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政治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失衡時代的美國盟友與對手

當特朗普總統對美國主導創建的戰後全球秩序不屑一顧,美國的親密盟友們該如何面對這種窘境?中國和俄羅斯又該如何消化這份地緣政治大禮?
2017年7月6日

誰能領導世界?

戰後歷史上,全球領導地位之爭從未如此激烈和充滿不確定性。美國、中國和德國在風格上的鮮明對比,將定義G20峰會上的領導力競賽。
2017年7月5日

如何對戰民粹主義?

庫柏:民粹主義和主流社會之間的爭鬥就像一場拳擊比賽。如今主流社會已搞清民粹主義的出拳套路,可以反擊了。
2017年6月29日

做空全球“民主市場”

盧斯:伊拉克戰爭敗壞了民主的聲譽。此後作為“民主樣板”的美國,又連續選出了兩位摒棄推廣民主信條的總統。
2017年5月17日

特朗普,埃爾多安和民主面臨的危險

拉赫曼: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有許多相似之處,他們都是民族主義者,都把國家治理變成了家族生意。
2017年5月17日

“一帶一路”論壇上普京被奉為上賓

俄羅斯總統藉機推廣自己的歐亞經濟聯盟,但有人稱,中國“一帶一路”倡議並未給俄帶來實惠,兩者亦難對接。
2017年5月15日

從全球治理改革到重塑國際秩序

何亞非:當前對“全球自由秩序”利弊和存續的辯論是新世紀國際秩序重塑進程的先行。中國需要發出自己的聲音。
2017年3月27日

美國貿易逆差歸咎於中國?

黃育川:美國的貿易逆差在中國成為出口大國之前就存在很久了,而且巨額貿易逆差對美國來說也是不可避免的。
2017年1月24日

達沃斯日記:中美貿易戰的危險,真實而迫近

王豐:知名投資人索羅斯在今年的達沃斯媒體晚宴上,對中美貿易前景發表悲觀看法,預言中美必然發生貿易戰。
2017年1月20日

新興大國能夠成為全球自由秩序拯救者嗎?

特朗普當選為美國總統,引出了一個重要問題:新興大國會保護現有安排,還是會充當終結現有安排的最後推手?
2017年1月20日

FT大視野:通向世界失序的痛苦旅程

一個分裂、自我封閉並且管理不善的西方世界可能製造極大的動蕩,但未來中國能承擔起更重要的新全球角色嗎?
2017年1月20日

特朗普時代的機遇、挑戰與中國應對

中國與全球化智庫:我們提出了中美兩國在特朗普時代的八大挑戰與八大機遇,並給出了十大建議與對策。
2017年1月20日

英語為何成了英美的劣勢?

庫柏:一個說英語的社會就像玻璃房:它會讓你變得透明;對於只會說英語的英國人和美國人而言,外國卻是不透明的。
2017年1月18日

2017年全球大事預測(上)

去年FT對英國退歐公投和美國大選的預測都錯了。今年我們試圖提高預測成功率。不論正確與否,都是思維啟發。
2017年1月9日

2016年如何改變了民主?

FT總編輯巴伯:今年,我們見證了許多不可想象之事,自由社會和民主政治基石已被撬動,我們似乎正在親歷現有秩序的毀滅。
2016年12月26日

2016:民主的危機與煽動家的逆襲

沃爾夫:民主政體的本質,是一種受諒解和制度制約的爭鬥,它不會保護民主本身。煽動家越是野心勃勃,民主體制就越有可能淪為專制統治。
2016年12月22日

美國外交政策框架面臨威脅

佐利克:美國解決國際問題的框架正處於危險之中。面臨新時代的不確定性,特朗普政府需要把力量與目的相匹配。
2016年12月16日

別急着斷言歷史已經轉折

加內什:美國人剛選出一個想減稅和去監管的總統,自由主義者就斷言自由主義已死。其實,未來還有許多可能性。
2016年11月24日

繼特朗普勝選後勒龐會上台嗎?

拉赫曼:即便在英國退歐和特朗普上台後,勒龐也未必能在法國獲勝。但勒龐若當上總統,很可能導致歐盟解體。
2016年11月23日

影響深遠的歐洲革命往事

庫柏:默克爾、普京、歐爾班和卡欽斯基,這四人如今都是歐洲手握大權的政治人物,而塑造他們的正是1989年發生的革命。
2016年11月9日

來自2066年的歷史答卷:若伊萬卡•特朗普成為總統

夏皮羅:支撐起特朗普主義的政治趨勢顯然並未在2016年達到頂峰。(如果)特朗普敗選,它們就蟄伏起來,等待下一個信使。
2016年11月4日

如何應對民主的困境?

斯圖布:民主、市場經濟和全球化理應得到捍衛。要生存下來,它們必須適應一場比以往更迅速的全球革命。
2016年11月4日

來自2066年的歷史答卷:人性的愚蠢

懷特:為什麼“歷史的終結”只持續了20年?本質在於人性。一些人厭倦了現狀,足夠多的人盲目地跟隨了他們。
2016年11月3日

強人政治重新成為“時尚”?

拉赫曼:不論專制國家還是民主國家,都出現對強人的迷戀。如果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美國將跟隨這一國際趨勢。
2016年11月3日

中國還在乎誰入主白宮嗎?

魏城:如今中美關係的好壞,基本上不取決於美國某個總統候選人的意向,更多取決於全球戰略格局中各自的位置。
2016年10月28日

顛倒的全球政局

富利洛夫:國際政局像一個顛倒的世界:特朗普可能成為美國總統、歐洲民粹主義大行其道、亞洲秩序正在顛覆。
2016年10月26日

大國競爭時代回來了

索沃斯:中俄都在挑戰美國主導地位,只是方式不同。俄羅斯想再次劃定勢力範圍,中國希望建立“兩強世界”。
2016年10月25日

美國無暇他顧,世界會發生什麼?

拉赫曼:特朗普與希拉里的選戰以及新舊權力交接,分散了美國的注意力。未來三個月或是國際政治的一段危險期。
2016年10月20日

構建新的全球權力均勢

斯蒂芬斯:世界處於關鍵時刻。冷戰後的世界秩序不切合中國崛起的地緣政治現實。西方應該調整以適應新現實。
2016年10月17日

“特朗普總統”將帶來“失序世界”

沃爾夫:世界正面臨一起轉折性事件,若特朗普當選總統,將標誌着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在全球事務中擔當核心角色的時代走向終結。
2016年9月29日

FT社評:美國應警惕中俄結盟的可能性

美國及其盟友絕對不能重蹈冷戰時期的錯誤,想當然地認為中俄關係會一成不變,低估兩國建立反西方聯盟的可能性。
2016年9月14日
123››下一頁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