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女性選民們,請支持希拉里

洛菲:我不得不提醒那些不情願或猶豫不決的女性選民:我們並不需要與希拉里一起飲酒,彼此成為閨蜜,但我們必須擊敗特朗普。
2016年6月27日

英國脫歐:世界進入「亂紀元」

徐瑾:英國脫歐結果出爐如冰山斷裂第一聲,從大格局審視時代變化,需超越簡單理性算計,世界已與昨日不同。
2016年6月24日

中國對美國孤立主義的愛與恨

丁學良:特朗普外交政策倡議是北京樂見其成的大好事。其倡議若成現實,中國可能成為頭號區域性國際警察。
2016年6月24日

特朗普為扭轉不利選情猛烈抨擊希拉里

這位共和黨候選人不再延續其即興風格,而是罕見地對著講稿發表講話,稱希拉里是一位「世界級撒謊者」。
2016年6月23日

特朗普:矽谷眼裡的失敗者

《領導力》共同作者莫里茨:在矽谷看來,特朗普的經商技能勉強及格,相比他編織的神話,他的表現平庸得很。
2016年6月20日

特朗普民調支持率下降 落後希拉里

最新民調顯示由於特朗普對拉美裔法官的指責,以及奧蘭多槍擊案後的言論,其反對率達到2016年最高點。
2016年6月16日

特朗普與美墨關係

邰蒂:墨西哥政府試圖告訴美國人,美墨關係對美國人有好處。
2016年6月16日

奧蘭多槍擊案將為特朗普「助選」?

FT專欄作家拉赫曼:現在判斷奧蘭多槍擊案是否會改變美國大選結果還為時過早,但特朗普是打著「恐懼」與「憤怒」兩張牌的候選人,這兩種情緒在奧蘭多事件後都在急劇上升。
2016年6月15日

特朗普式反恐不可取

FT社評:特朗普試圖從奧蘭多恐襲事件中榨取政治資本的企圖是可恥的,而他所重提的禁止穆斯林入境美國的應對之策更是危險的。ISIS的目的就是在西方挑起針對穆斯林的反彈和壓制,煽動穆斯林青年走上激進道路。特朗普此時把矛頭對準穆斯林,正中ISIS的下懷。
2016年6月14日

美國為何擔憂英國退歐?

FT專欄作家盧斯:美國精英階層紛紛表態反對英國脫歐,他們真正擔心的是:如果英國人愚蠢到選擇脫歐,美國人可能也會瘋狂到選特朗普當總統。
2016年6月14日

特朗普挑戰美國核心價值觀

Slate集團董事長韋斯伯格:特朗普最近向一位墨西哥裔法官「開炮」,在共和黨內引發廣泛批評。在挑戰美國核心價值觀方面,特朗普越過了三條紅線。
2016年6月13日

特朗普抨擊墨西哥裔法官惹眾怒

對於特朗普從族裔角度抨擊一位負責審理現已不再營運的「特朗普大學」案件的西語裔美國法官,共和黨人士紛紛表示不滿,并力圖與特朗普的言論劃清界限。
2016年6月8日

最醜陋的總統競選?

FT專欄作家盧斯: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已經成了「不誠實的希拉里」與「騙子特朗普」之間的較量。最醜陋的時刻還未到來。希拉里應付得了不可避免的惡鬥升級嗎?民主可以毫髮無傷地挺過如此的不堪嗎?
2016年6月8日

特朗普當選將威脅美國和世界經濟

美國前財長薩默斯:如果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預計美國18個月內將陷入曠日持久的衰退,受到損害的將遠不止美國,全球經濟也將勢必受到嚴重影響。
2016年6月7日

特朗普是美國地產業避稅的縮影

FT專欄作家邰蒂:如果事情真的就像批評者所懷疑的那樣,特朗普近年裡只繳了很少的稅,那麼,一個令人沮喪的事實是,不只是他一個人這樣做。
2016年6月6日

準備迎接「特朗普總統」?

