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有企業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國企改革何以可能?

盛洪:應當進行徹底的國企改革,首先就要去除「國企租」,使國企成為與其它企業一樣的市場中平等的競爭者。
8小時前

殭屍企業的全面退出和資本市場「預算軟約束」的硬化

鄭志剛:國有*ST公司存在嚴重的「救濟依賴症」,且獲得更多政府直接補助與間接支持的國有*ST公司面臨更為嚴重的預算軟約束問題。
2019年8月19日

中國國有企業是否在退出煤炭業務?

馮灝:國投宣布退出煤炭業務,但專家稱,這更像是「以退為進」,反映了中國要做大做強專業化煤炭央企的決心。
2019年5月14日

軟預算約束新癥狀:驕傲的高鐵

許成鋼:高鐵的債務問題是國企軟預算約束老病的新癥狀。其不受控的大規模發展,可以最終積累成為引發金融危機的灰犀牛。
2019年2月19日

FT社評:為「自己人」做點實事

中國民營企業家被告知他們是「自己人」。既然如此,中國領導層應該拆除偏袒國企的架構,確保信貸公平流動,保障民企法律獨立性。
2018年12月6日

中國多家民營企業被國企吞併

今年以來,中國已有至少10家民營企業被國有企業「國有化」,專家警告這種趨勢可能會損害中國經濟的活力。
2018年9月27日

中國改革還能走多遠?

鄧聿文:中國出台系統性改革目前看很難,因為國企、政府、既得利益群體乃至大眾自身都構成進一步改革的阻力。
2018年1月18日

Lex專欄:誰在幫助養活中國「鐵飯碗」?

中國分散損失的能力意味著有關債務危機的警告不會應驗,只是投資者應該意識到,他們的錢在幫助填補國企的鐵飯碗。
2017年10月19日

如何馴服中國經濟的「灰犀牛」?

李海濤:影子銀行、房地產泡沫、國有企業高槓桿、地方債務、違法違規集資是中國版的「灰犀牛」,如何馴服它們?
2017年9月15日

大宗商品熱潮推動中國國企利潤反彈

但一些經濟學家擔心國企的復甦可能是不可持續的,還可能導致人們陶醉於這種復甦,認為沒必要進行國企改革。
2017年9月8日

國企再度引領中國對外投資

在監管機構出手打壓私營企業境外併購熱潮後,上半年國有企業和國有基金達成287億美元海外交易,超過私營企業。
2017年9月4日

中國國電與神華集團合并

中國兩家大型國有能源企業合并將締造全球產能最大的公用事業集團,合并後公司的資產總額將達到2360億美元。
2017年8月29日

阿里巴巴、騰訊、百度等企業投資中國聯通

包括中國頂級科技企業在內的一系列企業擬向中國聯通投資117億美元,試圖用私人資本使這家國有集團恢復生機。
2017年8月17日

國有影子基金推升中國企業估值

在中國,過去兩年影子資本的大幅增加來自中國現金充裕的國有企業,有時直接來自政府監管機構或部委。
2017年3月16日

重溫洛克名言「財產不可公有」

茅於軾:什麼人贊成財產公有制?未必是願意和大家分享自己財產的人,而是希望通過財產公有分享他人財產的人。
2016年9月22日

東北特鋼在董事長自殺後發生違約

該公司融資券承銷人中國國開行把楊華之死列為違約因素之一
2016年3月30日

中國國企模式值得西方借鑒

支付通董事長張化橋:西方在全球金融危機後採取了大量的非常規貨幣政策,它們為何不願設立國有企業?國有企業真的比量化寬鬆或者負利率糟糕得多嗎?
2016年3月14日

中國經濟中的「殭屍企業」

中國最近宣布,預計將有130萬煤炭系統職工和50萬鋼鐵系統職工下崗。經濟學家表示,在中國經濟增速為25年最低之際,解決國企低效難題是中國經濟轉型中的最重要舉措。
2016年3月4日

中國需繼續破除「公有制迷信」

天則經濟研究所茅於軾:當前中國面臨的經濟困難,病根子在於仍然沒有突破對公有制的迷信。該公有的就公有,該私有的就私有,實事求是,才是正確的做法。
2016年1月20日

中國如何增強國企活力?

哈佛商學院資深講師波曾、美國國家投資公司服務協會會長哈馬克:中國應該建立一個能夠對國企施加壓力、令它們提高營運效率、並支付更多紅利的大型機構股東。在中國,目前能夠成為有影響的機構投資者的最佳候選者,就是全國社會保障基金。
2014年1月7日

歐洲商界抨擊中國選擇性監管

中國歐盟商會抱怨,近期一系列腐敗和壟斷調查不公平地針對外資企業
2013年9月6日

TPP條款:中國國企改革的可行範本?

越秀金控集團蘇亮瑜、劉曉忠:TPP國企條款的核心是為市場「競爭中性」訴求提供製度性框架,這與中國國企改革目標不僅不衝突,而且是中國改革的重要承諾航向之一。
2015年11月25日

中國國企究竟在為誰服務?

天則經濟研究所所長盛洪:中國國企的所有者是全國國民,作為所有者之一,我們要看看這些企業的管理者表現得怎樣,是否為我們賺了錢,是否貪佔了我們的便宜。
2015年11月3日

Lex專欄:中國國企改革不夠到位

中國國企改革力度不大,資產重組並未顯著提高績效。中國應允許國企破產或至少關閉績效不佳的業務部門,並讓國有銀行放貸時對國企和民企一視同仁。
2015年9月15日

一年多來115名中國國企老總落馬

據中紀委的公布,其中逾1/5來自周永康過去的權力根基——能源業
2015年5月19日

中國民營企業成為上市主角

投行幫助中國民營企業上市所得收入,首次超過幫助國企上市所得
2014年8月4日

中國國企新一輪改制引發市場關注

光大集團重組後股價躍升。這次改組是中國國有部門一系列改革的最新一例,也是北京重組金融體制的一部分。大部分投資者對此表示歡迎,也有一些表達了疑慮。
2014年8月4日

中國國企改革要先理順管理層「動機」

瑞銀證券侯延琨:新一輪國企改革效果偏弱,是因為管理層動機與企業長遠利益仍然不符。一種方向是,將國有股東轉變為被動財務投資者,並允許管理層享受利潤增長。
2014年6月5日

FastFT:出人意料的中信重組

中信的重組計劃相當於維珍航空買下理查德•布蘭森帝國所有資產,然而對於中國上市公司來說,小股東對於這種出乎意料的舉動只能選擇接受。
2014年3月27日

國企改革再出發?

中歐陸家嘴國際金融研究院劉勝軍:三中全會提出的改革很多在2003年全會早有提及。國企改革長期停滯,說明中國改革久積的癥結不是目標和方向,而是落地能力。
2013年11月20日

中國國企投資與政治的邊界

安邦集團研究總部:中國國資委主任蔣潔敏被免職一事引起海內外媒體廣泛關注,但我們更關注的是,蔣潔敏曾擔任董事長的國企中國石油集團過去投資決策時出現的一些問題。
2013年9月4日
12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