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槓桿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去槓桿

從上市銀行年報看中國銀行業未來挑戰

蔡浩:在去槓桿和嚴監管威懾下,銀行業表外驅動的盈利模式及中小銀行靠同業存單驅動的負債模式或難以維繫,將面臨發展模式重塑的挑戰。
19小時前

去槓桿劍指何方?

何文忠:去槓桿是中國現階段管理層的主要目標,這一點已經成為市場的共識,但在去槓桿的內容和形式上仍存在較大分歧。
2017年5月19日

2017:擠泡沫、熬槓桿、慢改革

周浩:相對漫長的“去泡沫”將是未來一段時間的主題,央行更有理由把防止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上。
2017年1月24日

中國經濟的改革共識在何處?

徐瑾:中國經濟究竟處於什麼歷史位置?改革為何難?當前全球趨勢之一就是政治和經濟的雙向糾結越發明顯,這並不單單是中國特色。
2016年10月17日

如何拆解國企槓桿率?

鍾正生、張璐:08年後發生了什麼,令國企槓桿率為何躥得又高又快?去槓桿關鍵在於去非金融企業部門的槓桿。
2016年8月2日

釐清對“去槓桿”的普遍誤解

中國社科院馮明:在對去槓桿的討論中普遍存在一個誤解,即把債務和GDP的比值簡單等同於宏觀經濟的槓桿率,釐清這一誤解有助於理順高槓桿的真正原因。
2016年5月3日

中國產能過剩背後的思考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寧:中國產能過剩之嚴重,發展速度之迅速,吸引了全球注意力。面對產能過剩,市場手段可以緩解和化解,但如果不能釐清各方策略反應,那將難以充分去產能。地方政府、企業、金融機構分別應該承擔什麼責任?
2016年4月11日

房地產:如何用供給側改革思維去庫存?

中央財經大學李傑: 房地產去庫存的諸多具體政策,仍然是在需求側的思維。從供給側看去庫存,着力點在於供給方,要把經營無能的低效地產商淘汰。
2016年3月31日

中國企業去槓桿:難存僥倖

德國商業銀行周浩:企業負債的上升加大整體經濟下行壓力,這意味着整體經濟增速仍將繼續放緩;中國貨幣和財政政策必須保持“雙寬鬆”來減緩減槓桿過程中的痛苦。
2016年2月23日

房貸放鬆下的槓桿之痛

FT中文網專欄作家徐瑾:房貸放鬆為何攪動市場?房地產能否堪當轉移槓桿之重任?房地產是中國經濟的重要縮影,從中可以一窺債務與槓桿的真實圖景。
2016年2月3日

中國應對高槓桿:一場剛剛開始的戰爭

鄧體順、胡一凡:全球槓桿總量在金融危機後大幅上升,中國居高不下且仍在持續上升的債務使投資者憂慮。中國債務風險短期內可控,未來如何疏導?
2016年1月21日

清華“股災報告”混淆了A股暴漲暴跌的原因

外經貿大學蘇培科:股市快速上漲未必意味着迅速暴跌,如果將二者混淆,今年股災的反思就不能徹底,很容易忽略其間不當的行政干預和監管部門的人為失當。
2015年11月25日

中國經濟結構調整的政經悖論

劉明興、陶然:中國改革的現實是,一旦經濟下行,央行就會在各方壓力下一次次放水,各部委也開始加速項目審批。不刺激變成刺激,去槓桿反而變成加槓桿,“調結構”所需的關鍵領域改革卻難以實現有效的突破。原因何在?
2015年1月29日

FT社評:中國應力避全面信貸危機

當不得不在去槓桿與保持經濟快速增長之間做出選擇時,中國決策者正確地選擇了後者。要避免目前的信貸萎縮惡化成一場全面信貸危機,有幾個政策選項可供選擇。
2015年5月25日

走出“活亂循環”經濟周期

劉明興、陶然:如果中國經濟轉型成功依賴於體制內外基本穩定下的有效去槓桿,就應在向地方提出目標後充分放權,而不是以集權化方式事無巨細地“清單式”干預。
2015年2月4日

《日內瓦報告》:全球債務仍在飆升

這份年度報告稱,債務高企加上增長放緩,可能在醞釀另一場危機;對中國尤其擔心
2014年9月29日

歐元區銀行“去槓桿”速度放緩

縮減資產負債表的速度降至歐元區金融危機爆發以來的最低點,表明市場信心回升
2014年1月27日

中國快速“去槓桿”不現實

中國農業銀行戰略規劃部付兵濤:上半年中國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超過GDP增速,意味着槓桿率還在提高,今年內“去槓桿”幾乎不可能。
2013年7月15日

中國經濟四辨

FT中文網撰稿人張濤:理解中國經濟運行機理,是投資者資產配置、策略調整首要考量因素。而有關經濟復蘇真假、通脹通縮、槓桿率等問題的爭論,表明投資者陣營出現分化。
2013年6月26日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