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改革

「兩會」定調後,經濟趨勢如何?

徐瑾:兩會最大看點是什麼?未來趨勢將是一個錢變少的時代,階層躍升會放緩,軟階層時代正在緩步來到。財政赤字貨幣化,有用麼?
2020年5月25日

產業鏈外遷,中國怎麼辦?

沈建光:新冠疫情是否會加速中國產業鏈外遷?不可盲目樂觀。現實風險之下,需要持續加大開放,改善營商環境,減少民營企業準入限制。
2020年5月13日

完善要素市場,重啟整體改革下一步

徐瑾:疫情之下,如何保經濟?重啟改革是正確的重啟鍵。近期官方重談完善要素市場,背景如何?為什麼這個時候提出要素市場改革?
2020年4月13日

疫情之下,透視中國醫療衛生領域的成就與不足

新冠疫情引發對全國醫療資源「擠兌」。中國在醫療衛生領域的供需失衡主要是結構性的,需要深化醫療體制改革。
2020年4月1日

ESG投資者挑戰科技巨頭不當行為

邰蒂:ESG投資者正在就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問題,向科技巨頭的不當行為發起挑戰,要求其作出改革。
2020年1月9日

別看扁了歐元區改革動力

桑德布:歐元區改革努力去年未能結出果實,但明顯可以看出,經過多年談判,官員們在彼此間達成了多麼大的妥協。
2020年1月7日

社會學如何面對中國社會真問題

嚴飛:改革開放四十年,經濟學家唱主角。當經濟水平達到一定後,會暴露出結構性弊病,這時需要社會學的聲音和介入。
2020年1月7日

中國的2019年:又一個影響重大的逢「9」年

于潔:當前外部挑戰及國內經濟困難為中國政府加快各領域亟需的改革提供了一個非常規機遇。改革如果成功,將是對抗貿易戰的最佳解決方案。
2019年8月20日

從政治局會議看下半年政策走勢

沈建光:擴內需穩外貿是「六穩」的重要抓手。制度性改革與擴大開放是下半年經濟工作重點;這對短期有一些挑戰,長期來看是重要的發展機遇。
2019年7月31日

金改11條:「資產管理」是「甜點」

周浩:中國的新金融開放舉措,會擊中潛在的市場機會和需求,但外資金融機構也清楚,想象落實在紙面上並不容易。
2019年7月23日

中國棚改凸顯地方政府債務困境

在中國土地出讓收入低迷之際,由於債務負擔和預算缺口,一些地方政府推遲為動遷戶落實補償款和安置房。
2019年4月25日

資本市場改革開放如何行穩致遠?

夏立軍:A股依然面臨著2015年人造牛市巨大後遺症,留下了股權質押、商譽減值等「地雷」。處置這些問題需要加快資本市場制度基礎設施建設。
2019年1月31日

文貫中:重新審視產業政策

文貫中:產業政策來龍去脈是什麼?發達國家在擔心什麼?能不能推行產業政策和中國能不能成為最大的經濟實體對立起來,完全是個偽命題。
2019年1月17日

中國國企改革四十年:回顧與展望

周穎剛、劉曄、張訓常:在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中,關鍵是國有資本誰使用、怎麼用、用的效果如何,只要用得合理,用得有效,而不必刻意保持國有資本的控股地位。
2019年1月16日

2019:宏觀經濟八大猜想

沈建光:中國短期內經濟延續下行趨勢不會改變。中美經貿關係如何演繹與房地產政策是否放鬆等問題將至關重要。
2019年1月9日

在歷史三峽的2019,相信未來

徐瑾:即使2019被認為是周期谷底,我們還是可以仰望一下星空,回望歷史,想象未來。這個世界會變好嗎?
2019年1月2日

海外市場如何解讀「一帶一路」?

周浩:「一帶一路」是個宏大戰略,反映中國國際地位顯著提高,但在推進過程中應採取更溫和更具包容性的舉措。
2018年12月13日

中國經濟的近憂與遠慮

朱寧:中國經濟的風險短期看來是增長速度放緩和經濟增長模式轉型艱難;但中國經濟長期發展的核心問題,仍是不斷提升勞動生產率水平。
2018年12月11日

FT社評:為「自己人」做點實事

中國民營企業家被告知他們是「自己人」。既然如此,中國領導層應該拆除偏袒國企的架構,確保信貸公平流動,保障民企法律獨立性。
2018年12月6日

陳志武:中國尚缺一個一以貫之的「故事」

這位知名經濟學者認為,40年改革轉型之後,中國仍然缺乏一個能貫穿政治、社會、經濟和文化各方面,前後一致的價值和制度體系。
2018年12月4日

制度閉環與制度失敗

陳稻田:制度分拆開來就是制約和度量,都是規範人行為的意思,強制力是制度第一要素;制度的失敗,關鍵在於沒有形成集體控制個人的制度閉環。
2018年11月23日

FT社評:德國外向型經濟需要升級

保護主義抬頭,德國以出口為導向的經濟突然間開始顯得脆弱。柏林方面應趁經濟穩健、「政治看守人」即將更換之機推行重大改革。
2018年11月13日

總供給收縮須警惕「滯脹」風險

樊磊:如果因「穩增長」而總需求回落速度偏慢,可能需要警惕滯脹風險;中長期而言,中國仍需要推進結構性改革避免潛在經濟增速過快下行。
2018年10月18日

改革急先鋒為何難以分享改革紅利?

文貫中:三農問題已成中國模式阿喀琉斯之踵,土地市場的建立加上戶籍制度改革和資本市場完善,將標誌著中國經濟改革的最後成功。
2018年10月11日

粵港澳大灣區的夢想與現實

讓香港和澳門融入中國內地所面臨的挑戰,幾乎與在一個經常受颱風襲擊的地區修建世界最長跨海大橋一樣嚴峻。
2018年9月7日

開啟中國農村改革2.0版

沈曉傑:要真正實現鄉村振興的高質量發展,就應不拘泥於舊有的三農治理模式,突破就農治農的改革套路,下決心創造新的農村改革範式。
2018年8月2日

朝鮮效仿越南改革模式並非易事

曾經孤立的越南的經濟革新道路似乎很適合朝鮮模仿,然而如今的朝鮮和當年的越南有很大不同。
2018年7月12日

我參與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的經驗

鄒至莊: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的工作,是為中國建立適當的市場經濟,涉及經濟學教育和輔助市場非國有企業的建立。
2018年5月16日

中國簡政放權助推新註冊企業數量飆升

過去5年,隨著中國政府開展簡政運動,註冊企業所需耗費的時間和精力大幅減少,中國新註冊企業數量呈現飆升。
2018年4月12日

以改革開放來應對貿易保護主義

章俊: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中國再次推出擴大改革開放舉措,有助於在目前貿易摩擦和爭端中增進雙方溝通,也是供給側改革深入推進的需要。
2018年4月11日

四十年量級的改革再出發

程實、錢智俊:面對新一輪改革浪潮,一個基礎性問題亟待解答:什麼是新時代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核心特質?
2018年3月19日
12345678910››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