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主義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特朗普是否連任無改美國自我封閉的趨勢

斯蒂芬斯:特朗普好戰的單邊主義大大加速了美國從世界舞台上撤退的腳步,但是後退的方向在那之前已經確定了。
2019年10月12日

全世界民粹主義者在彼此漸行漸遠

加內什:當今世界,民粹主義者數量不少,但他們缺乏凝聚力。而在他們的所有分歧中,最深的分歧是在美國與其他國家之間。
2019年9月18日

特朗普、約翰遜和新的激進部落

庫柏:美英都已在政治上形成佔據主導地位的新的激進部落。特朗普喚醒美國的種族主義傳統,而英國的退歐部落已取代保守黨部落。
2019年7月30日

當民主遇見民粹:認同政治與台灣的未來

汪錚:台灣也不例外地成為全球範圍內風起雲湧的反精英庶民運動和「讓我們重新偉大」的民粹主義潮流的一部分。
2019年7月23日

理性的全球主義至關重要

沃爾夫:我們必須從全球的角度思考和行動,這麼做很困難。但把一切搞砸的事情都怪罪他人,將會導致災難。
2019年7月17日

台灣選情的詭譎與演化

林正修:2019年的台灣選情走到三角競爭的局面,而且將由排名最後的人選左右大局。
2019年7月17日

民粹主義者沉溺「沼澤」

庫柏:因承諾「排干沼澤」而當選的民粹主義者們現在被指責沉溺於沼澤中,他們正在失去對腐敗政治問題的控制。
2019年7月16日

民粹主義者變得懂經濟了?

魯賓:從波蘭到匈牙利,從墨西哥到俄羅斯,當今許多民粹主義領導人的經濟紀律意識較強,特朗普例外。
2019年7月1日

普京稱自由主義已經過時

普京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對歐美的民粹主義運動大唱讚歌,稱自由主義作為一種意識形態力量已經過氣。
2019年6月28日

日本知識分子是中國知識分子的鏡子

馬國川:日本在明治維新後期走上軍國主義歧途,知識分子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身處中國大轉型時代,中國知識人是做「牛虻」,還是為權力歌唱的「流鶯」?
2019年6月25日

歷史性的大選——歐洲政治的大重組與再造

張倫:歐洲極右翼、民族主義勢力強化,但同時中間力量崛起,綠黨在德法的大勝反映出年輕人觀念的急劇變化。
2019年5月29日

特朗普的單邊主義無法讓美國「再次偉大」

斯蒂芬斯:冷戰結束後美國一直在走下坡路。特朗普想用單邊主義扭轉這一趨勢,但問題是,他的做法根本行不通。
2019年5月20日

歡迎品嘗自由主義「自助餐」

赫拉利:民粹主義和威權主義想要取用自由主義的一些要素,而將其餘部分拋棄,這種做法可能讓自由主義徹底崩潰。
2019年5月15日

民粹主義時代的自由派媒體

庫柏:2016年的民粹主義勝利讓自由派媒體意外。然而自那以來我們並未消亡,也沒有改變立場,而是半自覺地成了自由派讀者的俱樂部。
2019年4月28日

西方精英為什麼不懂民族主義了?

張鋒:波士頓大學教授格林菲爾德指出,精英批評民族主義是民主制度的威脅,卻不知民族主義是政治民主的歷史根基。
2019年4月26日

民粹主義強人為何都對以色列情有獨鍾?

拉赫曼:一些國家的民族主義強人領袖對穆斯林的敵意遠遠超過對猶太人的敵意,這往往轉化為對以色列的支持。
2019年4月8日

英國退歐是「歐洲病」的一部分

拉赫曼:德國、法國、英國、義大利、西班牙和波蘭這六大歐洲國家內部全都面臨著甚至在5年前還難以想象的嚴重分歧。
2019年3月27日

特朗普與英國退歐的驚人相似之處

庫柏:就像在不同家庭長大的同卵雙胞胎一樣,特朗普與英國退歐「項目」到頭來變得驚人地相似。我梳理了兩者的理念。
2019年2月28日

法國召回駐義大利大使 抗議意「干涉」法內政

此前義大利副總理、「五星運動」領導人迪馬約在巴黎附近會晤了法國「黃背心」活動人士,並稱「變革之風已吹過阿爾卑斯山」。
2019年2月8日

民粹主義的至暗時刻?

拉赫曼:傳統政客需要拿出新的主張來回應民粹主義。民粹主義眼下雖遭遇了麻煩,但它的時候並未過去。
2019年1月21日

我的「先知」生涯

拉赫曼:專欄作家往往根據一些基本理念和直覺進行預測。我的基本理念和直覺是什麼?我又如何藉此作出預測?
2019年1月15日

警惕「全球主義威脅論」

拉赫曼:鼓吹用民族主義矯正「全球主義」,將釋放出各種具有經濟破壞性和政治危險性的力量。
2018年11月2日

被企業精英忽視的去全球化博弈

福魯哈爾:美國國內正圍繞民族主義經濟議程豎立起一種極右翼/極左翼的共識:讓美國企業將更多資本、工作和智慧財產權留在國內。
2018年10月17日

自由秩序的癥結不在對手而在自身

明肖:導致自由主義體系衰落的,是其固有缺陷本身,維持現狀、拒絕改革、夸夸其談地抨擊民粹主義者毫無益處。
2018年10月16日

FT社評:金融危機十年祭

當今甚囂塵上的民族主義和保護主義,正在削弱曾經幫助遏制了上一場金融危機的國際合作體系,從而使下一場危機更糟糕。
2018年9月14日

德國小城的自由主義與民族主義之戰

拉赫曼:德國小城開姆尼茨如今成為抗議的爆發點。當前德國民族和民粹主義情緒抬頭,是國際政治風向整體轉變的一部分。
2018年9月13日

全球金融危機導致了民粹主義的興起

斯蒂芬斯:2008年金融危機讓民主和全球化成為輸家,並導致了特朗普上台、英國退歐和以鄰為壑的民族主義興起。
2018年9月3日

過度懷舊會讓我們失去未來

斯蒂芬斯:在那些被民族主義者們神化的「舊日時光」中,人們的情緒往往是進步的,歡迎新技術,也歡迎新到來者。
2018年8月22日

全球性的城鄉分裂危險

拉赫曼:城市常被描述為自由主義的堡壘,而內陸地區則代表保守與頑固。但一種趨勢已現端倪:在投票中落敗的城市居民對民主產生了反感。
2018年8月20日

為什麼說民粹主義尚未達到最高潮?

邰蒂:1939年,民粹主義的高漲以二戰收場。如今的領導人和選民能否吸取歷史的教訓?局勢看起來不容樂觀。
2018年8月13日

FT社評:班農推翻舊歐洲的陰謀

明年的歐洲議會選舉將是各方角逐之時,挫敗班農及「運動」組織黑暗企圖的最好辦法是,讓二者遭受徹底的選舉失敗。
2018年7月30日
1234››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