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聯儲

美聯儲內部對7月降息有分歧

美聯儲7月會議紀要顯示,部分官員主張更大幅度降息,部分則主張維持利率不變。這為美聯儲的下一步行動增加了不確定性。
3天前

美聯儲貨幣政策獨立性不保的風險

劉英:美聯儲由於受到政府干預和人事威脅,其貨幣政策獨立性不保,這將給美國和全球經濟帶來巨大風險隱患。
2019年8月15日

準備好迎接全球性低迷

福魯哈爾:上周的市場波動表面上由美中貿易戰再次升級引發,本質上卻因當前所有指標顯示全球性低迷早已開始。
2019年8月13日

特朗普政府削弱美元有心無力

如果沒有美聯儲和其他國家央行的幫助,美國財政部將很難單槍匹馬地解決強勢美元的問題。
2019年8月8日

美聯儲降息拖累黃金?

周茂華:7月美聯儲議息會議宣布降息25BP,政策明顯轉向鴿派,但市場卻做出「加息」反映,金融資產價格普跌,黃金受挫,其背後原因是什麼?
2019年8月2日

FT社評:鮑威爾表態削弱降息效果

降息、卻在不經意間收緊貨幣政策——美聯儲在本周就是這麼做的,鮑威爾未能傳遞美國央行準備好對美國經濟做出快速反應的印象。
2019年8月2日

超低利率下的思考

哈丁:在美國利率已經低得驚人之際,美聯儲宣布10多年來首次降息。全球範圍的持續低利率是一種深刻改變,是時候思考它的影響了。
2019年8月1日

美聯儲自金融危機以來首次降息

美國央行將主要利率下調25個基點,並宣布8月1日起停止「縮表」,還發出信號表明準備在必要時進一步放鬆貨幣政策。
2019年8月1日

特朗普激烈言論引發投資者憂慮

美中高官在上海重啟貿易談判之際,美國總統在Twitter上發表的言論降低了人們對於美中談判取得哪怕是有限進展的期望值。
2019年7月31日

分析:鮑威爾準備進行關鍵降息

各方普遍預計美聯儲主席本周將宣布10多年來美國首次降息,作為防範全球經濟前景趨弱和貿易緊張升溫的保險措施。
2019年7月29日

美聯儲準備降息25個基點

儘管受到要求加大刺激力度的政治壓力,美國央行仍然決定以審慎方式放鬆貨幣政策。
2019年7月22日

美聯儲降息幅度是否會超過「預防性降息」?

戴維斯:市場已篤定美聯儲會降息防範經濟衰退,新的焦點是,美聯儲是否會對政策利率和貨幣政策框架做出更根本的改變?
2019年7月18日

美聯儲降息信號未能讓特朗普停止施壓

美聯儲稱,降息預計將抵消美元的升值。但美元沒有出現疲軟跡象,一直施壓美聯儲降息的特朗普也沒有緩和言論。
2019年7月16日

FT社評:美聯儲轉向鴿派看起來像是向特朗普投降

市場預計美聯儲很快將降息。許多人將該等降息行動視為屈服於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壓力。但美聯儲絕不能淪為總統的逢迎者。
2019年7月15日

黃金:這邊風景獨好

陳敏蘭:對於能夠承受金價波動在10-15%的長線投資者而言,黃金多元化效益使其成為頗具吸引力的選擇。除了實物黃金以外,投資者還能如何將其納入投資組合?
2019年7月12日

美聯儲主席鴿派言論為降息做鋪墊

鮑威爾發表國會證詞時稱,美國經濟前景面臨的風險不斷加大。這進一步夯實了降息的理由。
2019年7月11日

債市觀察:G20後債市走勢分析

蔡浩:從國內外基本面、政策面和市場均值回歸的角度來看,各種因素都利好債市,有助於無風險利率持續下移。
2019年7月4日

特朗普提名美聯儲的批評者出任美聯儲理事

特朗普宣布將提名其2016年總統競選經濟顧問謝爾頓出任美聯儲理事,後者曾稱美聯儲在設定利率方面擁有「蘇維埃式的權力」。
2019年7月3日

2019年下半年全球經濟展望:風險的外溢

程實、王宇哲:在貿易摩擦懸而未決、地緣風險重新集聚之際,任何潛在的風險點都可能在存量博弈的現實中被裂變式放大,而外溢到其他行業和區域。
2019年7月1日

漫長經濟復甦未必是好事

福魯哈爾:美國即將錄得自1854年開始發布相關數據以來最長的一次經濟擴張。但經濟擴張持續越久,拿走「大酒缽」的難度就越大。
2019年7月1日

市場「逼迫」美聯儲7月降息

美聯儲在降息問題上已被逼入牆角。考慮到市場堅信寬鬆政策即將出爐,如果美聯儲按兵不動,市場可能劇烈動蕩。
2019年6月28日

美聯儲若降息意味著什麼?

周茂華:目前市場預期美聯儲7月降息的概率超過七成,如果美聯儲在7月降息,則對實體經濟提振效果如何,又將產生何種影響?
2019年6月28日

特朗普:美聯儲貨幣政策「發瘋」

美國總統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做得很差」,稱其「必須降低利率,讓我們能夠與中國競爭」。
2019年6月27日

鮑威爾:全球增長面臨的風險有所上升

美聯儲主席此言強化了各方對美國央行可能在下月降息的預期。他重申「防範勝於補救」,暗示美聯儲開始接受預防性降息的主張。
2019年6月26日

美10年期國債收益率低於2%意味著什麼?

伍治堅:2019年金融市場最出乎意料的是,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的持續走低。從年初2.8%左右降至6月底的2%左右,這向市場釋放出什麼訊息?
2019年6月26日

特朗普:美聯儲「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近幾個月美聯儲已轉向鴿派,且各方對它將在年內降息抱有較高期望,但美國總統仍延續他對美聯儲的長期攻擊。
2019年6月25日

美聯儲維持利率不變 立場更顯鴿派

由於經濟前景的「不確定性」持續上升,美聯儲未來可能會降息。最新議息會議的與會者對增長放緩和貿易緊張加劇感到擔憂。
2019年6月20日

鮑威爾會像1995年格林斯潘那樣降息嗎?

戴維斯:美聯儲認為,可以忽視關稅升高帶來的通脹風險,通過降息來防範經濟衰退風險。這與1995年的情況類似。
2019年6月13日

鮑威爾:美聯儲做好降息準備

美聯儲主席發出信號表示,在不斷升級的貿易戰產生經濟影響的背景下,美國央行將「採取適當行動維持擴張」。
2019年6月5日

美聯儲官員首次明確表示今年或有必要降息

聖路易斯聯儲行長布拉德承認,市場信號顯示美國利率可能「高得不合理」,由於貿易戰和經濟放緩,可能很快就有必要降息。
2019年6月4日

美聯儲高官對降息持開放態度

美聯儲副主席克拉里達表示,如果經濟前景意外惡化,美國央行可能降息。他宣稱將保持「靈活」,確保美國經濟繼續擴張。
2019年5月31日
12345678910››下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