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職場

圓滑地馳騁職場

FT專欄作家凱拉韋:《辦公室政治》一書羅列了種種聳人聽聞的辦公室軼事來告訴人們如何往上爬。在該書末尾,詹姆斯寫道,在黑暗人格和幼稚輕信之間有條界線,我們必須知道那條界線畫在哪裡。
2013年3月29日

讓女孩愛上高科技職業

儘管當今的女孩迷戀科技產品和社交媒體,但很多人沒有想到這些東西蘊藏著工作機會。美國IT從業人員中,只有22%為女性。
2012年12月28日

卑微工作的九條啟示

FT專欄作家凱拉韋:我的兒子在三明治店和外賣快餐店打工,他從中得出九條有趣的啟示。卑微的工作教給年輕人的東西或許會讓他們終身受用。
2013年11月20日

職場上講能力而不是信心

FT專欄作家凱拉韋:自信是廣受人們讚賞的品質,但按照一位商業心理學教授的觀點,不自信會更好。的確,在職場中,重要的是勝任工作,而不是相信自己能勝任工作。
2013年10月17日

我要不要接受這份工作?

一家領先企業的CEO與我接觸,希望我跳槽過去,但負責跟進的高管卻拖延回復我的郵件,簡直有點侮辱人。——高管,女,50歲
2013年7月26日

我們不需要辦公室

FT專欄作家約翰遜:工廠經理、外科醫生和廚師得在專門場所工作,但我們許多人——從軟件工程師和撰稿人,到建築師和時裝設計師——幾乎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
2013年6月14日

混日子員工歡樂多

FT專欄作家凱拉韋:能力較差的人或許對於能夠找到一份工作已經深感幸運,而對於追求卓越的人來說,幾乎任何工作都讓他們感到失望。
2013年5月3日

一封體制內80後的來信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誰誰誰:近兩年的讀者來信總是羨慕體制內的高福利,或是體制內的人撒嬌般地抱怨沒挑戰,卻又對優厚的待遇依依不捨。這封是個例外。
2013年4月3日

為什麼讀MBA?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誰誰誰:我周圍有太多讀過MBA和EMBA的人,我好幾個女朋友是,不少大學或高中同學是。但我交往的最有錢的一個,卻不是。
2013年1月30日

什麼是真的人脈關係?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誰誰誰:直到需要把人脈變現時,你才發現,平時沒有功利目的交往的那些才是最好用的。可一旦變現,這交往就有中斷的風險。
2012年12月19日

要求聽眾關手機?

FT專欄作家凱拉韋:解決演講中聽眾注意力不足有一個辦法,不必要的演講,一律謝絕,非做不可的演講,就別讓人感到無聊。
2012年12月17日

沒有Klout,生活更美好

Klout的主要問題在於,像影響力這樣非定量的東西,是無法簡化為一個分數。更討厭的是,盯著Klout分數會讓人變得神經兮兮、愚不可及。
2012年12月7日

打死不去小微公司?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誰誰誰:小微公司讓新員工什麼差事都做,憤世嫉俗的人把它視為剝削廉價勞動力。但換個角度,這是帶薪修鍊不同行當的經驗值。
2012年12月5日

該不該說出真相?

我與其他幾十名員工被一家倫敦金融城的銀行解僱了。這家銀行的高管毫無道德,企業文化毒害無窮,我該不該把真相編成幽默段子娛樂大家?——被解僱的銀行職員
2012年11月30日

降職以後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誰誰誰:很多經理人離職後適應不了的不是經濟的斷炊,而是很難面對社會地位降級的現實。前高管的帽子成為就業的累贅。
2012年11月28日

人善被人欺?

有句諺語叫做「人善被人欺」,這話並不完全正確,但如果你過於與人為善,別人會認為你易受他人影響或沒什麼效率。
2012年11月26日

40歲也不一定成熟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誰誰誰:大一學生青澀,是純真;大四再青澀,就成了書獃子。而四十歲了還不太懂人情世故的話,會被認為很「二」。
2012年11月14日

國企里來了85後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誰誰誰:看著美劇、日韓劇和「康熙來了」長大的這一群人,對權力的敬畏沒那麼深入骨髓,而對個人權利的理解卻相當豐滿。
2012年11月7日

職場新人要什麼?

FT專欄作家凱拉韋:不管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職場新鮮人都想知道同一個問題:如何出頭?是靠運氣、憑本事、還是要拉關係?
2012年10月30日

職業女性有兩種狀態

FT中文網特約撰稿人陶笸籮:職場女人不會用甜味香水,不會拎小清新手袋,不會過度布置辦公室。這些「少女」行為,讓職業女性裹足不前。
2012年9月29日

混在大公司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誰誰誰:對習慣了在中小公司獨擋一面、呼風喚雨的業務幹將來說,大公司規矩之多、流程之長、效率之慢,完全不可想象。
2012年9月19日

「頭銜」讓人膨脹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誰誰誰:人都傾向於誇大自己的影響力,名利當頭的情況下,這種誇大又以幾何級倍數演變成「自我膨脹」。
2012年9月5日

寫給焦慮的80後們

讀者wjq:我拒掉了幾個到手的offer,因為清楚高薪背後的工作代價。或許我們可以設想,我們現在的沉寂或者無為,是為了一個健康風險相對少的晚年做投資。
2012年8月27日

請名人幫個忙?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誰誰誰:請名人幫忙,實質上就是讓「名氣」這種商品以友情價變個現。至於友情價是多少,或能否買到,就不一而論了。
2012年8月15日

誰能捱過「沉寂期」?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誰誰誰:依然在奮鬥,卻再也聽不到叫好聲,滋味不好過。被熱捧的紅人一旦被邊緣化,尤其需要淡定的心態和過人的意志。
2012年8月1日

職場的「中國特色」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誰誰誰:中國員工不是天生愛跳槽,而是企業對年輕人的加薪幅度趕不上市場對他們工作經驗的渴求度。這跟忠誠度無關。
2012年7月18日

「大人物」的包裝工程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誰誰誰:光靠「形象工程」忽悠別人只是短期效應,招不來回頭客。但它的確可以成為敲門磚,在起步階段贏來更多機會。
2012年6月27日

「瓶頸」到底卡在哪裡?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誰誰誰:一位財經顧問為了突破瓶頸期,從美資機構離職,去海外鍍金。回國後,兜兜轉轉,又回到老公司,老職位。
2012年6月20日

你每天工作幾小時?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誰誰誰:我問網絡公司技術人員這個問題,他反問:要把在網上讀玄幻小說、看體育新聞、刷微博之類的時間剔除嗎?
2012年6月13日

新職業:微博紅人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誰誰誰:如今中國的「微博紅人」,和媒體人士同等待遇,拿相同數目的車馬費,某些頂級「紅人」也會受邀去外地甚至外國看秀。
2012年5月30日

拍畢業照該穿學士服嗎?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誰誰誰:走出校門,不合想象的事越來越多。對真實世界,我們每一個人都在盲人摸象,沒有最準確,只有更準確。
2012年5月23日
上一頁‹‹12345678910››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