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政策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對近期債市熱議話題的思考

蔡浩:鼠年春節前市場關注的重點已重新聚焦,貨幣政策、地方債、定開債基是市場談論最多的話題,而對經濟基本面走勢的關注反而有所淡化。
2019年12月27日

央行需要解釋負利率的好處

尤尼烏斯:各國央行需要說老實話,坦承商業銀行將負利率傳遞給客戶是正確做法,因為實行負利率的本意就是希望家庭少存錢、多消費。
2019年12月17日

中國CPI通脹上揚而PPI下降

11月居民消費價格指數同比上漲4.5%,而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同比下降1.4%,這使央行放鬆貨幣政策的空間受到擠壓。
2019年12月11日

負利率究竟意味著什麼?

伍治堅:現階段負利率主要存在於歐洲和日本,而且負的幅度有限,但負利率對於普通老百姓和經濟的影響,遠遠超過大多數人的想象。
2019年12月4日

美聯儲考慮讓通脹「超標」

有關人士的講話顯示,美聯儲考慮做出一項承諾:在通脹率沒有達到其目標水平時,其將暫時提高通脹目標,以彌補缺失的通脹。
2019年12月3日

以史為鑒:從票據利率創新低看宏觀走勢

蔡浩:票據利率與國債收益率並非第一次倒掛,自次貸危機以後,類似的情況一共發生了三輪。那麼倒掛的原因是什麼,這又預示著什麼?
2019年11月26日

2020年中國經濟展望:新舊年代間的轉換

程實、錢智俊:聚焦明年,伴隨正向循環的初步成形,三條主線的交匯點有望提供最具潛力的結構性機遇,由線及點、做好加法將是把握新機遇的關鍵。
2019年11月19日

債市觀察:央行降息軌道開啟了嗎?

蔡浩:貨幣政策施展的空間越來越有限,降息軌道即便打開,也將以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為目的的資產端降息,而並非金融市場所期待的負債端降息。
2019年11月13日

如何解讀央行「降息」?

周浩:「降息」很難給出一個明確的對於貨幣政策的方向性解讀。各種操作之後,央行可能只是通過「降息」來檢測一下市場反應和實際效果而已。
2019年11月12日

拉加德接任歐洲央行行長 面臨改革呼聲

同僚們利用新行長上任之際提議各種變革,包括在設定利率時舉行投票。許多想法源於對前行長德拉吉主持辯論方式的不滿。
2019年11月11日

美債收益率曲線怎麼了?

戴維斯:美聯儲今年3次降息,美國債券收益率曲線卻沒有變陡,一種解釋是,市場下調了對實際長期均衡收益率的估計。
2019年11月11日

中國貨幣政策是「保增長」還是「防通脹」?

沈建光:在經濟下行態勢仍未有明顯好轉的情況下,中國央行無疑面臨抉擇。下一階段的貨幣政策是「保增長」還是「防通脹」?
2019年11月6日

別指望財政刺激政策

格林:儘管從經濟方面來說出台財政刺激措施是合理的,但從政治方面來說,出台財政刺激前景渺茫。
2019年11月6日

中國三年多來首次下調MLF利率

消息公布後中國股市小幅上漲,債券收益率下降。一些分析師預計,未來幾個月中國央行會繼續放鬆政策。
2019年11月5日

降準仍在軌,降息也在途

胡月曉:經濟轉型帶來的經濟持續底部徘徊,使得企業經營難度上升,疊加基建投資重要性的上升,讓「降成本」成為下一步「供給側改革」的重心。
2019年10月31日

中國經濟走勢的五個關鍵疑問

沈建光:貿易「休戰」能否改善短期出口下滑?如何看待9月消費、工業生產的改善?貨幣政策放鬆開始見效了嗎?地產脫鉤,經濟政策如何考量?
2019年10月23日

債市觀察:從「兩個預期」看債市走勢

蔡浩:促發展、穩增長、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是當前宏觀政策施策第一要務,這也促成了「兩個預期」的形成,短期和長期均對債市形成利空。
2019年10月21日

全球經濟政策制定者在集體玩火

沃爾夫:貿易衝突、英國退歐等「蠢事」在威脅世界經濟。我們在集體玩火,更糟糕的是在一棟易燃的建築物中玩火。
2019年10月17日

市場為何誤讀政策取向?

周浩:市場的放鬆呼聲逐步偃旗息鼓,某種程度上表明市場預期已逐步轉向,但市場為什麼再次錯判中國政策的取向?
2019年10月17日

貨幣政策「黑洞」給全球經濟帶來風險

薩默斯:一些重要經濟體已經陷入或瀕臨陷入貨幣政策黑洞,政策行動必須轉向從其他方面著手,刺激穩健的支出才是良策。
2019年10月14日

美聯儲將每月購買600億美元國債

美國央行正尋求緩解導致近期隔夜借款成本上升的現金短缺問題。這一為期至少6個月的操作力度之大令華爾街分析師感到震驚。
2019年10月12日

負利率並非魔法棒

邰蒂:作為一種非常規貨幣政策,負利率不僅可能扭曲市場,還會加深投資者的憂慮,挫傷投資者信心。
2019年10月11日

美聯儲會不會錯判通脹前景?

戴維斯:美聯儲鷹派與鴿派之間的分歧集中在對通脹風險的判斷。鷹派擔心通脹上升而不願進一步降息,以鮑威爾為首的鴿派則認識到通縮風險。
2019年9月24日

回購市場迷雲顯示美聯儲正在「盲飛」

邰蒂:本周美國的「暫時性」資金緊張掀起軒然大波,這顯示美聯儲和投資者都不完全理解金融機器的齒輪是如何嚙合的。
2019年9月20日

中國央行再次下調LPR但未能提振股市

中國央行將一年期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從4.25%下調至4.20%,同時中期借貸便利(MLF)和五年期LPR保持不變。
2019年9月20日

美聯儲干預回購市場的背後

隔夜利率面臨上行壓力,是準備金變得越來越少的標誌。市場人士認為,想長久解決這個問題,需要央行再次擴大其資產負債表。
2019年9月20日

「惡魔代言人」會對歐洲央行鷹派說什麼?

桑德布:貨幣政策鷹派自視為正統守護者,因此他們不妨從梵蒂岡這個古老的正統思想堡壘汲取靈感,聽一聽反面意見。
2019年9月12日

低利率常態化:貨幣問題還是財政問題?

吳金鐸:負利率合理之處何在?負利率政策和負國債收益率是貨幣問題還是財政問題?美國日本德國及瑞士低/負國債收益率反映什麼問題?
2019年9月10日

美聯儲若重啟QE可能進一步壓低全球通脹

周茂華:如果美聯儲重啟非常規政策(QE)將對全球經濟意味著什麼,這又將對中國產生何種影響?
2019年9月6日

各國央行陷入無望的貨幣戰爭

沙阿:10年前各國央行開始採取非常規貨幣政策,結果使得它們在下一輪衰退來臨時只能暗中利用利率來針對貨幣做文章。
2019年9月5日

「日本化」正蔓延全球?

「日本化」是經濟學家形容日本近30年來對抗通縮和乏力增長的術語。分析師們擔心,歐美也將陷入類似的困境。
2019年8月29日
|‹上一頁‹‹234567891011››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