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政策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通脹是未來最大變數

胡偉俊:首先,如果出現通脹的趨勢性上行,將對全球金融市場產生極大影響。其次,幾乎不可能預測通脹是否會出現趨勢性上行。
2020年9月8日

美國出台財政刺激新措施的希望變得渺茫

失業率意外大幅下降,抑制了共和黨和白宮在新一輪財政刺激措施上做出妥協的意願。白宮相信美國經濟不再刺激也會繼續復甦。
2020年9月7日

寬鬆已成西方央行「鴉片」

胡月曉:西方貨幣寬鬆,制止了金融恐慌,穩定了市場,而且還「製造」了資本市場的「繁榮」。寬鬆貨幣就如西方經濟發展的鴉片,戒掉何易?
2020年9月1日

FT社評:美聯儲轉變通脹目標是積極舉措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打破傳統,表示將容忍更高的通脹率,以提振美國的增長和就業,這是央行決策框架的重大轉變。
2020年8月31日

美聯儲「平均通脹目標」政策會有效嗎?

夏春:美聯儲引入「平均通脹目標」意在解決過去政策的不足。過去政策有哪些不足?為何要用「平均通脹目標」來代替?
2020年8月31日

美債收益率升至兩個月來高點

在美聯儲表示將允許通脹率超過2%的目標水平後,美國國債收益率觸及6月以來高點,亞洲股市也出現上漲。
2020年8月28日

先別擔憂公共債務

哈丁:儘管公共債務增加是有代價的,但沒有什麼理由立即拉響警報,這個問題可以留待經濟復甦到一定程度再來處理。
2020年8月27日

貨幣政策:預期的衝突

周浩:疫情衝擊下,貨幣政策寬鬆是題中應有之義。問題在於寬鬆路徑如何,以及其對市場影響多少。
2020年8月21日

通脹終於要來了嗎?

伍治堅:和2008年金融危機時相比,新冠疫情衝擊下各國政府推出的貨幣和財政刺激,有沒有本質不同?
2020年8月12日

美聯儲和中國央行的一進一退

盧賓:2020年一個似乎越來越明顯的景象是:美聯儲前進,中國央行後退。貨幣保守主義已成為中國的一種戰略需要。
2020年8月7日

熊市下國開-國債利差走勢思考

蔡浩:參考2009年下半年,國開-國債利差在熊市下或呈現出先走闊再收窄的走勢,而這種打破常識的「例外」可能給市場帶來不一樣的交易機會。
2020年7月16日

美聯儲結束對回購市場10個月干預

美國央行在回購市場操作的規模本周降至零。此前它成功抑制了動蕩的融資成本,後者本來可能導致整個金融體系陷入混亂。
2020年7月9日

爭鳴:赤字替代與貨幣進化

胡月曉:赤字和赤字貨幣化,兩者都不是洪水猛獸。為了貨幣和信用體系的正常運轉,現代經濟體系需要赤字和保持相當的赤字規模。
2020年6月30日

FT社評:新興市場也可以使用量化寬鬆

沒必要將新興市場使用量化寬鬆視為一種禁忌。已建立國內資本池、樹立對貨幣和財政當局信心的新興市場,都可以嘗試這種手段。
2020年6月18日

FT社評:市場這波反彈根基不牢

股票等高風險資產近期出現反彈,既可能是因為投資者對經濟復甦力度感到樂觀,也可能是因為他們實在找不到什麼別的資產好投。
2020年6月10日

「財政赤字貨幣化」中的選擇

程實、王宇哲:在新冠疫情同時衝擊全球總供給和總需求的大背景下,為避免經濟陷入「債務-通縮」惡性循環,非常之時須有非常之舉。
2020年5月20日

主流經濟學vs現代貨幣理論:誰的缺陷更多?

夏春:恰恰因為主流經濟學存在重大缺陷,才給了MMT挑戰機會,然而MMT對理解重要問題同樣存在偏差。要解決世界經濟難題,我們需要回歸常識。
2020年5月19日

財政赤字貨幣化實屬無奈之舉

蔡浩:在全球主要央行開啟QE應對危機的背景下,財政赤字貨幣化是無奈之舉,不應被當成常態化政策而反對,更不應被妖魔化。
2020年5月15日

疫情之下美聯儲維持極低利率

美國央行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維持在0至0.25%,沒有出台任何新的重大貨幣政策行動或指引,但承諾在必要時採取更多舉措。
2020年4月30日

提高貨幣積極性:「定向降準+反向降息」,是否可行?

胡月曉:維持貨幣中性前提下,入額降低融資成本?「定向降準+反向降息」組合模式,將能更有效提升貨幣乘數;未來6個月內,或許只有降息。
2020年4月21日

中國降低基準貸款利率以刺激經濟

中國將一年期LPR下調0.2個百分點,至3.85%,此舉在市場意料之中,其目的是支撐40餘年來首次出現收縮的經濟。
2020年4月20日

中國將MLF利率降至創紀錄低點

中國央行將一年期中期借貸便利利率下調0.2個百分點,至2.95%,為該利率自2014年推出以來的最低水平。
2020年4月15日

FT社評:美聯儲的激進措施給未來埋下隱患

美聯儲的激進措施穩定了金融體系,但將央行資產負債表上的風險社會化給未來埋下隱患,未來挑戰是如何恢復到正常政策。
2020年4月10日

千金能買「牛回頭」?

周茂華:全球主要經濟體先後推出財政、貨幣刺激方案,但全球股市未能擺脫頹勢,為何這些舉措難以激發市場風險偏好?股市何時觸底企穩?
2020年4月8日

疫情下半場,中國功夫應在抗疫之外

陳歆磊:在中國,疫情的大規模傳播已經得到明顯抑制,在外防輸入之餘,如何有效恢復社會和經濟秩序已成為當務之急,中國又該如何做呢?
2020年4月3日

新興市場央行求助於量化寬鬆

疫情當頭,發展中國家的央行紛紛把政策推向幾周前還無法想象的極端,開始在二級市場購買政府和私營部門債券。
2020年4月1日

中國央行下調7天逆回購利率

中國央行將用來管理短期流動性的7天逆回購利率下調0.2個百分點,至2.2%,還通過7天逆回購操作向市場注入約70億美元資金。
2020年3月30日

書評:《極端不確定性》

桑德布:本書作者一個是英國央行前行長,另一個是FT前專欄作家,他們對處理不確定性的標準方法感到不爽。但他們提出的替代方法行得通嗎?
2020年3月30日

知情人士:中國央行討論下調銀行存款利率

知情人士表示,中國央行正在討論下調銀行存款利率,此舉旨在保護銀行利潤,鼓勵其幫助刺激經濟復甦。
2020年3月25日

美聯儲何必匆匆降息

胡月曉:降息後市場沒能扭轉頹勢,不僅緣於疫情嚴重性超預期,更重要的是美聯儲的行為,已嚴重扭轉了它一貫的市場形象和自我宣稱的政策目標。
2020年3月17日

日本央行宣布擴大資產購買

日本央行表示,將把ETF年購買量從此前的6兆日圓增至12兆日圓。而市場原本預計,該年購買量將僅會增加3兆日圓。
2020年3月16日
12345678910››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