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費會員專享中美貿易戰專題
經濟人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經濟人

開放清單後,中國能否迎來二度開放?

徐瑾:清單是一次戰術性舉措,還是中國二次開放的先兆?除了利益,中西之間認知框架存在磨合。中國明智的決策掌握主動,進行全面戰略性改變。
2018年7月2日

人民幣大貶拷問中國根本利益

徐瑾:人民幣走低不可怕,但底線在哪裡?人民幣貶值的核心邏輯並不在美元走勢,在於經濟結構問題;貨幣的錨,在信用本位時代,在於央行和銀行的關係。
2018年6月27日

降準來了,寬鬆只是開始

徐瑾:下一步寬鬆會走到什麼程度?形勢惡化後,還有後手;債轉股只是看起來很美,中國債務或高槓桿問題,要害在於資產質量而不在於速度、總量。
2018年6月25日

A股大跌,經濟凜冬將至

徐瑾:貿易戰重起波瀾之際,A股再現千股跌停。從基本面來看,與宏觀經濟、金融市場或國際衝突,都有牽連。
2018年6月20日

貿易戰終將影響中國道路

徐瑾:中國改革開放後的產業升級與技術進步,離不開國際經貿秩序的接納,美國立場轉化可謂40年來未有之變局。
2018年6月19日

空姐滴滴遇害,如何降低出行暴力幾率?

徐瑾:空姐悲劇之後,平台有多少責任?數據安全為什麼重要?為什麼是順風車出事?外部監管和內部改進,什麼方式更有用?
2018年5月14日

中美貿易談判三向度:誤解、理念與利益

徐瑾:在誤解與理念之外,中美確實存在實質利益衝突:雙方目標差距如此大不僅僅是野心問題,而是所理解的秩序並不一致,這次談判更多是一次接觸。
2018年5月7日

資管新規,容易錢時代結束了

徐瑾:資管新規的核心在於打破剛性兌付,影響不同企業與個人。無論籌集資金還是獲得回報,難度都會加大,容易錢的時代結束了。
2018年5月2日

中興被罰:中國「芯」背後的路線之爭

徐瑾:中興事件最大教訓不在於受制於人,而是遵守規則;大國並不意味著中國可以獨立於國際秩序,掌握核心技術必然要求更深合作,這是成功經驗,也是正確方向。
2018年4月24日

中國央行降準的三重政策含義

徐瑾:時隔兩年之後,中國央行選擇再次降準。本次降準不能視為全面放鬆,而是結構化去槓桿戰略下的金融布局。
2018年4月18日

貿易戰下,中國如何應對特朗普稅改?

徐瑾:中美貿易戰,兩國利益發生碰撞。如果可以從更長的眼光來審視,貿易戰背後其實涉及更多制度層面調整。
2018年4月2日

大國博弈下的中美貿易戰

徐瑾:八十年代日美貿易戰也相當激烈,今天中國是不是當年日本?美國對華貿易政策變化源自社會推動,貿易戰源起經濟,根源在政治,解決還是在外交。
2018年3月26日

強勢政治下的中國經濟

徐瑾:中國兩會期間,比起個稅起征點半心半意的討論,更大問題顯然是,作為中共十九大之後首年、憲法修訂之後,中國經濟何去何從?
2018年3月6日

比特幣、黃金白銀,這次不一樣?

徐瑾:相比於比特幣,時下沒有哪種資產更能激發國人的熱愛與恐懼。比特幣不過是黃金的高科技變體;貨幣之爭也是信念之爭,白銀的歷史循環還沒落幕。
2018年2月9日

房產稅會是那隻灰犀牛麼?

