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主義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如何對戰民粹主義?

庫柏:民粹主義和主流社會之間的爭鬥就像一場拳擊比賽。如今主流社會已搞清民粹主義的出拳套路,可以反擊了。
2017年6月29日

美國的富豪民粹主義

后里根時代共和黨人競選時通過文化問題拉攏基層民眾,立法時卻偏向最富有的1%的人,這是「富豪民粹主義」。
2017年5月4日

民粹主義要的是懲罰

庫柏:民粹主義者對特朗普掌權未表現出狂喜,因他們不關心解決方案,他們要的是懲罰——讓別人像他們一樣痛。
2017年4月25日

是時候為「全球化」正名了

艾默特:如今的民主國家亟需向世人證明衰落論者是錯誤的。要做到這一點,它們需要讓開放與平等重新和諧共處。
2017年4月5日

推銷未來:反制懷舊民族主義的唯一辦法

庫柏:從特朗普到英國退歐,推銷往昔成為當今最容易的拉票方式。法國總統候選人馬克龍將嘗試唯一可行的反制策略:推銷未來。
2017年3月29日

民粹主義者在荷蘭大選中敗北

首相呂特的獲勝受到歐洲各國溫和派和支持歐盟的政治人士的歡迎,並幫助緩和了歐洲將被民族主義者控制的擔憂。
2017年3月17日

FT社評:荷蘭大選壓制極右翼崛起

維爾德斯選舉失利是一個令人振奮的跡象,但存在對一場選舉過度解讀的風險,即將到來的最大考驗仍將是未來數周的法國大選。
2017年3月17日

為什麼要關心荷蘭大選?

為什麼所有人會把關注焦點轉向荷蘭大選?原因是,極右翼民粹政黨有可能成為第一大黨,壯大歐洲極右派的聲勢。
2017年3月15日

朱民:全球經濟面臨三大結構性變局

朱民:全球勞動人口增長下滑,經濟越來越「輕」,加上投資長期低迷,這些是影響全球經濟的三股結構性力量。
2017年2月28日

馬琳•勒龐不再是黑馬政治家

哈扎里辛格:法國大選意外頻出,在右翼失勢、中間派地位不穩、左翼內訌的情況下,唯一的受益者是馬琳•勒龐。
2017年2月24日

西方面對威權主義浪潮

拉赫曼:民主化進程似乎已經逆轉,一股發端於西方老牌民主國家之外的威權主義浪潮已經蔓延至美國和歐洲。
2017年2月22日

反對民粹主義應注意策略

加內什:自由主義者反對民粹主義時,一定不能矯枉過正。他們不能無視、甚至蔑視選民對安全和身份認同的擔憂。
2017年2月9日

法國極右政黨領導人勒龐啟動總統選戰

法國國民陣線主席提出要讓法國退出歐元區,對外籍勞動者徵稅,設立貿易壁壘,以及遏止「不受控制的移民」。
2017年2月6日

法國能否扭轉民粹主義浪潮?

斯蒂芬斯:法國大選意義重大。英國退歐,歐盟尚可生存。若勒龐勝選,並帶領法國退歐,歐盟就基本壽終正寢了。
2017年2月6日

對民粹主義最好靜觀其變

加內什:主流的未來不在遊行的群眾中,而在靜觀其變的耐心中。等到狂熱過去,治理能力將成為寶貴的政治資本。
2017年1月25日

美國貿易逆差歸咎於中國?

黃育川:美國的貿易逆差在中國成為出口大國之前就存在很久了,而且巨額貿易逆差對美國來說也是不可避免的。
2017年1月24日

歐洲極右翼政客聚首德國科布倫茨

特朗普的上台給歐洲極右翼政黨以極大的鼓舞。這些政黨的領導人預期他們將在一場「愛國之春」中輕鬆地在整個西歐掌權。
2017年1月22日

與FT共進午餐:安格斯•迪頓

2016年是西方政治上發生天翻地覆變化的一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迪頓是解釋民粹主義地震的一個最佳人選。
2016年12月30日

波蘭:憤怒和分裂的聖誕節

政府限制媒體進入議會採訪的舉措激起反對黨議員「佔領」議會,一些反對黨人士認為,讓執政黨完成4年任期不堪設想。
2016年12月30日

西方這座自由主義燈塔在黯淡?

南京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朱鋒認為,喧囂的2016年,或是後冷戰時代的終結點。中國面臨機遇期,但更需保持戰略定力。
2016年12月29日

民粹風潮給中國的警示:停止偏袒利益集團

盛洪:中國尤其需要警惕民粹主義,因為中國老百姓不能通過投票來影響政治選擇,民怨一旦爆發可能更加暴烈。
2016年12月26日

2016:「特朗普語言學」如何改變世界?

利思:在社交媒體的推動和放大下,情緒化、極端化的語言成為主流,向皈依者佈道,是為了煽動、而不是啟迪。
2016年12月23日

義大利公投:這隻天鵝不太黑

夏樂:出人意料的市場反應讓義大利「黑天鵝」事件顯得成色不足,難道市場已經對頻繁出現的「黑天鵝」感到麻木?
2016年12月8日

如何應對民主的困境?

斯圖布:民主、市場經濟和全球化理應得到捍衛。要生存下來,它們必須適應一場比以往更迅速的全球革命。
2016年11月4日

孤立主義會席捲新興市場嗎?

沈宇青、羅德里格斯:在西方許多國家盛行分裂和孤立主義之時,中國可能成為合作和多邊主義的主要倡導者。
2016年9月28日

民主與資本主義的聯姻並非理所當然

沃爾夫:自由民主制與全球資本主義的聯姻正在面臨危機,不加經營會導致公民投票的獨裁或富豪統治的崛起。
2016年9月1日

民粹主義為何會盛行?

勞埃德:人們只關注特朗普、勒龐和科爾賓的計劃將如何摧毀國家,卻忽視了這些民粹主義領袖為何能贏得人心。
2016年8月29日

英國退歐給美國的六點教訓

邰蒂:英國退歐公投對美國總統大選最重要的一條教訓是:民主是不可預測的,尤其當社會兩極分化不斷加深時。
2016年8月19日

當前民粹主義浪潮不同於上世紀30年代

羅斯托夫斯基:為何民粹主義在經濟較好的英國和波蘭盛行,而在經濟較差的西班牙和義大利反而沒有能夠佔上風?
2016年8月1日

警惕仇外情緒毀掉英國多元精神

FT社評:英國投票退歐後,仇恨犯罪案件上升,沙文主義言論在網路激增。若任其發展,可能侵蝕英國社會進步。
2016年7月7日

世界難以擺脫「特朗普烙印」

FT專欄作家拉赫曼:特朗普的競選已經改變了美國和全球政治,而且他會在今後六個月的選戰中打下更深的烙印。抵制全球化、民族主義、反穆斯林、反精英和反主流媒體,這些曾經的邊緣理念如今已進入政治主流。就算特朗普輸掉選舉,它們也不會消失。
2016年5月11日
上一頁‹‹1234››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