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天則橫議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誰和誰的「貿易戰」?為什麼而戰?

盛洪:以自由貿易和市場規則來衡量,政府補貼、國有壟斷集團,對網絡市場和實體市場的封鎖才應該是中國的敵人。
2018年7月4日

開放向右,改革向左

張林:2001年以來對外開放的跳躍性擴大成為中國主要的經濟增長動力,但與此同時國內改革的步伐似乎越來越慢。
2018年4月28日

為什麼中美「貿易戰」可以轉化為雙贏?

盛洪:如果中國繼續進行市場化改革,進行更公平的貿易;如果美國將鑄幣稅收入用於減稅而非軍費,將出現雙贏。
2018年4月9日

從GDP創造錦標賽到GDP瓜分錦標賽

張林:中國地方政府或許從GDP創造錦標賽走向了GDP瓜分錦標賽,一些地方核減GDP正是為這場瓜分做好了鋪墊。
2018年1月19日

回望2017年:「低端人口」和正派社會

王軍:「美好生活」應該是能帶給人們幸福的一種生活,也是彰顯社會正義與公平、同時沒有羞辱的一種生活。
2018年1月4日

公共醫療保險為何會「撐不住了」?

張林:醫保池子支出結構本末倒置,醫保悖論不斷放大的「腐敗」和逆向選擇,是公共醫保捉襟見肘的直接原因。
2017年12月27日

讓國家間競爭起來

盛洪:看到美國減稅方案通過時,我們應認識到,這是國家間競爭的結果。當球踢到中國一邊時,我們也應該高興。
2017年12月18日

用合憲性審查為中國注入法治之魂

蔣豪:合憲性審查一直是中國憲法學界心中揮之不去的隱痛。「十九大」報告中的短短一句話,是很多人不斷努力換來的。
2017年11月14日

諾貝爾獎與國家軟實力

王軍:諾獎是一國軟實力的結晶。如果一國常年顆粒無收或偶爾獲獎,它的科研體制和人才培養模式一定存在問題。
2017年10月30日

領導是一種制度

盛洪:在現實中,正確的決策來源於一種制度。所謂制度,就是一種多人互動的結構,每個人都理性有限、能力有限。
2017年9月26日

浙大「學術新規」:高校行政化的縮影

王軍:無論是浙大的《辦法》還是中國一些高校追求領導批閱的做法,都是行政權力的濫用,是對學術領地的粗暴入侵。
2017年9月21日

中國樓市的最大風險是「調控政策泡沫」

張林:「打左燈,向右拐」,放出打壓房價口號,做出干預市場的樣子,同時在背後盡量維持現有利益格局不受衝擊。
2017年8月25日

下一個十年:中國的傳銷盛世?

張林:善心匯的出現並非偶然,轉型期國民理性不足,傳銷執法的扭曲和漏洞等因素,意味著傳銷時代或許剛剛到來。
2017年8月2日

租購同權將走向自我否定

張林:租購同權並不能消解附著在住房上的社會性收益,只不過是允許更多的人去進一步爭奪捆綁在房產上的收益。
2017年7月24日

中國學術造假何時了?

王軍:中國醫學學術論文被國際期刊集中撤下,是國內學術亂象在境外的一次發作,根子出在中國自身的學術痼疾上。
2017年6月28日

部門僭權,憲法高懸

盛洪:我對「民政部等九部門印發意見,明確社會智庫實行雙重管理」的消息感到驚訝,這不是行政部門僭越立法權嗎?
2017年6月12日

中國接掌氣候變化領導權就能解決國際合作困境嗎?

王軍:巴黎協定本質上是一種「自我執行」的合作,成敗取決於各方自覺自愿,始終會受到「搭便車」問題困擾。
2017年6月7日

經濟學家鮑莫爾的五彩學術

王軍:經濟學界應為有不久前去世的鮑莫爾這樣的學者深感慶幸,因為有他的陪伴,問學之旅可以不再單調和乏味。
2017年5月24日

顏寧「出走」說明了什麼?

王軍:高校的行政化氛圍正在影響、感染、同化越來越多的留學歸國人員,他們要麼拚命混官職,要麼終日被雜事所擾。
2017年5月11日

養老金「個人帳戶空帳」的偽命題與真問題

張林:對養老金缺口的報導、宣傳對管理者有利,因為無論延遲退休還是提高繳納比例,都能擴大管理機構的資金盤子。
2017年5月5日

中國式高校評估可以休矣

王軍:與政府主導的其他檢查類似,高校評估也充斥虛假成分,用「形式主義」和「走過場」來形容都有些輕描淡寫。
2017年4月26日

從城市經濟學的視角看雄安計劃

盛洪:「北京過大」是政府直接配置資源的後果,真正的解決之道是讓市場起決定作用,不是建設一個更大的北京。
2017年4月12日

觀念創造繁榮,觀念改變世界

王軍:美國經濟學家麥克洛斯基在新書中指出,讓世界繁榮的力量既非資本積累也非制度法律,而是人們的觀念或思想。
2017年3月22日

沒有約束的財政支出是宏觀稅率攀升的主要動因

盛洪:通過橫向和縱向比較,我們不僅發現中國稅負非常重,還發現一個根本性問題:能否避免出現「諾思悖論」?
2017年2月7日

「死亡稅負」:無需再糾結於概念之爭

張林:我們希望不再糾結於「死亡稅負」概念,從意氣之爭中擺脫出來,轉化為對實際問題和理論問題的嚴肅討論。
2017年1月11日

回首2016:霧霾里的中國

王軍:2016年中國社會緊張、不安和焦慮情緒集聚、蔓延、加劇,公民基本權利仍無法保障,社會正義伸張艱難。
2017年1月3日

行政化的高校貽害中國

王軍:愈演愈烈的行政化束縛了中國高校手腳,限制其健康發展。高校儼然成為中國各項改革事業中最難啃的骨頭。
2016年11月29日

重溫洛克名言「財產不可公有」

茅於軾:什麼人贊成財產公有制?未必是願意和大家分享自己財產的人,而是希望通過財產公有分享他人財產的人。
2016年9月20日

把權力之虎關進制度之籠需要一把鎖

蔣豪:違憲審查機關乃虎籠之鎖,應由其裁決權力老虎是否在制度的籠子里運行,人們的基本權利是否受到了侵害。
2016年8月23日

職場上的三種境界

王軍:人生最大的不幸莫過於做了一份自己不喜歡、一直將就和應付的工作,這會惹出很多是非,自己還無法從中找到樂趣。
2016年8月9日

有爭議的仲裁是推動南海爭端和平解決的新契機

蔣豪:此次仲裁外衣合法、內容不公,但客觀上也推動了爭端各方確權、論辯,最終通過談判等和平方式解決爭端。
2016年7月15日
123456››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