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主義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世界難以擺脫「特朗普烙印」

FT專欄作家拉赫曼:特朗普的競選已經改變了美國和全球政治,而且他會在今後六個月的選戰中打下更深的烙印。抵制全球化、民族主義、反穆斯林、反精英和反主流媒體,這些曾經的邊緣理念如今已進入政治主流。就算特朗普輸掉選舉,它們也不會消失。
2016年5月11日

奧地利總理辭職 成難民危機犧牲品

該國選民對大批難民湧入感到恐慌,導致反移民的極右政黨自由黨支持率大幅飆升
2016年5月10日

從特朗普崛起看香港本土派

艾理堂:香港本土派和特朗普的支持者們在做著類似的事:把選票投給理念乃至行動都更激進的新鮮政治面孔。兩地異軍突起的「憤怒草根右翼」都想創造自己的歷史。
2016年3月11日

失敗者的反擊

FT首席經濟評論員沃爾夫:失敗者也是有投票權的,這就是民主的含義,而且也理應如此。如果失敗者覺得自己受到了十足的欺騙和羞辱,就會把票投給特朗普、勒龐和法拉奇等民粹主義者。這可能帶來災難性後果。
2016年2月5日

特朗普迎合了誰的訴求?

經濟學家孫滌:傳媒對特朗普的報導多是負面,各國政要對他也不待見。對比其支持率節節上升,這一矛盾訊息揭示了美國新趨勢:中下層白人群體將發出更大聲音。
2016年1月4日

為歐洲民主紓困?

FT首席政治評論員斯蒂芬斯:讓歐洲領導人聚集在一間屋子裡,他們談論的話題很可能是歐洲民粹主義政治的興起,以及歐洲民主體制的生存。
2013年6月17日

民主制度滋生民粹主義?

FT專欄作家斯蒂芬斯:世界各地的民主都陷入了困境。民粹主義的抬頭充分暴露出民主制度的缺陷,但我們不能把民粹主義歸咎於民主制度,全球化才是「罪魁禍首」。
2013年5月14日

辭雄心虛的普京

加拿大議員弗里蘭:普京的民族主義言論掩蓋了俄羅斯的深層次脆弱,他的裙帶資本主義讓少數竊國者致富,這些人在遭遇危機時卻一窩蜂拋售盧布,加劇了國家困境。
2014年12月30日

蘇格蘭公投的真正贏家

哈佛大學教授弗格森:「蘇獨」流產的影響並不局限於英國境內,而是波及到了更大的範圍。歐洲各地的分裂運動和民粹主義都遭到了挫折,真正的贏家其實是中間路線。
2014年9月23日

歐洲必須認真對待民粹主義威脅

FT歐洲版主編巴伯:在歐洲,很難找到兩個比瑞典和德國民主更穩固、經濟更繁榮的國家。但就連這樣繁榮興旺、政府高效的典範國家,也被民粹主義病毒感染了。
2014年9月19日

如何擊敗極右翼勢力?

FT專欄作家庫珀:出於一些我們不太理解的原因,高等教育似乎能使選民對右翼民粹主義產生免疫力。因此,對抗極右翼的策略是提高教育水平。
2012年10月8日

民粹主義將威脅全球經濟

全球最大對沖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創始人戴利奧;日益升溫的民粹主義將對貨幣、財政和貿易政策產生重要影響,並將大大增加市場低迷和全球蕭條的風險。
2011年10月31日
上一頁‹‹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