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約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違約

中國整頓資管放貸引發企業違約

中國的資產管理行業曾是影子金融的中心。但經過數年充裕的信貸和寬鬆的再融資之後,環境已發生變化。
2019年8月26日

風險的成長、適應與共生

胡月曉:中國經濟轉型時期,「散點式」違約將成常態,但隨著越來越多產業進入成熟期後期,違約現象將減少。
2019年8月21日

中國信託公司罕見披露違約情況

安信信託違約事件近來引起關注。因該公司是上市公司、必須公開披露違約情況,這為人們提供了一個難得的機會來了解該行業風險水平。
2019年6月26日

分析:青海省投資集團債券違約

據報導,青海省投資集團上周未能支付其香港債券1090萬美元利息,之後又未能如期支付周一到期的2000萬元人民幣在岸債券本息。
2019年2月27日

中國可能迎來又一波公司債券違約

中國民企今年在國內債券市場的日子可能會更艱難,因巨額人民幣債券即將到期,與此同時投資者風險偏好降低。
2019年1月21日

惠譽:2018年中國公司債違約創紀錄

惠譽數據顯示,去年45家中國企業的117隻債券違約,本金總額達1105億元人民幣,違約發行人數和違約本金金額均創新高。
2019年1月21日

海航3億元人民幣信託借款違約

海航創新未能如期償還向湖南信託申請的3億元人民幣信託貸款,後者表示將申請凍結海航資產。
2018年9月13日

中國外逃對沖基金經理被押解回國

上海阜興金融控股董事長朱一棟在銀行貸款違約,並拖欠對投資者付款後逃往境外。中國證券監管機構7月裁定他有市場操縱行為。
2018年8月31日

海航償還上周五到期債券的10億元人民幣本金

海航本應在上周五償還這筆債券的本息,但其表示因銀行轉帳問題而未能如期償付本金。這隻債務是在去年海航的緊張時期發行的。
2018年8月27日

中國媒體報導稱新疆六師國資債券即將兌付

《第一財經日報》報導稱,六師國資已將應兌付的本息全額劃轉至上海清算所。這筆5億元人民幣的債券本應於本周一償付。
2018年8月15日

P2P投資者到北京抗議示威受阻

大量警力周一封鎖北京金融街地區,以阻止P2P平台危機引發的抗議活動。此舉突顯出政府擔心針對金融監管機構的群體性憤怒。
2018年8月7日

違約風險給中國債券熱蒙上陰影

人民幣計價的中國國內債券受到了國際投資者的歡迎。但企業違約激增和人民幣匯率下跌引發了對資本流入可持續性的質疑。
2018年6月28日

A股大跌,經濟凜冬將至

徐瑾:貿易戰重起波瀾之際,A股再現千股跌停。從基本面來看,與宏觀經濟、金融市場或國際衝突,都有牽連。
2018年6月20日

IMF將向阿根廷提供500億美元救援貸款

IMF將通過500億美元、期限為3年的備用安排(SBA)來救援阿根廷。這個數額遠高於市場預測,讓當地媒體感到驚訝。
2018年6月8日

標普宣布委內瑞拉正式違約

委內瑞拉未能在30天的寬限期內償還兩筆債券的票息,標普因此將該國的長期外幣主權信用評級從CC級下調至SD級。
2017年11月14日

短線觀點:違約風險降低提振中國股票

近年來中國主權債券的CDS息差成了香港股市行情可靠指標。目前CDS息差較低,讓投資者覺得可以放心買入中國股票。
2017年9月27日

前海人壽:不恢復新產品申報或造成大規模違約

前海人壽向中國保監會發信要求恢復新產品申報,並警告稱若不解除發行新產品的禁令,則可能出現大規模違約,造成社會動蕩。
2017年5月18日

Lex專欄:有比沒有好的中國式違約

在中國,缺少違約案例並不代表企業財務狀況良好,而是說明處理失敗企業的程序不完善。如今這種狀況正在改變。
2017年2月3日

下一個會是誰?

金奇:今年以來中國公司債券違約主要發生在國有部門。哪些公司將被債務纏身的地方政府放棄?哪些公司有望得救?
2016年9月23日

中國債券適宜投資嗎?

金奇:中國國債收益率讓發達世界的負收益率債券黯然失色,那麼,買一些中國企業部門發行的債券如何呢?
2016年8月1日

分析:中城建控股向央行求救說明了什麼?

這家已經私有化的原中國國企致函中國央行,請求明確擔保,突顯隱性擔保在多大程度上影響著中國哪些公司能夠獲得融資,以什麼價格獲得融資。
2016年5月16日

「金融創新」不能克服信貸周期

FT專欄作家加普:將高科技融入金融的金融科技理應比銀行更聰明、效率更高。但隨著金融條件收緊,該行業很快暴露出脆弱性,而古老的銀行業展現出價值。
2016年5月13日

中國債務周期:勇敢者的遊戲

FT首席國際金融記者桑曉霓:隨著中國信貸總規模再次加大、公司債券違約案例增加,一個新的不良債務周期正在開啟。但已經有大膽的外國投資者開始考慮「危機中的機遇」。然而,這些機遇會不會向局外人開放仍是一個問題。
2016年5月12日

亞洲信用債需精挑細選

陳敏蘭:當本輪亞洲信用周期即將見頂之際,自下而上挑選債券變得比以往任更加重要。鑒於企業盈利已現復甦之相,且估值有利,亞洲(日本除外)股票當前的風險/回報優於亞洲債券。
2016年5月12日

中國債市最大的風險是什麼?

FT中文網首席財經評論員徐瑾:從表面上來看,中國債市上的違約不過是零星浮現。但從趨勢來看,這只是違約潮流的開始,風險正在從中小企業蔓延到國企和央企。
2016年4月28日

中國國企債券違約數量上升引發憂慮

投資者的焦慮情緒導致其他公司發債難度增加
2016年4月14日

國信證券否認債券違約

儘管並未錯過任何償付,但早先聲明的技術性措辭使維好協議引發擔憂
2016年4月1日

國信證券香港分支機構發生違約

違約涉及12億元人民幣的「點心」債,是中國國企近20年來在境外債市中首次違約
2016年3月31日

東北特鋼在董事長自殺後發生違約

該公司融資券承銷人中國國開行把楊華之死列為違約因素之一
2016年3月30日

Lex專欄:中國違約幾率有多大?

穆迪對中國經濟面臨的挑戰和債務感到不安,這可以理解。但是,對於這家評級機構將中國評級展望從「穩定」下調至「負面」,人們很容易不以為然。
2016年3月3日

中國公司債違約風險升高

FT新興市場編輯金奇:如今,中國公司債務的違約風險升至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最高水平。據預計,今年中國企業的債券違約案例將大幅增加。
2016年1月29日
12345››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