徐瑾:房價劇變帶來的階層變化,讓大家成為時代經濟中翻騰的螞蚱;房產稅政策並不僅僅以經濟為邏輯,推出可能性在加大,同時很可能引發一連串反應。
2018年1月17日

2018:中國中產焦慮上半場

徐瑾 :如果說創業是過去的流行詞,焦慮則日益成為新共識。2018年,中國中產們將會更加焦慮,多年後,他們會明白,耽於焦慮也是一種幸運。
2018年1月2日

從里根看美國稅改:特朗普的一小步

徐瑾:稅改爭論暴露了美國社會分歧。如果減稅而不減支,那麼確實是空頭支票。應對減稅不僅是美國人的問題,更是中國當下不應該迴避的問題。
2017年12月12日

習特會:中美的定調之旅

徐瑾:中美會談結束,2535億經貿大單出台之時,恰好是中國電商競爭劇烈的「雙十一」,到底是買方精明還是賣方精明呢?
2017年11月13日

神戶制鋼造假:日本製造神話的另一面

徐瑾:文化或國民性並不是日本製造的核心弊端;其成敗關鍵仍舊與回報率下滑下的投資萎靡緊密相關。中國可以從中汲取什麼教訓?
2017年10月31日

十九大後的中國:經濟仍舊是主要矛盾

徐瑾:如何看待十九大之後傳遞的經濟信號,尤其是未來五年的中國經濟變化?十九大無疑使中國政治經濟進入新階段。
2017年10月27日

金融危機十周年:下一個會是中國麼?

徐瑾:人類是否馴服了金融危機?世界經濟更穩定了麼?中國經濟又從中學習到什麼?下一場金融危機又將爆發在何處?
2017年10月20日

ICO監管風暴下,比特幣走向何方?

徐瑾:比特幣未來價值不取決於比特幣狂熱者的聲音,而是比特幣在多大程度上被外圍人們接受,被監管者容忍。
2017年9月13日

金融危機十周年:我們都在經歷歷史

徐瑾:2008年危機為何爆發?我們還能繼續相信中央銀行家麼?面對恐怖的現實,解決方式之一或許是回歸歷史。
2017年9月8日

中國經濟周期之辯:誰的「新周期」?

徐瑾:放言新周期,不過是過去「國家牛市」的變體。最大危險恰恰是新周期的預言實現,這樣的增長只會是短暫的狂歡。
2017年8月17日

中國金融改革的歷史三峽

徐瑾:金融改革要點不僅在於金融體系,更在於國企與財政,要解決資產質量惡化,不僅需要對國企進行市場化改革,也需要揚棄投資拉動增長模式。
2017年7月17日

對話竹中平藏:日本太舒服而沒法改變

竹中在日本處境有點像王安石,其評價趨於兩極化,這也映射時代的矛盾;人們對小泉改革情感複雜,揭示了一個國家現代化道路的曲折。
2017年7月6日

海外白銀如何成就白銀帝國?

徐瑾:白銀流入使帝王禁銀的努力付之東流,也使得中國加速貨幣化,進入全球化攪拌中;大航海時代歐洲借力進入金本位,而東方帝國則固守白銀。
2017年6月2日

從杜拉拉到歡樂頌,成功的定義如何變化

徐瑾:杜拉拉被認為成功,樊勝美則是失敗,可能揭示了新趨勢:財富階層取代專業職位,背景出身取代職場套路,成為新的成功定義。
2017年5月24日

與FT共進下午茶:日本前首相鳩山由紀夫

鳩山談及東亞共同體、沖繩美軍基地、日本右傾、領土爭端等等問題;他表示,在一個右傾的社會,所謂政治正確就是政治錯誤。
2017年5月19日

使用白銀是否是中國落後的根源?

徐瑾:貨幣的變遷背後對應著帝國的進退,藉助白銀之眼可以一窺中國現代化之路;理解貨幣須先釐清歷史脈絡。
2017年4月28日

中國古代印鈔為何沒有成功?

徐瑾:紙幣在宋元明三朝失敗的試驗,成就了白銀的終極勝利。中國紙幣的命運,是古老帝國又一次過早開出的文明之花。
2017年4月14日
12345››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