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元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歐元

歐元須準備迎接多重衝擊

布恩:誕生20年來,歐元被證明具有韌性。未來幾年將有進一步的考驗,但也將是改進單一貨幣治理架構的契機。
2019年8月12日

誰在治理歐盟?

庫柏:歐盟的重大決策並非由布魯塞爾的官僚或歐洲議會做出,而是由各成員國領導人協同做出。
2019年5月22日

歐元區為何必將取得成功?

沃爾夫:歐元20年的歷程充滿艱險,這必然引起一些重大疑問,歐元是一個好想法嗎?未來會取得成功嗎?
2019年1月17日

全球貨幣體系將要崩潰?

納皮爾:當投資者還在為商業周期煩惱時,全球貨幣體系正在崩潰,其衝擊力將不亞於布列敦森林體系或金本位制度的終結。
2019年1月16日

歐盟計劃推動歐元發展 挑戰美元主導地位

歐盟計劃加大歐元在能源、大宗商品和飛機製造業等「戰略部門」的使用,挑戰美元作為世界儲備貨幣的主導地位。
2018年12月4日

美元地位依舊難以被撼動

格林:減低對美元依賴的動力是存在的。然而無需擔心美元失去儲備貨幣地位,因為「別無選擇」的現實將保住它。
2018年11月9日

美元武器化可能反噬美國

桑曉霓:通過實施制裁等類似行動,美國越來越多地將美元用作武器,這惹怒了中國,也日益讓其它地區政府不滿。
2018年10月19日

撼動美元地位?難!

邰蒂:儘管特朗普走單邊主義道路,儘管歐盟和中國都想擴大本幣使用,但美元顯赫地位近年不降反升。原因有三。
2018年9月29日

容克誓言推動歐元成為儲備貨幣

將於明年卸任的歐盟委員會主席在最後一次盟情咨文演講中發出的這一呼籲,反映了歐洲對特朗普將美元武器化的擔憂。
2018年9月13日

強勁德國數據推動歐元區增長

德國消費者和政府支出強勁增長,使第二季度該國經濟增長率達到0.5%,並推動歐元區增長率達到0.4%。
2018年8月15日

熊市來臨前的美元走勢

張謙:熊市即將來臨時,投資股市已晚,債市又為時尚早,貨幣投資或是一條出路。美元對其他貨幣和新興市場都有主導作用,所以最值得研究。
2018年7月5日

歐元需要怎樣的改革?

桑德布:與其期待靠歐元實現歐元區整體增長與共同繁榮,不如檢驗歐元區貨幣聯盟是否提供了穩定源,而非成為不穩定源。
2018年6月25日

歐洲央行年底結束量化寬鬆

已持續三年的刺激計劃終於看到終點,但歐洲央行將利率維持在創紀錄低點,並暗示明年9月之前不太可能加息。
2018年6月15日

特朗普危及美元霸主地位

盧斯:特朗普提前了美元的清算日。世界正進入多元儲備貨幣時代。如今美元的競爭對手可能會是人民幣和歐元。
2018年6月12日

美元主導地位不太可能被特朗普搞砸

馬格努斯:儲備貨幣必須提供規模、穩定性、流動性和安全性,僅憑特朗普因素,不太可能撼動美元的主導地位。
2018年6月12日

義大利會否退歐?

沃爾夫:義大利既太大而不能倒,又太大而救不了。該國新政府是否會觸發危機?如果是,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2018年5月28日

美元持續反彈之途障礙重重

英格蘭德:人們相信美國經濟增長正在復甦,歐洲則相反。然而有兩大因素為美元帶來厄運,卻為歐元帶去福音。
2018年5月15日

美元貶值背後的歐洲因素

沈建光:當前市場對於歐洲強勁復甦仍沒有充分認識,看好美國多於歐洲,一旦預期與現實出現反差,會進一步助推歐元上漲,使美元維持弱勢。
2018年2月6日

德國政局動蕩震動歐洲

拉赫曼:當前德國的政治危機跟全世界都息息相關。如果默克爾離任在即,整個歐洲一體化事業將重新陷入困境。
2017年11月22日

人民幣升值將告一段落

陸挺、趙洪岩:對中國出口的擔心,中美兩國利率差,對單邊貶值預期轉向單邊升值預期的擔憂,都構成貶值壓力。
2017年9月20日

人民幣不是「避險天堂」

周浩:人民幣走強是多種因素作用的結果,稱之為「避險貨幣」言過其實。觀察人民幣長期走勢需要跳出短期市場波動。
2017年9月19日

人民幣還會繼續升值?

奧瑟茲:在人民幣匯率問題上,中國官員與其他國家的官員一樣,往往只是見機行事,所以投資者也應該這麼做。
2017年9月18日

歐元升至近兩年高點

儘管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聲稱他不急於減少每月600億歐元的刺激計劃,但投資者堅信量化寬鬆將開始縮減。
2017年7月21日

勒龐能促成法國退歐嗎?

勒龐的競選承諾包括退出歐元區和歐盟,但經濟學家、政治學家和憲法專家表示,這些承諾履行起來可能很困難。
2017年3月16日

歐洲央行宣告戰勝通縮

行長德拉吉向結束超級寬鬆貨幣政策邁出一步,不再提及動用一切可用工具,這推高了歐元匯率和德國債券收益率。
2017年3月10日

德國是匯率操縱國麼?

明肖:德國雖未操縱歐元名義匯率,卻在操縱實際匯率。而政治上的限制使德國難以降低龐大而持久的貿易順差。
2017年2月7日

德國財長:歐元的確被低估,但不應怪德國

朔伊布勒承認歐元匯率對德國而言「太低」了,但稱德國無法左右匯率政策,也不是歐洲央行量化寬鬆的支持者。
2017年2月6日

歐元區經濟在政治逆風下繼續復甦

去年11月的失業率為9.8%,是2009年7月以來最低水平;12月的採購經理人指數升至2011年5月以來最高水平。
2017年1月10日

誰會在今年買美元?

多諾萬:整個世界都想買入歐元。2017年存在疑問的是,在美國的新的非常態下,能夠說服誰買美元?
2017年1月4日

義大利民粹主義威脅歐盟未來

拉赫曼:倫齊在義大利憲法改革公投中失利,由此引發的一連串事件,可能影響歐元的存亡,並引發一場金融危機。
2016年12月7日

該和歐元說再見了

斯蒂格利茨:就緊密經濟和政治合作而言,單一貨幣既非必要條件也非充分條件。要拯救歐洲一體化,或許不得不放棄歐元。
2016年9月13日
123456››下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