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級機構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風險之辯:周小川變調金融槓桿的背後

沈建光:決策層對經濟形勢判斷與防範金融風險的定位已經改變,強監管、去槓桿將取代穩增長成為明年經濟主基調。
5天前

中國風險之辯:「金融集體主義」的風險

陳稻田:中國經濟沒有大的經濟金融風險,但是, 維護經濟金融平穩所採納的短期政策, 卻可能導致長期和深層次的風險。
2017年11月10日

中國經濟周期之辯:經濟新常態下的新起點

張一:政策刺激、外需意外轉強和改革三重因素帶來了此輪增長;工業企業效益繼續提高,三四季度的增長仍可期待,6.9%左右增長區間是大概率事件。
2017年9月25日

中國周期之辯:有重大改革,才有全新周期

張明:中國經濟能否開啟新一輪中周期,要看重大結構性改革能否如期實施,實體風險與金融風險能否真正出清。
2017年8月18日

中國經濟周期之辯:誰的「新周期」?

徐瑾:放言新周期,不過是過去「國家牛市」的變體。最大危險恰恰是新周期的預言實現,這樣的增長只會是短暫的狂歡。
2017年8月17日

中國經濟周期之辯:金融周期下去槓桿與穩增長

章俊:中國看似在穩增長和金融去槓桿兩條戰線上取得了雙豐收。我們的疑問是 「魚和熊掌」真的可以兼得嗎?
2017年8月16日

中國風險之辯:探尋經濟增長的真實邏輯

韋森:中國仍處在一個大轉型過程中,基本制度還有計劃經濟時代的遺產,遺留下來的意識形態深深存在於官員思維中。
2017年8月7日

中國風險之辯:金融為表,實體為里

鍾正生、張璐:如果不能從根本上改變國企預算軟約束,強監管的金融環境只會更多衝擊民營企業,不管是實體還是金融的去槓桿終究都是無本之木。
2017年7月20日

中國風險之辯: 利率匯率的近憂遠慮

趙洪岩:名義利率四月來快速上升,實際利率年初來顯著上升。經濟趨弱而匯率利率走強,使市場對中國經濟產生憂慮。
2017年7月12日

中國式次級債:「這次完全不一樣」?

黃凡:借給了缺乏還款能力的買房人按揭貸款是典型的「次級債」,而且國內證券化程度並不高,一旦房價掉頭向下,壞帳需要銀行自己消化。
2017年7月4日

中國風險之辯:反思金融自由化

施東輝:金融自由化帶來畸形繁榮,甚至金融危機。中國應該如何面對金融業過度繁榮、資產泡沫隱現等問題?
2017年6月29日

中國風險之辯:如何化解金融風險

張明:近年一系列金融異象,根源是金融改革與實體改革的節奏不匹配;當前已經到了中國推進實體經濟結構性改革的時間窗口。
2017年6月28日

中國風險之辯:最大的風險是什麼?

胡偉俊:金融風險源於微觀主體的市場化不足,背後是中國經濟未完成的轉軌過程。資源錯配是中國債務和房地產問題的癥結,也是中國經濟最大的風險。
2017年6月27日

投資者期盼美國評級機構落戶中國

據投資者介紹,中國允許美國評級機構在華經營的承諾,將有助於吸引境外資金流入中國境內的債券市場。
2017年5月23日

英國主權評級遭下調 股市連跌14%

標普將英國主權評級從AAA調降兩級,至AA;富時250指數兩個交易日跌去14%,創1987年股災以來最糟連敗紀錄。
2016年6月28日

標普下調復星評級展望至負面

但穆迪最近上調復星評級展望,說明評級機構無法就併購熱潮的風險形成共識
2016年6月1日

「看衰中國」的評級機構是否靠譜?

錢軍:評級機構對公司債券評級相對最準確,對無法收費的主權信用,其評級值得信賴嗎?國際市場又為何在意?一季度數據出爐後,或應改改對中國的負面展望。
2016年4月20日

如何理解中國經濟系統性風險?

蘇格蘭皇家銀行胡志鵬:系統性風險是理解當前中國經濟形勢的關鍵。隨着經濟和金融體系傳導不斷深化,隱患相互共振,而監管部門缺乏協調的被動應對更是火上澆油。
2016年4月7日

評級機構「並未歧視」新興市場國家

國際清算銀行的兩位學者認為,評級機構並未通過不公平地給予新興市場國家低於發達國家的信用評級,而系統性地歧視前者。但也有人質疑他們的觀點。
2015年12月8日

評級機構仍然很重要

斯特恩商學院魯比尼:發現風險很困難,但不能讓別人代替做這件事。評級機構採用一套節奏緩慢的專門方法,而要發現快速變化的全球經濟中潛藏的風險,需要系統性、數據驅動的分析。
2015年8月26日

俄財政部:俄中協議合建評級機構

俄財長希望該評級機構可依賴中俄投資項目起步,進而逐步擴大國際影響力
2014年6月4日

大公歐洲的意大利籍掌舵者

意大利人馬洛•阿方索放棄了全球三大評級機構之一惠譽的管理者職位,在2012年加盟了當時鮮為人知的中資評級機構大公國際,出任大公歐洲總經理。
2014年2月17日

債務危機令歐洲失去評級競爭力

評級機構正在根據新的全球經濟秩序,對主權違約風險判斷做出調整。西方工業經濟體面臨著信用評級下調的威脅,而其他地區的大部分國家,則呈現出相反的趨勢。
2013年4月2日

全球AAA級國債池縮水60%

世界安全級別最高國債已從2007年的近11兆美元減至4兆美元
2013年3月27日

Lex專欄:英國不懼評級下調

穆迪摘掉英國AAA評級堪稱英國終於等到的好消息,因為評級機構以往作出的類似舉動,到頭來要麼無關緊要,要麼實際上在向債務和股票投資者發出買入信號。
2013年2月25日

信用評級機構或面臨新一輪訴訟

近日澳大利亞法院判決標普的一項評級誤導了當地12家地方委員會,該判決被外界認為是一個里程碑,可能在歐美引髮針對信用評級機構的跟風訴訟。
2012年11月9日

標普和解後穆迪成調查焦點

美國多家檢察機構已開始加緊調查穆迪,但它是否會被起訴仍不明朗
2015年2月4日

標普因錯誤評級被罰7700萬美元

美證交會認為這家信用評級機構在文化上存在深層次失敗,且仍未汲取金融危機的教訓
2015年1月22日

標普:中國近半地方政府應評「垃圾級」

中國正在為地方政府發債做準備,這一調查結果可能打擊信心
2014年11月20日

信用評級沒那麼重要

FT專欄作家凱:只要沒有政治動蕩或全球衝突,一個理性的人不會擔憂英國等發達國家政府違約。若世界真的大亂,也還有很多其他事要先操心。
2013年9月12日

標普將英國評級展望調為「負面」

三大評級機構均已將英國AAA評級展望降級,英國似難逃脫債務降級命運
2012年12月14日
12››下一頁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