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歷史

為什麼我們必須保存「互聯網古董」?

布拉德肖:雖然大多數人都不希望自己的訊息被記錄存檔,但是對歷史和後代而言,我們與互聯網的互動具有長久價值。
4天前

長安十二時辰之外的安史之亂

徐瑾:農民起義往往和經濟天災有關,但是安祿山叛變,並不是此類;經濟因素,其實並不是安史之亂爆發的因素。
2019年8月16日

長安十二時辰之外的安祿山

徐瑾:歷史大劇中,看不見的趨勢播種者往往更重要。隨著安史之亂,盛世的五光十色,旦夕間猶如燈滅。真實的安祿山如何上位,其人如何?
2019年7月25日

唐朝為什麼失敗:長安十二時辰之外

徐瑾:唐玄宗看似是唐朝的轉折點,重用安祿山等胡人蕃將,寵幸楊國忠李林甫是衰落原因麼?唐代的沒落,從唐太宗的盛世就埋下引線。
2019年7月19日

為什麼技術進步讓我們越來越焦慮不安?

陳季冰:技術進步究竟給我們帶來了多少貨真價實的福利?還是我們只是在忙忙碌碌和變動不居中收穫了一些假象而已?
2019年7月18日

歷史上的通脹有什麼教訓?

徐瑾:對通脹的恐懼,深深烙在軟階層的集體意識中。通貨膨脹的關鍵在哪裡?或許中國貨幣的歷史最有資格回答。
2019年5月23日

宋徽宗為什麼失敗?

徐瑾:宋朝總給人文弱印象;同時,它還是華夏斯文的巔峰,經濟發達。靖康之難根源是什麼?宋代失敗的教訓是什麼?重讀歷史,應該學會理解真相的複雜性。
2019年4月15日

今天,我們為什麼要讀余英時?

崔瑩:余英時90大壽前夕,《余英時回憶錄》和《如沐春風》在台出版,讓年輕人了解其思想,感受其處世風格。
2019年3月25日

太平天國失敗的隱秘線索

徐瑾:太平天國是一場叛亂還是革命?外國勢力的角色作用如何?歷史是國人的宗教。如何跳出以中原為核心的正統敘事?
2019年3月20日

看那人間的太陽

許章潤:春節返鄉,與母親絮叨家常,拼連起一段往事,作此短文,記述八十年前的這段雲翻雨覆,為我鄉民苦難作證。
2019年3月6日

葛兆光:十八世紀中國的盛世危機

葛兆光:大清國運為何由盛到衰?帝國龐大疆域和複雜族群造成控制成本過大;思想文化與意識形態越來越凝固和僵化;皇權或國家權力過於集中。
2019年2月20日

在歷史三峽的2019,相信未來

徐瑾:即使2019被認為是周期谷底,我們還是可以仰望一下星空,回望歷史,想象未來。這個世界會變好嗎?
2019年1月2日

溫故明治維新:近代日本做對了什麼?

馬國川:今年是明治維新150周年,以日本為鏡,中國隱然形成一股「明治維新熱」,其熱度似乎超過日本國內。
2018年11月30日

戰爭的記憶與和平的維繫——寫在一戰結束百周年紀念日

張倫:百年已經過去,但一戰依舊纏繞著我們。不了解一戰,某種意義上講是無法明了我們所生活的當下世界的。
2018年11月13日

讀者有話說:天地有正氣

讀者mooren:讀到《一戰與中國:遲到的歷史公義》的結尾,我不可抑制地流淚,並聯想起了文天祥的《正氣歌》。
2018年11月12日

一戰與中國:遲到的歷史公義

魏城:100年前,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一戰也啟動了中國現代史巨車之輪,助推人包括在一戰中流汗流血的華工。
2018年11月10日

一戰停戰協議的教訓應被銘記

庫柏:在國際關係中,哪怕是你的對手,也要像對待長期商業夥伴那樣對待他們。如果你為了短期利益傷害他們,他們不會忘記。
2018年11月8日

潮漲潮落五十年(下)

魏城:自1968年以來的半個世紀,世界政治版圖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但歷史不僅沒有終結,歷史還會重演,有時甚至給你開個莫名其妙的玩笑。
2018年8月18日

潮漲潮落五十年(上)

魏城:50年前,美國有兩次暗殺、三場運動,法國有五月風暴,捷克有布拉格之春,中國有知青下鄉……半個世紀後,撥開歷史的霧霾,我們能看得清亂花迷眼的1968年嗎?
2018年8月18日

反思中國中學歷史教育

林非儒:中國中學歷史教育堅持在單一敘事原則下論證中國和世界的歷史,對人物往往採取臉譜化手段,對事件常常站在決定論的立場,這扼殺了學生從歷史中獲取智慧的機會和樂趣。
2018年3月21日

今天的英國精英如何看待鴉片戰爭?

何越:我以郵件採訪為主要形式聯繫了英國各界精英,不出所料,在我收到的回郵中,受訪者一致譴責鴉片戰爭。
2017年11月20日

比起歷史教科書,小說更值得信賴

羅伊:各國政府改寫歷史的決心昭然,審查手段也愈加熟練和先進。於是我重歸小說世界,通過虛構作品來報導實情。
2017年8月21日

「大英帝國2.0」不合時宜

拉赫曼:如果英國要將自己再次打造成貿易大國,以「大英帝國」作為名片不合時宜。對帝國歷史的無知會導致過度自信。
2017年3月29日

朱嘉明:中國貨幣史和「白銀糾纏」(下)

朱嘉明:建立在國家信用基礎上的各種紙幣呈現的是貨幣擴張和財富貶值,令人不免懷念那個「白銀糾纏」的年代。
2017年3月17日

朱嘉明:中國貨幣史和「白銀糾纏」(上)

朱嘉明:離開白銀貨幣,中國貨幣史就無法書寫;而沒有對中國貨幣經濟史的整體把握,白銀貨幣也絕無說清楚的可能。
2017年3月10日

三十而立:1960年的我是如何投身中國研究的

孔傑榮:讓我成為中國法律專家的機會到底是如何出現的?為什麼我抓住了這個其他法學教授紛紛迴避的機會呢?
2017年3月2日

焦慮的聯盟

許知遠:他們來自兩個不同世界,一個是古老的容克家族,以貴族頭銜為榮,一個是猶太銀行家,受歧視卻富有。
2016年12月2日

來自2066年的歷史答卷:普京給俄羅斯帶來災難

諾特:穩定的假象掩蓋了普京對國家機構和社會的深度腐蝕,這位新沙皇開創的「後真相政治」害慘了全世界。
2016年11月7日

鞋匠鬧革命

何帆:19世紀群眾聚會時,若有人發表演說,不用問,準是一位鞋匠。鞋匠愛鬧革命,成了當時人們的普遍感受。
2016年11月7日

言論自由,才能還原歷史真實

張千帆:洪振快努力還原真實的歷史故事,但一審判決選擇扼殺他的言論。封殺歷史研究自由空間,恰好為虛無主義提供避難所。
2016年7月1日

廣州十三行啟示錄(上)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葉檀:清代中國出現過一群世界一流的大商人,集中在廣州外貿領域。從觀念到財富,他們都處於世界頂尖商人階層。他們是如何盛極而衰的呢?
2016年6月1日
12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