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元

人民幣升值將告一段落

陸挺、趙洪岩:對中國出口的擔心,中美兩國利率差,對單邊貶值預期轉向單邊升值預期的擔憂,都構成貶值壓力。
1天前

人民幣不是“避險天堂”

周浩:人民幣走強是多種因素作用的結果,稱之為“避險貨幣”言過其實。觀察人民幣長期走勢需要跳出短期市場波動。
2天前

人民幣還會繼續升值?

奧瑟茲:在人民幣匯率問題上,中國官員與其他國家的官員一樣,往往只是見機行事,所以投資者也應該這麼做。
3天前

面對朝鮮危機全球市場為何鎮定自若?

面對朝鮮核威脅,世界各地的股市、匯市表現鎮定,主要原因是中國經濟在持續走強,這將繼續為投資者帶來好消息。
6天前

中國央行下調中間價 延續人民幣跌勢

中國央行周二將人民幣中間價設定為1美元兌6.5277元人民幣,較周一下降0.4%,這是今年1月9日以來最大下調幅度。
2017年9月13日

美元下跌的四大理由是否成立?

鍾正生、夏天然:相對於市場上很多看空美元的聲音,我們認為目前美元已經處於短期底部,年內大概率會回升。
2017年9月12日

中國放鬆匯率管制後人民幣下跌

中國央行取消兩項旨在支撐人民幣匯率的規定後,周一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下跌0.5%,這是自6月以來最大單日跌幅。
2017年9月12日

人民幣轉為升值的關鍵是什麼?

張明:中國央行已經成功地打消單邊升值預期,那麼應當加快推動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提高市場供求對開盤價的影響程度。
2017年9月11日

分析: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升破6.5

外界認為中國遏制資本外流的決心緩解了人民幣匯率的下行壓力,並預測人民幣將在“十九大”召開之前持續保持強勁。
2017年9月8日

美元指數近期為何如此低迷?

張明:從三方面原因來看,下半年美元指數可能在94至100左右的區間內波動,而目前美元指數可能正處於年內的低點。
2017年8月1日

美聯儲宣布今年第二次加息

美國央行將基準利率目標區間升至1%至1.25%,並維持未來幾年進一步加息的預測,包括今年將第三次加息。
2017年6月15日

特朗普:中國不是匯率操縱者

特朗普表示,他之所以改變對中國的看法,是因為中國最近沒有在操縱人民幣匯率,而且他不想因此影響有關朝鮮的談判。
2017年4月13日

特朗普政策天平擺向決定美元走勢

李海濤:中美高層4月的會晤是下一個需要關注的時間點,屆時釋放出的政策信號在一段時間內至關重要。
2017年3月20日

人民幣匯率觸及近兩個月最低點

周四,國內市場人民幣匯率跌至1美元兌6.9203元人民幣,而離岸人民幣匯率則跌至1美元兌6.9319,均為1月份以來最低。
2017年3月9日

預測:美聯儲今年將三次加息

FT調查的43名頂級經濟學家中,約四分之三預測美聯儲今年加息75個基點,這相當於承認他們幾個月前判斷有誤。
2017年3月6日

美國新財長支持“長期”強勢美元

姆努欽尋求澄清特朗普關於美元匯率過高的言論,稱長期而言強勢貨幣依然重要。這使新政府再增彼此衝突的信號。
2017年1月20日

特朗普:強勢美元“要我們的命”

美國當選總統似乎背離前幾屆政府的強勢美元政策,宣告美元匯率過高,阻礙美國企業與中國企業開展競爭。
2017年1月18日

中國真的可以藏匯於民嗎?

謝亞軒:中國居民部門增加對外投資應“量入為出”,但這個“量”並非通過事先計劃來確定,而更應該遵從靈活的利率和匯率的指揮棒的指揮。
2017年1月12日

特朗普調兵遣將準備開打貿易戰?

特朗普明確表示美國貿易政策的主要目標將是中國,而他任命的人選更讓人擔心:美中之間將會有一場貿易戰。
2017年1月11日

中國和美聯儲:這一次有何不同?

一年前的這個時候,金融市場情緒開始明顯惡化。那麼,美聯儲和人民幣如今是否還會再次聯手摧毀投資者信心?
2017年1月11日

人民幣的變與不變

程實:年初人民幣兌美元強勢升值,暗藏着市場預期與政策引導間複雜博弈,這提示投資者更需讀懂人民幣基本面。
2017年1月10日

美聯儲可能超預期加息

美聯儲官員表示,增長超過預期的風險有所加大,因為特朗普政府和共和黨控制的國會可能推出擴張性財政政策。
2017年1月5日

誰會在今年買美元?

多諾萬:整個世界都想買入歐元。2017年存在疑問的是,在美國的新的非常態下,能夠說服誰買美元?
2017年1月4日

特朗普會帶來強美元么?

鍾正生、夏天然:美元進一步上行的內生動力已顯不足,三個推升美元邏輯均無法通過特朗普計劃完美實現。
2016年12月28日

美國經濟前景轉強 美元升至14年高位

投資者從美聯儲鷹派姿態捕捉線索,認為特朗普就職後美國經濟將更強勁。美元走高壓低歐元,還衝擊新興市場。
2016年12月16日

美元升息加大中國經濟管理難度

面對熱錢流出中國,中國官員試圖在不扼殺經濟增長或增加中國企業債務負擔的情況下,遏止人民幣對美元貶值。
2016年12月16日

強勢美元:特朗普和耶倫的相同難題

奧瑟茲:強勢美元對特朗普和耶倫的目標都不利,尤其是對特朗普來說,其效果就像美國出口面臨高額關稅。
2016年12月16日

“人無貶基”看漏的三點因素

馮明:分析預判人民幣匯率走勢成為討論宏觀經濟形勢繞不過去的焦點問題,但看漏的三點因素都與金融市場有關。
2016年12月13日

亞洲企業的信貸狂歡如何收場?

近年亞洲很多新興市場企業利用低利率大舉借入美元債務,隨着美聯儲即將加息,這場信貸狂歡如今看來問題重重。
2016年12月12日

中國收緊黃金進口以抑制美元流出

交易員和銀行家表示,中國為抑制資本流向國外,對黃金進口做出限制,最近一些擁有許可證的銀行很難獲批進口黃金。
2016年12月1日

人民幣兌美元跌至8年低點

隨着債券市場預計美聯儲將在下月收緊政策,多種新興市場貨幣跌至創紀錄低點或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期間水平。
2016年11月25日
12345678910››下一頁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