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刀邊緣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借錢不借錢?

老愚:借錢該向何人張嘴?父母、情人、兄弟姐妹。熟人朋友之間只隔了一個停頓,後面是各類情態豐富的語氣詞。
2天前

在回鄉的飛機上

老愚:返鄉前的一夜,很難睡個安穩覺,只是被一種難以名狀的思緒左右着,處於淺睡眠狀態,要讓自己時刻清醒。
2018年2月15日

憨相為何能贏天下?

老愚:官場上混的人,大都有一副憨相,平時在眾人面前故作傻乎乎狀,令人產生親切感、人情味,有此人可欺之錯覺。
2018年2月8日

請人打賞會丟掉氣節嗎?

老愚:開通打賞功能不久,一讀者建議我立即刪去打賞二維碼,因為「會讓人覺得老愚沒有氣節」。我不禁樂噴了。
2018年2月1日

作惡的蝴蝶效應

老愚:直言是一種生物本能,我並非是以說真話的姿態來博取功名。說真話可不是一樁好生意,其風險與日俱增。
2018年1月25日

苦難雞湯與窮人的道德

老愚:他們善於從受苦受難的人身上挖掘勵志力量,賦予苦難以正麵價值,無數人間苦難都被做成了感動中國的故事。
2018年1月18日

我知道飢餓是什麼顏色

老愚:我小時對飢餓二字的體會,可說是沒齒難忘。因為吃不飽而飢,又因為肚裡食物很快消化完而感覺到錐心般的餓。
2018年1月11日

愛國者是如何生產出來的?

老愚:對立或對抗式的比較敘事,在滿足民族自信的政治目的的同時,也掐滅了孩子心中對文明共同體的天真渴盼。
2018年1月4日

一年的結束

老愚:人性嬗變如斯,妄人橫行,惡人飛揚,以邪為正,肆無忌憚。我知道,還有更多沉默的人,面無表情地過了一年。
2017年12月28日

我的年度漢字:亂

老愚:社會生態系統本身具備自我調理機能,一旦置於強力意志之下,無休止地刈割,剩下的便是一具失去活力的殭屍。
2017年12月22日

火、光、金句、死結

老愚:在老家關中農村,土炕是隆冬季節家庭的中心。據說老家官員預備挨家挨戶拆炕,我不禁有點兒懷念土炕了。
2017年12月14日

比「二」時代的生存困境

老愚:「二時代」的特徵就是裝傻充楞,自動降低智商,匍匐在地,身段低得不能再低,做一些令人發笑的事情。
2017年12月7日

「最硬的招」

老愚:在官員們心裡,權力通天,權力萬能,管天地之間的一切。他們視法律為制人之私仆,呼之即來揮之即去。
2017年12月1日

小雪日造句

老愚:慶幸的是,插科打諢尚未得到嚴格禁絕,仿造句成為一種新式評論方式,因為民眾所樂於接受而變為某種隨喜。
2017年11月23日

大詞、官臉及喧囂的蟲子

老愚:官場上的人臉上輕易不露笑容,面對上司時,油然而生笨笨的怯笑;面對下屬時,故作的謙和里有猙獰作底。
2017年11月17日

立冬後的造句

老愚:周作人在論及《焚書》作者李卓吾之死時說道,李只是講一點常識罷了,再加上潔癖,如是便招惹殺身之禍。
2017年11月9日

金秋十月的造句

老愚:若是心中無準尺,好評差評隨心所欲,自然使評論失真。我的原則是,絕不給那些要好評的人以機會。
2017年10月13日

懷疑之心

老愚:在醫患關係異常緊張的今天,做一個特立獨行的好醫生其實很難,而加拿大醫生清衣江就強調一種懷疑精神。
2017年9月29日

秋天的碎片

老愚:「把時間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生命本質上就是消磨時光。對美好事物的渴慕與體驗,才是生命的本義與真義。
2017年9月22日

身份與禁忌

老愚:土改後的階級成分劃分在不止一代人心中打上深重的烙印。自幼便「被革命」的階層,在鄧小平時代也心有餘悸。
2017年9月14日

一套晚清禁書的價值(五)

老愚:一部好的字典猶如一艘帶領我們遠航的船隻,而一部壞的字典無疑是遮蔽我們視域的陰翳,隔絕我們的認知。
2017年9月7日

一套晚清禁書的價值(四)

老愚:此釋義情境下的漢字,其義宛若初生。我們好像不能說是某個人命名了這些事物,而是本來如此,它就是如此。
2017年8月31日

一部晚清禁書的價值(三)

老愚:失去了原初意義的字,在宣傳腔調、官場語言、粗鄙社會話語持續的合力碾壓下,蛻變為滑稽可笑的語義符號。
2017年8月24日

一套晚清禁書的價值(二)

老愚:晚清編纂的《環地福分類字課圖說》更能適應當今時代的需求,其文化價值是《新華字典》所難以企及的。
2017年8月17日

一套晚清禁書的價值(一)

老愚:《環地福分類字課圖說》是一套獨具價值的識字百科。為出版這套晚清禁書,運作者嘔心瀝血,踏破鐵鞋。
2017年8月10日

流沙河與《白魚解字》

老愚:流沙河在小學、文字考古基礎上,綜合方言、俗語、生活習俗和社會心理,揣測造字的邏輯,給出新奇的答案。
2017年8月3日

悲情的苦夏

老愚:我在街上碰到無理霸道之人,經常會瞬間將其轉換為某種動物,以此目之,心境往往由憤恨一變而為平靜。
2017年7月28日

「葛宇路」的生死

老愚:一個普通人的名字進入了極其莊嚴的首都路名系統。「葛宇路」,成為了一條活在互聯網時代人們心中的路。
2017年7月14日

忘記了死神的存在

老愚:驅逐了神祇,又對死缺乏敬畏,作惡才會肆無忌憚。在人生不可知的旅途中,有人亢奮而死。
2017年7月6日

「左轉,然後左轉!」

老愚:主流媒體胡言亂語,官場廢話假話流行,影視網絡肆意生造,應試教育窒息語文,書寫者越來越任性了。
2017年6月29日

夏至日的感想

老愚:夏至,雷電交加,大雨傾盆。「世界啊,一切都是黑夜/而只有生命是閃電。」這是墨西哥詩人帕斯的句子。
2017年6月23日
12345678910››下一頁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