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步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優步

優步籌謀新一輪融資

公司希望藉此讓估值重回今年醜聞風波之前的水平。同時此舉也是優步董事會面向股東的一次維穩嘗試。
3天前

打破壟斷:用交易所模式管理叫車平台

哈丁:建立叫車交易所,乘客可看到並呼叫優步、Lyft等任何服務提供商的汽車,司機也一樣,這樣壟斷就打破了。
2017年8月10日

優步人事動蕩繼續 資深董事辭職

優步最早投資人之一比爾•格利從董事會辭職,此前他曾促成優步CEO卡蘭尼克下台。董事會人事動蕩將加大優步重建難度。
2017年6月22日

卡蘭尼克辭去優步首席執行官一職

由於優步近來陷入種種爭議,大股東們紛紛要求卡蘭尼克辭去首席執行官職務,卡蘭尼克已表示他接受這種要求。
2017年6月21日

優步掌門人卡蘭尼克決定休假

此前,這家硅谷估值最高的公司遭遇了性騷擾指控,許多高管離開公司,他本人的管理風格也備受爭議。
2017年6月14日

優步創始人可能被迫引退

針對一份嚴厲批評這家叫車集團文化的報告,優步董事會開會決定卡蘭尼克是否應當暫時休假或卸任CEO。
2017年6月12日

滴滴籌資60億美元向境外擴張

這筆交易意味着該中國網約車公司估值達到500億美元,成為世界上估值第二高的私有科技初創企業,僅次於優步。
2017年4月27日

FT社評:企業應解決性別失衡問題

優步因為歧視女性而陷入聲譽危機,愛彼迎卻將招聘政策向女性傾斜。即便是在硅谷,克服性別失衡也並非不可能。
2017年4月13日

優步老闆重返課堂有用嗎?

希爾:“教育特拉維斯”就像電影《窈窕淑女》中希金斯教授讓言語粗俗的賣花女冒充公爵夫人一樣,困難重重。
2017年3月6日

優步遭遇“管理路障”

希爾:快速成長的公司都會經歷一個時刻:從野蠻發展向正規管理轉型。有時這種變化需要一場危機來推動。
2017年2月22日

FT社評:硅谷有責任構建性別平等的未來

女工程師揭發自己在優步受到性騷擾和不公正對待一事,突顯出硅谷性別失衡問題之嚴重。解決這個問題需從學校教育抓起。
2017年2月22日

NASA前工程師加盟優步“飛車”團隊

曾為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工作30多年的馬克•摩爾將加盟優步,擔任飛行工程技術總監,協助優步研究飛行汽車。
2017年2月8日

是什麼讓網約車出行不再美好?

蔡浩:以網約車為代表的共享經濟,是社會進步的產物,應在競爭環境中逐漸發展,過早出現壟斷必然會導致倒退。
2017年2月4日

優步CEO退出特朗普商業顧問委員會

特朗普的移民禁令激怒了乘客和司機,優步稱其“不公平、錯誤,而且違背了我們作為一家企業的所奉行的一切”。
2017年2月3日

滴滴出行與巴西同行結盟

中國最大網約車平台與巴西99確立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以開發巴西乃至整個拉美市場,與優步在全球展開競爭。
2017年1月6日

打敗優步的柳青

對於柳青來說,贏得與優步的天價燒錢大戰只是一個開始,真正的考驗是讓滴滴出行成為一家全球性互聯網巨擘。
2016年12月29日

Lex專欄:優步要燒錢到什麼時候?

優步第三季度虧損8億美元,在其追求擴大規模以實現夢想的時候,投資者是否會繼續耐心地看着自己的錢化作青煙?
2016年12月21日

優步狂妄的是與非

桑希爾:優步與法律打擦邊球,還鑽監管差異空子。但是,這家網約車公司捍衛消費者需求,也挑戰既得利益。
2016年11月14日

優步司機是不是“僱員”?

奧康納:優步司機看起來是在為自己工作,但優步也對司機施加很多控制。他們是否應該享受最低工資和假日薪水?
2016年10月27日

網約車四地新政:一個軟抵制的典型例子

劉遠舉:更值得探尋的是,從交通部的徵求意見稿,到各地新規,新政的翻雲覆雨所體現出來的系統性“軟抵制”。
2016年10月10日

面向無人駕駛未來的城市規劃

卡茨:優步的無人駕駛出租車試點計劃在匹茲堡市啟動之際,世界各地的市政領導人必須提出兩個重要問題。
2016年9月28日

優步中國出現“幽靈車”

這些“幽靈”車出現在應用中,但從未在等車的用戶面前出現,導致虛假收費。還有一些用戶在下單後發現接單司機相片面容可怖。
2016年9月23日

優步全力提速無人駕駛技術研發

缺少了自動駕駛技術,優步的願景不可能實現,因此儘管進入這個領域並不久,優步決定不惜代價、全力以赴,
2016年9月19日

中國燒錢大戰拖累優步業績巨虧

在中國等市場與本土對手的激烈競爭,導致優步今年上半年虧損13億美元,成為硅谷虧損最嚴重的公司之一。
2016年8月26日

優步與沃爾沃合作開發自動駕駛車

優步將攜手沃爾沃測試世界首支自動駕駛出租車車隊。優步還收購了自動駕駛卡車技術公司奧托,欲涉足長途卡車運輸業務。
2016年8月19日

共享經濟和新農奴制風險

福魯哈爾:共享經濟能否創造更可持續、更強勁的增長,要看我們是選擇達爾文主義,還是選擇回歸溫和資本主義。
2016年8月18日

硅谷之謎與中國式創新的“反噬”

硅谷模式能否在中國複製?國外互聯網公司應該如何看待中國市場,在中國市場生存?這些疑問懸於每個希望在中國市場開疆拓土的硅谷公司心頭。
2016年8月12日

柳青:燒錢大戰的贏家

去年,面對滴滴在補貼大戰中出現的巨虧,柳青沒有迴避: “不燒錢我們走不到今天”。如今她終於證明了自己的正確。
2016年8月10日

科技“五霸”尋找下一站

一周前,科技企業首次壟斷全球市值排行榜的前五名。眼下困擾美國西海岸五大科技巨頭的問題是:下個目標市場在哪裡?
2016年8月8日

分享經濟時代,如何定義壟斷?

劉遠舉:分享經濟模式改變了市場博弈均衡的結果,反壟斷法的法理也受到新的挑戰,如今這種挑戰已經率先在中國出現。
2016年8月5日

滴滴併購優步中國是否構成壟斷?

滴滴併購優步中國,人們第一印象往往是該聯盟在中國網約車領域佔據超90%的市場份額,但是對於相關市場的界定是否應該如此狹窄?
2016年8月5日
123››下一頁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