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價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油價

美國頁岩油企業面臨巨額資產減值

研究表明,隨著營運商開始將油價暴跌的影響計入其資產負債表,美國頁岩油企業今年可能會被迫減記3000億美元資產,這將引發破產和重組。
2020年6月23日

中國對石油市場發出混亂信號

邁丹:即使中國需求逐漸復甦,也不足以吸收目前的原油供應過剩。在國內需求沒有實質性上升的情況下,煉油廠加工量和原油購買量將不得不放緩。
2020年5月22日

美國監管機構:負油價可能重現

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發布通告,建議各交易所隨時準備好「行使緊急權力」,以便在市場出現混亂時暫停或縮減任何合約交易。
2020年5月14日

一周疫情熱詞:兩會、負油價、消費券

葉勝舟:中國全國「兩會」久拖影響抗疫信心和成效,應儘早確立GDP合理增長區間,「兩會」召開後北京更超脫。
2020年4月29日

石油ETF減持6月合約 油價再度大跌

世界最大石油ETF周一宣布很快出售6月交割的所有石油期貨合約,此舉導致美國基準油價暴跌27.7%,至每桶12.25美元。
2020年4月28日

「布偶與鯊魚」:負油價之戰是如何上演的?

本周初石油市場上演了一邊倒的戰鬥,業餘散戶投資者和日內交易員在最大的輸家行列,頂尖大宗商品交易商和石油基金則是贏家。
2020年4月24日

特朗普警告伊朗後油價反彈

新冠病毒大流行導致原油需求蒸發。面對這一局面,本周原油價格大跌,但中東局勢再度緊張的前景提振了油價。
2020年4月23日

油價暴跌給股市敲響警鐘

馬丁:市場在以最清楚、最純粹的方式表明,全球經濟深陷困境,而目前投資者對企業和經濟的復甦可能抱著過於樂觀的態度。
2020年4月23日

啟示:歷次原油暴跌原因考

蔡浩、呂志剛:隨著全球原油消費國將會儘快擴充庫存,再結合OPEC減產協議,原油「交割恐懼症」將得以緩解,「倒貼賣油」情況不會成為常態。
2020年4月21日

沙特:油價戰並非長期戰略

由於俄羅斯不願加大減產力度,世界最大石油輸出國上月付諸「震懾」戰略,將油價拉至18年低點。在特朗普斡旋下,雙方已結束油價戰。
2020年4月15日

分析:史上最大減產協議為什麼無力支撐油價?

歐佩克與俄羅斯同意合計將石油日產量削減1000萬桶,但交易員認為這抵不過疫情期間封鎖措施導致的石油需求減少。
2020年4月10日

G20石油部長本周將舉行緊急會議

這將是20國集團首次專門就能源問題開會,突顯各方對油價崩盤的深度擔憂。美國敦促沙特和俄羅斯結束彼此之間的價格戰。
2020年4月7日

石油業面對殘酷現實

新冠疫情引發的全球消費下降在規模上相當於歐佩克全部產出,而沙特揚言要增加出口,這預示著每桶油價可能跌至個位數。
2020年3月31日

原油暴跌對中國並非壞事

周浩:國際油價近期暴跌,勢將被載入史冊。作為最大的原油凈進口國,中國應該是得益者,也有利於在各產油國之間尋找到更多的戰略著力點。
2020年3月25日

油價將迎來有限反彈

巴特勒:歐佩克國家和其他產油國將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只能通過犧牲產量來影響價格。
2020年3月18日

油價暴跌是能源行業變革的預兆

諾埃爾:油價暴跌之前,已有兩大因素在重塑石油和天然氣市場:頁岩革命和可再生能源革命。油價暴跌只是油氣行業下滑趨勢的預兆。
2020年3月17日

反覆無常的沙特王儲再掀風暴

加德納:薩勒曼王儲在新冠瘟疫期間發動了一場石油價格大戰,可能讓一直為他撐腰的美國總統改變對他的看法。
2020年3月12日

疫情影響擴大 油價跌入熊市

布倫特原油周一跌至每桶54.27美元,自1月初以來累計下跌逾20%。歐佩克及俄羅斯擬在12月減產基礎上採取緊急減產措施。
2020年2月4日

2019年的能源市場有哪些意外?

巴特勒:伊朗制裁、沙特石油工廠遇襲以及委內瑞拉內亂都沒對能源市場造成重大影響,氣候變化成為主流政治議題。
2019年12月18日

2050年化石燃料仍將供應70%能源

巴特勒:對於能源供需現狀和未來幾十年的發展方向,美國能源情報署進行了客觀且發人深省的分析,其發現應該被視為嚴重警告。
2019年10月21日

沙特石油設施遇襲後事態升級的風險

拉赫曼:雖然當今世界不易受油價波動的影響,但特朗普、沙特王儲薩勒曼以及伊朗領導層全都非常固執,而且喜歡冒險。
2019年9月18日

沙特產出減半後油價飆漲

油價昨日一度飆漲20%。對沙特關鍵設備的初步受損評估似乎表明,恢復全部產能將需要比最初估計更長的時間。
2019年9月17日

沙特「新官」恐難收拾石油設施遇襲的亂局

巴特勒:沙特不久前撤換了傑出的能源部長兼國有石油公司董事長,這不利於該國處理最近石油設施遇襲將造成的混亂局面。
2019年9月17日

沙特石油設施遇襲 產能減半

美國將此次針對煉油廠和油田的襲擊歸咎於伊朗。上周六發生的這些襲擊加劇人們對沙特石油基礎設施脆弱性的擔憂。
2019年9月16日

油價下跌給石油巨頭帶來一線希望

巴特勒:油價再次下跌,嚴重依賴石油收入的產油國受到的影響最大,這為國際石油巨頭與其深度合作帶來機會。
2019年8月21日

「歐佩克+」難以逆轉油價頹勢

巴特勒:石油市場對歐佩克與俄羅斯延長減產安排的反應表明,由於美國頁岩油供應充足,產油國從根本上說處於弱勢地位。
2019年7月12日

兩艘油輪在霍爾木茲海峽遇襲

分別為日本和挪威船東所有的兩艘船被不明武器擊中後,在霍爾木茲海峽附近被放棄。油價出現4月以來最大單日漲幅。
2019年6月14日

美俄伊三國關係將走向何方?

吳建樹:從戰略視野看,美伊關係緊張可能促使美俄在石油領域產生共同利益,但美俄關係長期來看依然矛盾重重。
2019年5月17日

美國封殺伊朗原油出口

白宮終止對伊朗石油買家的制裁豁免,這意味著印度和中國等國若繼續進口伊朗石油將面臨懲罰。此舉將油價推至今年新高。
2019年4月23日

特朗普困境:讓油價上漲還是丟面子?

謝潑德:美國須在兩周內做出抉擇:是收緊目前對伊朗石油出口的制裁;還是恢復給予德黑蘭最大客戶的有限豁免。
2019年4月22日

氣候變化給石油公司帶來兩難

為了回應投資者、政界人士和公眾的壓力,石油公司一方面表明它們正在認真對待氣候變化威脅,另一方面繼續承諾它們能夠生存發展。
2019年3月18日
12345678910››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