很多投資者曾認為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是不可想象的,因此沒有考慮建立相應對沖頭寸,這是一個嚴重的錯誤。過去兩年里政治意外頻發,已經留下太多慘痛教訓。至少目前國際投資者的共識是:不應把「特朗普總統」當兒戲。
2016年5月31日

巴黎氣候協議面臨「特朗普」威脅

如果特朗普當選,他可能會設法讓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議,或採取各種方法來破壞該協議。這將削弱已然對該協議抱有疑問的其他領導人的決心。
2016年5月30日

如何抵禦右翼民粹主義?

FT首席經濟評論員沃爾夫:特朗普的危險,在於他不懂、或者假裝不懂美國成功的根基是什麼。若想擊敗右翼民粹主義,我們必須提供替代解決方案。對此,貪婪、無能且不負責任的精英們,應當認真反思自己的糟糕表現。
2016年5月27日

奧巴馬:特朗普的無知令美國盟友不安

美國總統在G7峰會上稱,特朗普的言行已經引起多國領導人的「密切關注」
2016年5月27日

特朗普的危險外交理念

FT專欄作家拉赫曼: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理念實際上等同於讓美國倉促退出世界舞台上的「偉大國家」行列,對亞洲、歐洲和中東的安全與穩定都會產生影響。
2016年5月26日

桑德斯將助特朗普「一臂之力」?

FT專欄作家盧斯:特朗普敦促崇尚社會主義的桑德斯以獨立候選人身份參選,以分流最有希望成為民主黨候選人的希拉里的選票。桑德斯會怎麼抉擇?
2016年5月24日

失意的精英與特朗普崛起

FT首席經濟評論員沃爾夫:特朗普激發了新的政治可能性。美國之所以走到這一步,過度民主並非主要原因,更為重要的原因是目光短淺的精英階層的失敗。精英們燒旺了這把火,撲滅它將非常困難。
2016年5月23日

強人領袖回歸世界政治舞台

FT專欄作家拉赫曼:「特朗普現象」並非美國特例,應該將其視為一種全球性趨勢的一部分。事實表明,民主國家也無法抵抗強人領袖的誘惑。
2016年5月23日

特朗普表示願與金正恩展開對話

小布什和奧巴馬任內,美朝談判都是在兩國級別相當低的官員間展開的
2016年5月18日

特朗普挑戰「強勢美元」政策

特朗普近幾個月來一直告誡人們提防美元的強勢匯率,在華盛頓經濟政策制定圈的某些人士看來,這種言論是危險的,但也有經濟學家持溫和看法。
2016年5月17日

共和黨尋求與特朗普彌合分歧

美國眾議院議長瑞安會晤特朗普,但仍未表態支持後者問鼎白宮
2016年5月13日

美國精英統治踏上末路

FT專欄作家盧斯:美國的精英太過醉心於自戀,他們分裂成兩個集團——一個自稱民主黨,另一個自稱共和黨。他們是同一塊劣質硬幣的兩面,這樣下去遲早會出事。
2016年5月11日

如何抵禦「民粹衝擊波」?

邰蒂:投資者已經疲於應對世界的諸多不確定:英國退歐、中東戰爭、負利率、能源價格、中國債務泡沫、普京的決策以及巴西的政治鬧劇。如今又多了一個項:民粹主義。
2016年5月11日

世界難以擺脫「特朗普烙印」

FT專欄作家拉赫曼:特朗普的競選已經改變了美國和全球政治,而且他會在今後六個月的選戰中打下更深的烙印。抵制全球化、民族主義、反穆斯林、反精英和反主流媒體,這些曾經的邊緣理念如今已進入政治主流。就算特朗普輸掉選舉,它們也不會消失。
2016年5月11日

希拉里與特朗普:保守派該選誰?

阿普勒鮑姆:特朗普已經鎖定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希拉里也十有八九會勝出民主黨內的競選。於是,美國保守主義者突然面臨一個詭異的兩難選擇:他們應該支持誰?
2016年5月10日

希拉里:特朗普可能使美國捲入核戰

這是希拉里首次對特朗普大舉抨擊,稱他的氣質不適合成為美國總統和最高統帥
2016年6月3日
|‹上一頁‹‹48495051525354555657››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