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政策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惡魔代言人」會對歐洲央行鷹派說什麼?

桑德布:貨幣政策鷹派自視為正統守護者,因此他們不妨從梵蒂岡這個古老的正統思想堡壘汲取靈感,聽一聽反面意見。
2019年9月12日

低利率常態化:貨幣問題還是財政問題?

吳金鐸:負利率合理之處何在?負利率政策和負國債收益率是貨幣問題還是財政問題?美國日本德國及瑞士低/負國債收益率反映什麼問題?
2019年9月10日

美聯儲若重啟QE可能進一步壓低全球通脹

周茂華:如果美聯儲重啟非常規政策(QE)將對全球經濟意味著什麼,這又將對中國產生何種影響?
2019年9月6日

各國央行陷入無望的貨幣戰爭

沙阿:10年前各國央行開始採取非常規貨幣政策,結果使得它們在下一輪衰退來臨時只能暗中利用利率來針對貨幣做文章。
2019年9月5日

「日本化」正蔓延全球?

「日本化」是經濟學家形容日本近30年來對抗通縮和乏力增長的術語。分析師們擔心,歐美也將陷入類似的困境。
2019年8月29日

美聯儲重申其政策不受政治因素影響

美聯儲女發言人表示,美聯儲的政策決定完全依據國會授權其發揮的職能,政治考量絕對不會發揮作用。
2019年8月28日

美聯儲內部對7月降息有分歧

美聯儲7月會議紀要顯示,部分官員主張更大幅度降息,部分則主張維持利率不變。這為美聯儲的下一步行動增加了不確定性。
2019年8月22日

LPR:不再猶豫

周浩:LPR政策效果「很難量化」。影子銀行體系、房地產金融風險以及合規風險與槓桿風險,都需要正視。
2019年8月21日

央行改革LPR機制意味著什麼?

張明、郭子睿:LPR報價改革可能只是利率市場化的過渡性選擇,而非最終模式。未來更需要商業銀行提升定價能力及監管指標考核體系的調整。
2019年8月20日

經濟政策應瞄準經濟下行底層原因

劉海影:應對中國經濟增速下行,最應做的是擴大民間經濟自由,破除對無效率經濟組織的保護,其間中國經濟增速下行仍將持續一段時間。
2019年8月20日

中國小幅下調新機制下的一年期LPR

這一下調幅度低於市場的預期。分析師認為,新LPR的影響可能有限,此外貸款利率降低還會加大銀行的盈利壓力。
2019年8月20日

中國央行會降息麼?

周浩:中國央行是否降息,應考慮內外經濟局勢。在全球降息浪潮中,選擇降息似乎是個可行選項,但降息可能代表著此前整體策略的變動。
2019年8月14日

人民幣匯率波動可能影響亞洲其他貨幣

中國央行實行了更嚴格的資本管治,人民幣「破7」可能不會造成人民幣大幅貶值,而是給亞洲其他貨幣帶來巨大壓力。
2019年8月8日

美聯儲自金融危機以來首次降息

美國央行將主要利率下調25個基點,並宣布8月1日起停止「縮表」,還發出信號表明準備在必要時進一步放鬆貨幣政策。
2019年8月1日

中美貨幣政策的制定和執行

鄒至莊:中美兩國貨幣政策制定執行有何不同?關於制定貨幣政策的方法,經濟學界有兩派不同的意見。這兩派被稱為規律派與酌處權派。
2019年7月29日

「降息潮」來襲,影響幾何?

周茂華:近期多個經濟體加入降息隊伍,全球央行是否會重啟寬鬆周期?這對中國的政策和市場又有何影響?
2019年7月24日

美聯儲準備降息25個基點

儘管受到要求加大刺激力度的政治壓力,美國央行仍然決定以審慎方式放鬆貨幣政策。
2019年7月22日

姆努欽:華盛頓對美元的立場「目前」沒有變化

美國財長在G7會議間隙發表言論之際,華爾街對特朗普政府可能干預匯市以壓低美元的風險感到焦慮。
2019年7月19日

IMF代理總裁支持各大央行寬鬆政策

利普頓在接受FT採訪時,幾乎不加掩飾地贊同美聯儲和歐洲央行採取新的貨幣刺激措施。
2019年7月15日

FT社評:美聯儲轉向鴿派看起來像是向特朗普投降

市場預計美聯儲很快將降息。許多人將該等降息行動視為屈服於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壓力。但美聯儲絕不能淪為總統的逢迎者。
2019年7月15日

美聯儲主席鴿派言論為降息做鋪墊

鮑威爾發表國會證詞時稱,美國經濟前景面臨的風險不斷加大。這進一步夯實了降息的理由。
2019年7月11日

降息不會遏制房價暴漲暴跌

邰蒂:喜歡干預貨幣政策的政客應該考慮兩個教訓:一是降息通常不能阻止房價下跌,二是最好利用審慎政策抑制房價過度上行。
2019年7月8日

2019年下半年全球經濟展望:風險的外溢

程實、王宇哲:在貿易摩擦懸而未決、地緣風險重新集聚之際,任何潛在的風險點都可能在存量博弈的現實中被裂變式放大,而外溢到其他行業和區域。
2019年7月1日

貨幣不緊,經濟不興

胡月曉:在既有的政策框架下,歐美貨幣當局都面臨通脹過低的問題,繼續走下去就不得不面臨兩個選擇:是推高通脹預期?還是再擴大貨幣寬鬆?
2019年6月26日

美聯儲維持利率不變 立場更顯鴿派

由於經濟前景的「不確定性」持續上升,美聯儲未來可能會降息。最新議息會議的與會者對增長放緩和貿易緊張加劇感到擔憂。
2019年6月20日

歐洲央行發出新刺激信號 遭特朗普抨擊

此前德拉吉稱,如果通脹前景沒有起色,歐洲央行可能重啟量化寬鬆。特朗普指責歐洲央行行長「不公平地」操縱歐元。
2019年6月19日

誰應接任歐洲央行行長?

沃爾夫:如果多次叫板德拉吉的魏德曼在出任歐洲央行行長後仍然眼界狹隘,那將是一場災難,就連歐元區能否生存都會是一個問題。
2019年6月17日

澳大利亞央行將近三年來首次降息

澳大利亞住房市場的嚴重低迷和消費者支出乏力引發了對經濟前景的更廣泛擔憂,美中貿易戰也令澳經濟承壓。
2019年6月4日

美聯儲官員首次明確表示今年或有必要降息

聖路易斯聯儲行長布拉德承認,市場信號顯示美國利率可能「高得不合理」,由於貿易戰和經濟放緩,可能很快就有必要降息。
2019年6月4日

警惕濫用貨幣的風險

沃爾夫:在管理現代貨幣經濟時,必須避免兩個錯誤:過分依賴私營部門的需求,以及過分依賴政府主導的需求。
2019年6月3日

美聯儲高官對降息持開放態度

美聯儲副主席克拉里達表示,如果經濟前景意外惡化,美國央行可能降息。他宣稱將保持「靈活」,確保美國經濟繼續擴張。
2019年5月31日
12345678910››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