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體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內容成本影響騰訊經營利潤率

騰訊財報顯示去年該集團增長依然強勁,不過經營利潤率則從39%縮水至37%,原因是對原創內容的投入提高了成本。
2017年3月23日

社交媒體的「焦慮黑洞」

雅各布斯:社交媒體讓人們習慣於把所有事情都當成危機來對待,實時更新的新聞進一步催生了內在的危機意識。
2017年2月23日

社交網路對我們的記憶做了什麼?

劉易斯:幾周前,我讀到一篇自己曾經寫過的文章,結果發現我不記得寫過它了,根本一絲一毫都想不起來。
2017年2月23日

你在社交媒體上關注了誰?

邰蒂:你在Twitter上的關注對象,也許都是與你有類似意識形態背景的人,不妨將其中半數換成持相反觀點的人。
2017年2月7日

「同溫層」使你更自戀

李佳佳:在社交網路時代,訊息的流動與同溫層大氣非常相似,人們只願意接受與自己立場相近的觀點,對其他視而不見,彼此間的對話變得愈加困難。
2017年2月6日

讓2017年成為「反後事實」的一年!

作家阿什:如果奧威爾和索爾仁尼琴面對戈培爾和斯大林時都沒有投降,我們面對特朗普的「後事實」更不應絕望。
2017年2月3日

Twitter大中華區董事總經理陳葵離職

陳葵在上任僅8個月後宣布離職,這是從Twitter離職的多名高管中的最新一位。目前Twitter正陷於與對手的激烈競爭。
2017年1月3日

後真相時代:當公眾重歸幻影

董晨宇、孔慶超:「後真相」成了商業和政治販賣者的行銷武器。人們尋求情感的刺激,商人負責提供這種刺激。
2016年12月28日

FT中文網年度好文推薦:媒體與社交媒體

社交媒體和傳統媒體站在風暴中心,每個重大話題辯論,最終化作這兩種媒介的較量。我們為此重溫數篇年度佳作。
2016年12月27日

微信的悖論

陳歆磊:曾經火爆一時的微信已經到了何去何從的十字路口,它必須在公共空間還是私人空間之間做出抉擇。
2016年12月16日

社交媒體巨頭聯手遏制網上恐怖主義內容

Facebook、Twitter等公司將用「散列」數字指紋來標識已刪除的涉恐內容,它們還堅稱這種技術不會被用作泛泛的審查工具。
2016年12月6日

社交媒體在扼殺民主?

崔瑩:互聯網時代的社交媒體究竟如何影響民主制度?牛津大學網路學專家霍華德認為,社交媒體正在扼殺民主。
2016年11月29日

特朗普當選背後的技術因素

王元豐:特朗普知道在技術進步影響下很多美國民眾的心理和感受,也非常嫻熟地運用了新出現的社交媒體技術。
2016年11月18日

Twitter「衰落」與微博「中興」

Twitter舉步維艱,原因在於缺乏生態的戰略縱深和潛力。微博卻建立了從文字到圖片、視頻甚至網紅的完整生態。
2016年10月20日

中國網貸機構用社交媒體數據評估信貸風險

中國信貸數據極為零散、不易獲取。掌握傳統信貸評級數據的央行數據庫的覆蓋範圍很窄,尤其是對低收入借款人和中小企業。
2016年8月15日

平台經濟崛起的挑戰

馬丁•肯尼、約翰•齊斯曼、賈開:平台經濟正在重構工作、社交、價值創造和分配的方式,平台經濟的崛起也為中國經濟的再次騰飛提供了機會,但最終決定這場變革結果的,將是我們在社會、政治、經濟政策上做出的選擇。
2016年4月28日

微信的「大」煩惱

微信將競爭對手遠遠甩在身後,但一些用戶表示,微信正面臨一個更大的而且源於自身的挑戰:訊息龐雜。微信的創造者也看到了這個問題。
2016年4月20日

街拍:時尚界的熱門生意

以前時裝愛好者去時裝周看秀是為了欣賞時裝,現在則為秀自己的時裝,在社交媒體上獲利。時裝「大V」秀的時裝只比T台上剛亮相的晚幾個小時。
2016年3月11日

數據:誰能主宰中國社交媒體?

中國網民同時在手機上安裝微信和支付寶的重合度高達6成,這說明了中國網民在社交和支付行為上有高度相關。
2016年1月28日

帝吧遠征軍:越過牆未必架起橋

北外國際新聞與傳播學院董晨宇:這場帝吧出征FB的政治戲謔以完全不同的兩副面孔呈現在海峽兩岸,雙方自說自話,最終相安無事。大陸描述為一邊倒的勝利,台灣網民多半一笑而過。這場狂歡,能為兩岸交流拉開厚重的幕布嗎?
2016年1月22日

2015:社交媒體的健忘症

北外國際新聞與傳播學院董晨宇:我們享受著訊息過載的誘人刺激,被微博向前推動著,習慣於圍觀、祈福、同情,或憤怒,也習慣於忘記。社交媒體並沒有那麼糟,只不過,也沒有想象的那麼好。
2015年12月11日

數據:ISIS怎麼使用社交媒體Twitter?

關停ISIS支持者Twitter帳號,將使其社交內化──加強對ISIS關注,減少與其他群體互動。當支持者愈黏住ISIS圈子,ISIS便能操控訊息傳播。
2015年11月20日

社交媒體對新加坡大選影響力加大

新加坡是新聞自由程度較低的國家,然而此次選戰期間該國網民在社交媒體上十分活躍,有人認為,社交媒體將在今後一兩次大選中改變局勢。
2015年9月11日

中國社交媒體:打破沉默也帶來雜音

FT撰稿人劉海寧:藉助社交媒體,如今新聞在中國傳播得很快。但要得知真相併不容易,社交媒體上分散的訊息來源讓人眼花繚亂。有時候你很難相信任何訊息。
2015年8月19日

超模新指標:網路粉絲數

身高、三圍之外,在Instagram上的粉絲數成為超模新指標,在代言品牌時,粉絲數還要另外計費。臉蛋與身材之外,網路社交能力成為模特新挑戰。
2015年7月3日

Twitter首席執行官辭職

Twitter未能達到營收預期,也未能提振不斷放緩的用戶增長
2015年6月12日

「K世代」少女在關心什麼?

倫敦大學學院榮譽教授赫茲:對13-20歲年齡段的女孩來說,科技在她們的世界佔有核心位置,但不是塑造她們的唯一因素。75%受調查者擔心恐怖主義,66%擔心氣候變化。
2015年4月30日

Twitter任命大中華區董事總經理

Twitter承諾要擴大對該地區的投資,致力於將面向企業的服務帶給中國客戶
2016年4月15日

Facebook創建「虛擬實境社交」團隊

Facebook希望其虛擬實境社區能類似於《第二人生》,或科幻小說中的Metaverse概念。
2016年2月22日

社交媒體助企業彰顯同理心

社交媒體發揮了重要作用。在某些方面,社交媒體是企業情商的核心,因為它能讓客戶像跟真人互動那樣跟企業打交道。
2015年12月30日

Facebook攜手9家媒體推出新聞快讀服務

包括BBC和《紐約時報》在內的9家媒體嘗試通過Facebook直接發布新聞
2015年5月14日
上一頁‹‹123456››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