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政策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國通脹壓力已在醞釀之中

邰蒂:美聯儲的語氣仍然鴿派。但通脹的概率已從「非常低」變為「不太低」。投資者現在對沖自己的押注是對的。
2021年1月15日

美聯儲主席:未考慮「退出」寬鬆政策

鮑威爾試圖消除人們對美聯儲將削減資產購買規模的擔憂,但他的講話依然未能阻止美國國債收益率的上升。
2021年1月15日

華盛頓抗議背後的政治經濟學

胡月曉:美國街頭抗議來自政治極化,那麼根源在哪裡?經濟低迷並不一定帶來政治極化,兩級分化、中產消融,才是帶來政治極化的直接原因。
2021年1月13日

2020年全球貨幣政策回顧與影響

趙翔:新冠疫情下全球主要央行運用的貨幣政策可歸為利率調整、資產購買、信貸寬鬆三類,那麼這些手段是否達成了設計目標?有何潛在影響?
2021年1月6日

中國央行設法平衡流動性和槓桿

在中國快速但不均衡的經濟復甦過程中,中國央行正在努力控制槓桿,同時又要確保不過度限制資金流向企業和家庭。
2021年1月4日

2021年投資者應注意哪些風險?

埃里安:2020年金融市場與經濟已有的鴻溝進一步急劇擴大。在流動性驅動的上漲過後,央行慷慨解囊也許不是可持續之道。
2020年12月25日

2021:中國經濟政策大變局

徐瑾:中央經濟工作有什麼信號?面對中國經濟的老問題,如何處理?當強調內循環甚至需求側時,意味著中國開始了戰略轉移,即面向內在。
2020年12月21日

歐洲央行暗示將出台更多貨幣刺激

最新公布的會議紀要描繪了嚴峻前景,稱由於明年也可能要繼續實施抗疫封鎖,歐元區經濟可能「比此前預期的更加坎坷」。
2020年11月27日

馬拉多納對貨幣政策的貢獻

馬拉多納控球技巧舉世聞名,但很少有人知道,馬拉多納的球技曾被用來構建史上最令人難忘的貨幣政策類比之一。願他在足球和央行的史冊中被銘記。
2020年11月26日

如何走出全球流動性陷阱?

戈皮納斯:現在全球陷入了流動性陷阱,貨幣政策的作用有限,要想從新冠危機中復甦,財政政策需要發揮主要作用。
2020年11月5日

歐洲疫情復燃引發二次衰退擔憂

經濟學家們警告,新冠感染人數上升以及歐洲各國政府對人員流動的新限制,意味著很多國家將在第四季度出現負增長。
2020年10月19日

美聯儲主席呼籲實施更多財政刺激

鮑威爾向國會和白宮坦言,如果財政支持力度不足,復甦將有停滯的危險。但大選臨近,他的言論能產生多大影響,尚存疑問。
2020年10月13日

Lex專欄:負利率或可發揮積極作用

負利率的潛在好處不應忽視,但時機很重要。一旦新冠疫情相關不確定性減少、經濟復甦開始,將利率推至零以下將發揮最大的作用。
2020年9月30日

通脹是未來最大變數

胡偉俊:首先,如果出現通脹的趨勢性上行,將對全球金融市場產生極大影響。其次,幾乎不可能預測通脹是否會出現趨勢性上行。
2020年9月8日

美國出台財政刺激新措施的希望變得渺茫

失業率意外大幅下降,抑制了共和黨和白宮在新一輪財政刺激措施上做出妥協的意願。白宮相信美國經濟不再刺激也會繼續復甦。
2020年9月7日

寬鬆已成西方央行「鴉片」

胡月曉:西方貨幣寬鬆,制止了金融恐慌,穩定了市場,而且還「製造」了資本市場的「繁榮」。寬鬆貨幣就如西方經濟發展的鴉片,戒掉何易?
2020年9月1日

FT社評:美聯儲轉變通脹目標是積極舉措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打破傳統,表示將容忍更高的通脹率,以提振美國的增長和就業,這是央行決策框架的重大轉變。
2020年8月31日

美聯儲「平均通脹目標」政策會有效嗎?

夏春:美聯儲引入「平均通脹目標」意在解決過去政策的不足。過去政策有哪些不足?為何要用「平均通脹目標」來代替?
2020年8月31日

美債收益率升至兩個月來高點

在美聯儲表示將允許通脹率超過2%的目標水平後,美國國債收益率觸及6月以來高點,亞洲股市也出現上漲。
2020年8月28日

先別擔憂公共債務

哈丁:儘管公共債務增加是有代價的,但沒有什麼理由立即拉響警報,這個問題可以留待經濟復甦到一定程度再來處理。
2020年8月27日

貨幣政策:預期的衝突

周浩:疫情衝擊下,貨幣政策寬鬆是題中應有之義。問題在於寬鬆路徑如何,以及其對市場影響多少。
2020年8月21日

通脹終於要來了嗎?

伍治堅:和2008年金融危機時相比,新冠疫情衝擊下各國政府推出的貨幣和財政刺激,有沒有本質不同?
2020年8月12日

美聯儲和中國央行的一進一退

盧賓:2020年一個似乎越來越明顯的景象是:美聯儲前進,中國央行後退。貨幣保守主義已成為中國的一種戰略需要。
2020年8月7日

熊市下國開-國債利差走勢思考

蔡浩:參考2009年下半年,國開-國債利差在熊市下或呈現出先走闊再收窄的走勢,而這種打破常識的「例外」可能給市場帶來不一樣的交易機會。
2020年7月16日

美聯儲結束對回購市場10個月干預

美國央行在回購市場操作的規模本周降至零。此前它成功抑制了動蕩的融資成本,後者本來可能導致整個金融體系陷入混亂。
2020年7月9日

爭鳴:赤字替代與貨幣進化

胡月曉:赤字和赤字貨幣化,兩者都不是洪水猛獸。為了貨幣和信用體系的正常運轉,現代經濟體系需要赤字和保持相當的赤字規模。
2020年6月30日

FT社評:新興市場也可以使用量化寬鬆

沒必要將新興市場使用量化寬鬆視為一種禁忌。已建立國內資本池、樹立對貨幣和財政當局信心的新興市場,都可以嘗試這種手段。
2020年6月18日

FT社評:市場這波反彈根基不牢

股票等高風險資產近期出現反彈,既可能是因為投資者對經濟復甦力度感到樂觀,也可能是因為他們實在找不到什麼別的資產好投。
2020年6月10日

「財政赤字貨幣化」中的選擇

程實、王宇哲:在新冠疫情同時衝擊全球總供給和總需求的大背景下,為避免經濟陷入「債務-通縮」惡性循環,非常之時須有非常之舉。
2020年5月20日

主流經濟學vs現代貨幣理論:誰的缺陷更多?

夏春:恰恰因為主流經濟學存在重大缺陷,才給了MMT挑戰機會,然而MMT對理解重要問題同樣存在偏差。要解決世界經濟難題,我們需要回歸常識。
2020年5月19日

財政赤字貨幣化實屬無奈之舉

蔡浩:在全球主要央行開啟QE應對危機的背景下,財政赤字貨幣化是無奈之舉,不應被當成常態化政策而反對,更不應被妖魔化。
2020年5月15日
上一頁‹‹12345678910››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