Heard It Through the Grapevine》成為了摩城唱片歷史上最成功的單曲……

單曲鑒賞:Always On My Mind

這首Wayne Carson的經典歌曲自發行以來已經有了許多翻唱的版本,風格各異。從鄉村、民謠、到電子流行樂,這首歌的精彩之處經得起各種體裁的檢驗。

單曲鑒賞:『Ghost Town』

提到《Ghost Town》,年輕人或許會想到麥當娜或亞當·蘭伯特不久前的翻唱版本,但有些年紀的人一定會想起1981年的那個夏天。那時,The Specials發布了單曲《Ghost Town》,受到全英國的熱烈追捧,卻也為樂隊的解散埋下了伏筆……

單曲鑒賞:Summertime

八十二年前,喬治·格什溫的歌劇《波吉和貝絲》首演。起初,這部歌劇並沒有獲得熱烈的反響。但劇中的很多唱段都在日後成為經典,比如《我一無所有》、《我愛你,波吉》、《不必如此》,還有這首傳唱最廣的《夏日時光》。

單曲鑒賞:Without You

從一支真摯而平淡的歌變成一曲長盛不衰的抒情歌謠,至今,「Without You」已經有了大約180個翻唱版本,而這都要歸功於Harry Nilsson對這首歌的改編。

單曲鑒賞:Misirlou

彼得·阿斯普登講述了Misirlou的故事,這樣一支搖曳的安那托利亞戀曲在20世紀60年代被改寫為一首衝浪曲,後來,這首歌作為電影《低俗小說》的片頭曲為觀眾所熟知,黑眼豆豆創作了自己的改編版本。

單曲鑒賞:Starman

無論是在流行文化、時尚、音樂還是藝術領域,大衛·鮑伊都是一位劃時代的人物。

單曲鑒賞:『Sunshine of Your Love』

英國樂隊Cream在1967推出的《Sunshine of Your Love》,是他們在美國唯一的一張「金唱片」。特別的破音效果,不斷重複的電吉他旋律,讓人過耳難忘。

單曲鑒賞:Mack the Knife

這首由左派作曲家寫成的抨擊資本主義社會的歌曲,是如何深入人心成為爵士經典並取得全球商業成功的呢?

單曲鑒賞:(I Can』t Get No) Satisfaction

作為滾石樂隊在美國的第一首冠軍單曲,這首譴責消費主義至上的歌曲成為了他們轉型的經典之作。

單曲鑒賞:Je T』aime… Moi Non Plus

儘管這首歌在BBC被禁播,也被梵蒂岡所譴責,但它仍舊成為了當時極受歡迎的歌曲,成就了數百萬張的銷量。

單曲鑒賞:A Hard Rain』s A-Gonna Fall

迪倫的研究者們從未停止過對這首歌的創作初衷、意圖和歌詞的象徵意義的追尋,而這首具有時代意義的歌曲在David Cheal看來是上世紀60年代美國政治社會情形的真實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