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費會員專享中美貿易戰專題
引領變局之勢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人民幣走低意味著什麼?

Lex專欄亞洲評論員普夫朗:人民幣自6月初以來已貶值2.8%。對於面臨海外關稅的出口企業,本幣貶值是一種補救,但這不利於那些以美元借款的企業。
2018年6月29日

以貨幣手段解決中美貿易不平衡

楊宇霆:唯有從根本上改變美元化世界,才可以解決全球經濟失衡。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可以幫一把,但要推動人民幣成為像美元一樣的避險貨幣,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2018年6月28日

中國央行須面對人民幣的尷尬處境

布里茨: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已跌至自去年12月以來的最低水平,對此感到擔心或不擔心,都是有理由的。
2018年6月27日

貿易戰之下的人民幣:新矛盾的開始

周浩:對人民幣匯率來說,其未來幣值因素會受到中美關係的影響,但長期影響匯率的最終因素仍然是經濟基本面。
2018年6月21日

人民幣有效匯率為何強勁升值?

張明:今年上半年美元兌一些新興市場國家貨幣的升值幅度較大,導致人民幣兌這些國家貨幣的升值幅度較大。
2018年6月13日

我們確實需要討論中國

鮑偉豪:一些國家開始接受使用人民幣結算對華石油出口,力量的天平開始從石油美元向石油人民幣傾斜。
2018年6月12日

美元回歸、人民幣與貨幣政策 「易緊難松」

章俊:人民幣匯率走勢也是影響美元指數的一個重要因素。中國央行在4月降準100個基點,我們可以看到美元指數就此開始大幅拉升。
2018年6月7日

人民幣強勢讓中國央行放鬆管制

考慮到人民幣保持韌性,中國央行似乎有意讓市場力量在匯率形成機制中扮演更重要角色,並謹慎允許更大規模資本外流。
2018年6月4日

人民幣會成為下一張「多米諾骨牌」嗎?

周茂華:今年5月,阿根廷、土耳其接連上演本幣匯率暴跌,股、債雙殺。人民幣會是下一張「多米諾骨牌」嗎?
2018年6月1日

中美貿易摩擦平息有何經濟影響?

張明:中美就貿易摩擦問題達成了框架性協議,短期內貿易摩擦升級的概率已經顯著下降,這將給中國經濟與金融市場帶來哪些潛在影響呢?
2018年5月22日

做大「總量」平衡「差額」,中美經貿合作迎來新契機

王輝耀:對中美達成的貿易協議,我們不能從零和博弈的角度去看待,進而得出誰是贏家誰是輸家的粗淺的結論。
2018年5月21日

中國利率並軌「三步走」

程實、錢智俊:2018年全球「真加息」周期提速,為「並軌三步走」提供了歷史性機遇。長期來看,央行將順勢而為,在3-5年內穩步完成利率並軌。
2018年5月21日

中美聲明中的留白

阮學勤:中美經貿關係的較量雖有緩和,但是談判細節尚未明朗,變數仍然較多。貿易爭端的硝煙並未完全消散。
2018年5月21日

人民幣匯率失勢了麼?

鍾正生 、張璐:人民幣匯率仍處於寬幅波動、總體強勢的狀態之下;本輪美元指數反彈的頂部可能在94左右,對應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很難貶值突破6.45。
2018年5月17日

3月份中國賣出25億美元美國國債

在中美貿易緊張日益升級之際,中國在3月份賣出25億美元美國國債,但其所持美國國債的總值卻因美國國債價格上漲而升高。
2018年5月16日

「特里芬」難題的三個偽命題

陳建奇、張原:如何從深層次理解美元國際地位與「特里芬」難題,是理解美元命運的關鍵,也是理解當前中美貿易失衡的重要內容。
2018年5月15日

「特里芬」難題的三個偽命題

陳建奇、張原:如何從深層次理解美元國際地位與「特里芬」難題,是理解美元命運的關鍵,也是理解當前中美貿易失衡的重要內容。
2018年5月15日

中國信用利差達到近兩年最大水平

此前新的法規削弱了一個長期假設,即與中國地方政府相關的債務帶有隱性擔保,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出現違約事件。
2018年5月10日

FT社評:新興市場面臨金融退潮

對新興經濟體而言,金融大潮正在強勢美元的作用下退潮,仍在從12年的左翼民粹主義統治中艱難復甦的阿根廷就是一個典型。
2018年5月7日

別錯過中國開放金融市場帶來的機遇

中國即將成為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基金市場,未來10年將為國際資產管理公司帶來最重大的增長機遇。
2018年5月3日

四月流動性衝擊始末及啟示

何文忠:流動性直接決定著槓桿策略運用效果,對四月流動性衝擊回顧並分析其產生原因,對今後機構的流動性管理和槓桿策略應用具有重要意義。
2018年5月3日

資管新規,容易錢時代結束了

徐瑾:資管新規的核心在於打破剛性兌付,影響不同企業與個人。無論籌集資金還是獲得回報,難度都會加大,容易錢的時代結束了。
2018年5月2日

中國債市逐漸擺脫頹勢

中美10年期國債收益率的差距縮小到了7年來的最小值。在中國債券市場,投資者對中國央行微妙的寬鬆舉措感到了困惑。
2018年4月28日

中國債市將走向何方?

蔡浩:當前貨幣政策微調呈現出的跡象對債市利空多過利好,若中美貿易摩擦不再升級,中國債市中長期面臨的很可能不是市場所預期的牛市。
2018年4月26日

注意中國對跨境資本流動的影響

豪厄爾:全球市場正受到中國的極大影響。美國通常被認為是新興市場的主要外部推動力,但最新的數字指向中國。
2018年4月23日

中國加快向外資金融集團開放

中國央行宣布外資將在未來幾個月內被允許持有證券、基金管理、期貨和壽險等公司多數股權。
2018年4月12日

中國金融市場風險有多大?

章凱愷:中國金融市場是一個複雜系統嗎?外部環境變化時,中國金融市場最有效價值「錨」是基本面。嚴格監管意義在複雜系統視角下更加清楚。
2018年4月11日

人民幣走近「錨時代」

2017年以來隨著盯住美元的程度變弱,人民幣有效匯率趨於均衡,人民幣內生穩定性逐步凸顯,為其發展成潛在的「錨貨幣」奠定了基礎。
2018年4月9日

中國經濟正在實現再平衡

沃爾夫:消費終於成為中國經濟中最重要的需求推動因素,這有望使中國擺脫對低效的債務驅動型投資的過度依賴。
2018年4月8日

中國上市人民幣計價原油期貨

通過上市人民幣計價原油期貨,這個世界最大的原油進口國希望擴大定價能力、打破美元在全球金融體系中的壟斷地位。
2018年3月26日

被中央銀行家們「玩壞」的市場

蘇亮瑜:高盛等國際金融機構以FOMC會議聲明為導向,以「鴿派」和「鷹派」論調分貝的高低為理由,頻繁變臉。這對於市場而言,如同打開了另一個潘多拉魔盒。
2016年6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