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迪拜

迪拜世界港口擬與「一帶一路」接軌

迪拜世界港口公司把中國重塑古絲綢之路貿易路線的舉動視為一個商機,力求將其全球運輸網與「一帶一路」實現接軌。
2017年6月6日

在迪拜機場血拚的中國人

盧曦:迪拜機場免稅店中國顧客只佔4%,卻貢獻了12%的銷售額。迪拜機場免稅店採取諸多措施,方便中國客人。
2016年12月9日

迪拜房價為什麼下跌?

迪拜房產持續下跌,外國買家紛紛逃離。迪拜高端房產比倫敦、香港便宜很多,700萬人民幣可買三房公寓。
2016年11月11日

迪拜建中檔酒店迎合中國遊客

素以高檔奢華酒店聞名的迪拜,正計劃建設更多三星和四星酒店及度假村,以吸引中國和非洲中產階層遊客前來。
2016年7月8日

迪拜也有個「798」

FT中文網撰稿人宋佩芬:因為安全、開放,迪拜是整個中東地區藝術的避風港,不少伊朗、伊拉克、阿富汗、敘利亞的藝術家們選擇來此發展。
2015年4月3日

短線觀點:迪拜股市為何暴跌?

在美英法準備打擊敘利亞之際,金融市場表現令人困惑。與敘利亞相當遙遠的迪拜,昨日股指暴跌7%。這是怎麼回事?
2013年8月28日

迪拜:旅遊「避風港」

作為世界第七大熱門旅遊目的地,迪拜希望通過開拓新市場和培養「回頭客」,到2020年使遊客數量翻一番。該國旅遊宣傳部門尤其關注中國等市場。
2013年5月14日

迪拜被囚外商絕食抗議

約20名開出遭銀行拒付支票的外國商人在迪拜被判入獄
2012年4月24日

迪拜政府向迪拜控股注資20億美元

這家陷入困境的集團曾是迪拜奢華髮展的象徵
2010年11月16日

迪拜國際資本:不會減價甩賣資產

將其擁有多數股權的5家歐洲公司至少再保留兩年
2010年6月25日

迪拜世界出售旗艦資產受阻

潛在競購者獲悉,港口及航運代理商ISS正受到美國司法部調查
2010年6月18日

迪拜世界將獲得95億美元政府注資

該酋長國周四公布的債務重組計劃受到普遍歡迎,推動迪拜股市上漲
2010年3月26日

迪拜實體擬出售資產以減輕債務負擔

該酋長國的總債務超過1000億美元
2010年2月10日

中國投資者抄底迪拜樓市

中國溫州的投資者以在全球各地買進低價出售的房地產資產而聞名,迪拜的地產價格正吸引他們前往那裡。與中國迅速升溫的房地產市場相比,迪拜的價格顯得很低廉。
2010年1月26日

香港第一東方擬推出迪拜投資基金

押注於目前陷入困境的迪拜經濟能夠復甦
2010年1月25日

迪拜世界債權人擬折價出售貸款

它們對這家綜合企業220億美元債務的重組過程感到不安,希望減小自己的風險敞口
2010年1月18日

迪拜、希臘危機引發主權債務擔憂

一些大銀行正在討論是否需要針對主權違約風險作出撥備
2009年12月28日

主權風險成為銀行關注焦點

FT專欄作家邰蒂:希臘與迪拜的風波為人們敲響了警鐘。一些大型銀行正試圖利用主權信用衍生品合約對沖這種風險,甚至考慮計提更多的準備金。
2009年12月24日

阿布扎比投資局的角色轉變

阿布扎比投資局在此次金融危機初期曾率先向花旗伸出援手,但在花旗現欲償還200億美元政府紓困資金時,它卻聲稱自己在投資花旗時成為了「欺詐性虛假陳述」的受害者。
2009年12月24日

阿布扎比投資局指控花旗「欺詐性虛假陳述」

已申請仲裁,稱兩年前向花旗投資75億美元系受對方誤導所致
2009年12月17日

阿布扎比100億美元援救迪拜

從而結束了持續三周的市場動蕩
2009年12月15日

FT社評:迪拜得救了

阿布扎比送上的100億美元讓投資者知道,迪拜是有償付能力的。但此次紓困的目的並不是拯救債權人,而是使損失以有序的方式傳遞給他們。
2009年12月15日

Lex專欄:迪拜與希臘的相似之處

海灣地區的道德風險正在擴大,歐洲或許亦是如此。迪拜和希臘獲得的紓困資金被收回的條款都不明確,都留出了酌情處理的餘地。
2009年12月15日

迪拜可能被迫贖回20億美元國企債務

突顯迪拜世界債務危機對迪拜經濟的影響
2009年12月9日

短線觀點:伊斯蘭債券危機

過去十年,伊斯蘭債券這種以美元計價的金融工具得以迅速發展。過去一周,交易活動卻突然暫停,導火索是棕櫚島集團暫停償債的事件。
2009年12月7日

分析:迪拜控股成為下一個迪拜世界?

迪拜控股負債總計100億美元,其中20億美元將在2010年到期,但該集團的政治後台比迪拜世界要硬,其財務狀況似乎也更穩健。
2009年12月4日

分析師:阿聯酋銀行需要政府更多援助

標普等機構已紛紛下調該國銀行的評級,銀行家擔心在房地產市場暴跌之後,許多本地銀行本已面臨日益上升的壞帳撥備。
2009年12月4日

英國銀行業對迪拜風險敞口約為50億美元

一些知情銀行家表示,蘇格蘭皇家銀行對迪拜世界風險敞口最大
2009年12月3日

迪拜尚未窮途

迪拜政府學院研究員卡賽米:當全球媒體上周,在電視和網路上連續報導迪拜事件,我懷著驚懼之情關注著事態的發展。這不是件好事。
2009年12月3日

迪拜世界債權人擬合夥維權

擔心為期半年的暫停償債演變為全面債務重組
2009年12月2日

FT社評:開放的經濟需要開放的政府

迪拜統治者稱國際投資者「什麼都不懂」。但迪拜的國有機構、企業與皇室財產之間並無清晰界線,怎麼能責備投資者不理解這些機構之間的關係呢?
2009年12月2日
12››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