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全球政治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新的「兩大陣營」世界正在形成

拉赫曼:柏林牆倒塌近30年後,美中間的較量正在重新塑造地緣政治分界線。但新的兩極對立將是兩派技術的對立。
2019年3月14日

文明型國家正在崛起

拉赫曼:西方思想的傳播使民族國家成為政治組織的國際規範,而中印等國崛起可能創造新的模式,即文明型國家。
2019年3月6日

中國智庫觀察:全球治理溝通平台急需「中國聲音」

苗綠:在全球安全問題熱度提升、北約價值體系受挫,同時對中國崛起誤解較多的國際背景下,中國智庫走出去發聲尤為重要。
2019年2月25日

美國「轉向亞洲」並非短期政策

加內什:美國外交政策比外界所認識的更加連貫,其中存在一種轉向亞洲的趨勢,從小布什到奧巴馬,再到特朗普都是如此。
2019年2月22日

達沃斯論壇科技會議避重就輕

在世界經濟論壇年會首日的許多會議中,對技術的樂觀情緒明顯與公眾關注的問題脫節,也沒有觸及最緊迫的問題。
2019年1月25日

民粹主義的至暗時刻?

拉赫曼:傳統政客需要拿出新的主張來回應民粹主義。民粹主義眼下雖遭遇了麻煩,但它的時候並未過去。
2019年1月21日

中美對峙如何影響世界?

盧斯:美中關係緊張正在產生兩大效應,首先是兩國在經濟上脫離接觸;同時迫使其他國家在對立的世界裡做出選擇。
2018年12月25日

老布什:冷戰後國際關係的塑造者

佐利克:老布什認為美國的民族主義和國際主義是一枚硬幣的兩面,而並非彼此衝突。望下一代美國領導人以他的精神行事。
2018年12月4日

歐洲不能坐等特朗普下台

斯蒂芬斯:歐洲希望從美國中期選舉中看到特朗普2020年下台的預兆,但誰知道下任美國總統會怎樣。歐洲應該尋找志同道合者。
2018年11月12日

一戰停戰協議的教訓應被銘記

庫柏:在國際關係中,哪怕是你的對手,也要像對待長期商業夥伴那樣對待他們。如果你為了短期利益傷害他們,他們不會忘記。
2018年11月8日

政治因素令牛市腳底打滑

沃爾夫:眼下是危險時刻——遠比許多人意識到的更危險。認為在這種情況下經濟仍將照常轟隆前行,是一種幻想。
2018年10月18日

自由秩序的癥結不在對手而在自身

明肖:導致自由主義體系衰落的,是其固有缺陷本身,維持現狀、拒絕改革、夸夸其談地抨擊民粹主義者毫無益處。
2018年10月16日

地緣政治緊張為IMF年會蒙上陰影

幾乎無人相信緊張局勢會平靜下來。IMF與世界銀行的官員們以及許多國家的高級官員都呼籲美中停止貿易戰。
2018年10月15日

世界政治強人俱樂部或再添一員

拉赫曼:巴西曾被譽為擁抱全球化和民主、將獨裁歷史拋在身後的典範,如今,一位極右翼民粹主義者有望經過選舉上台。
2018年10月10日

美國無法再背負世界前行

加內什:特朗普對戰後體系的背棄令人不安,但或許他正在以自主選擇的方式,做著未來美國總統不得不做的事情。
2018年9月30日

量子政治與顛倒的世界

桑希爾:量子世界高度不確定並相互關聯,且可依觀察者的位置而改變。特朗普似乎憑直覺理解了量子政治的本質。
2018年9月30日

改革全球治理 應對百姓關切

安德松:雖然衝突和核擴散是具有潛在災難性影響的全球問題,但全球挑戰基金會發現,它們並不是新興經濟體民眾的首要擔憂對象。
2018年9月18日

「全球命運共同體」的虛與實

帕頓:習近平說的沒錯,在全球化的世界中,我們必須攜手合作。然而,這需要清晰的頭腦、能夠區分辭令與現實。
2018年9月17日

過度懷舊會讓我們失去未來

斯蒂芬斯:在那些被民族主義者們神化的「舊日時光」中,人們的情緒往往是進步的,歡迎新技術,也歡迎新到來者。
2018年8月22日

西方忽視了中俄同盟的威脅

吉密歐:認為中國和俄羅斯永遠不可能成為真正盟友的想法,跟冷戰時期把全球共產主義視為鐵板一塊一樣錯誤。
2018年8月13日

為什麼說民粹主義尚未達到最高潮?

邰蒂:1939年,民粹主義的高漲以二戰收場。如今的領導人和選民能否吸取歷史的教訓?局勢看起來不容樂觀。
2018年8月13日

特朗普和普京夢想的世界新秩序

斯勞特:現任美俄總統都支持回到國家主權不受約束的時代。他們將摧毀各種國際組織和超國家組織,回歸多極「強國」政治。
2018年7月24日

特朗普與自由世界秩序之間的戰爭

沃爾夫:特朗普不是帕默斯頓,現在也不是19世紀中期。特朗普在無知和怨恨驅動下採取的做生意似的方式將帶來災難。
2018年7月5日

新一輪反美浪潮的興起

盧斯:先前的幾輪反美浪潮大多跟戰爭有關。眼下這輪反美浪潮出現在和平時期,並且可能不會隨著特朗普下台而消失。
2018年6月25日

FT社評:少了美國領導的多邊體系如何前行?

美國隨隨便便地騰出了領導位置,短期內沒有一個經濟體能取代它。然而多邊體系並未完全分崩離析,其他各方更應加強合作。
2018年6月7日

特朗普帶領「美國獨行」的高昂代價

盧斯:如果特朗普在2020年再次勝選,其帶來的全球衝擊將遠遠超過第一次。這將證實所有人的擔憂,即美國已經做出一個長遠決定,放棄其打造的全球秩序。
2018年5月25日

美國為什麼成了自由國際秩序的敵人?

斯蒂芬斯:如果說西方過去在捍衛基於規則的體系方面還只是漫不經心,而今的白宮主人卻斷然否定了它。
2018年5月23日

特朗普與馬克龍的「兄弟情誼」

法國總統訪美期間表現出與特朗普惺惺相惜,但闡明的立場與美國總統不同。
2018年4月28日

當今時代的意識形態之戰

桑德布:2018年全球自由主義陣營與反自由主義陣營將正面對抗,前者若想獲勝必須證明現有秩序可為所有人服務。
2017年12月29日

失衡時代的美國盟友與對手

當特朗普總統對美國主導創建的戰後全球秩序不屑一顧,美國的親密盟友們該如何面對這種窘境?中國和俄羅斯又該如何消化這份地緣政治大禮?
2017年7月6日

誰能領導世界?

戰後歷史上,全球領導地位之爭從未如此激烈和充滿不確定性。美國、中國和德國在風格上的鮮明對比,將定義G20峰會上的領導力競賽。
2017年7月5日
1234››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