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務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債務

中國銀監會:過去三年處置2兆元不良貸款

中國銀監會高官王勝邦表示,中國各銀行已採取措施,確保不良貸款不會給中國金融體系帶來系統性風險。
2016年6月24日

中國監管機構統一步調應對債務問題

隨著債務問題日益嚴峻,中國監管機構一改去年救市時的不協調,轉而齊心協力處置壞帳、審慎控制風險。什麼原因造成了這些改變?
2016年6月23日

「中國風險」還會捲土重來嗎?

戴維斯:國際市場曾為中國硬著陸和人民幣貶值深感憂慮,但擔憂最終都未成真。與中國經濟相關的風險真的會憑空消失嗎?
2016年6月21日

中國債務問題是否值得擔心?

胡偉俊:海內外對中國債務問題存在誤解,不應將中國同西方債務危機或者日本「失去的二十年」簡單類比。
2016年6月21日

IMF嚴厲警告中國債務風險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中國不斷攀升的債務負擔風險發出了迄今最嚴厲的警告,敦促中國採取力度更大的舉措限制信貸增長,並讓國有企業服從市場規律的約束。
2016年6月15日

「海岸投資」遭遇生存危機

「海岸投資」是中國的一家不良債務投資機構,在其本應受益於國內銀行著手處理不良貸款問題所帶來的機會之際,該公司卻陷入動蕩,人員出走。
2016年6月14日

IMF就中國企業債務問題發出警告

IMF二號人物利普頓警告,中國企業債務仍是一個嚴重且不斷惡化的問題,須立即加以解決
2016年6月12日

現在不是賣空中國的時候

渣打銀行集團CEO溫特斯:中國面臨艱巨的短期挑戰,經濟中存在諸多風險,但這些風險是可控的,中國政府有能力、也有資源應對挑戰,實現經濟增長目標和經濟轉型。中國的經濟轉型不會一帆風順,但對那些願意長線投資的人來說,最終的回報仍然誘人。
2016年6月12日

浙江民企債務問題面臨不確定性

浙江是中國民營企業的心臟地帶,由於地方政府和當地銀行共同為負債企業打掩護,允許企業通過借新還舊來避免違約,浙江民企的債務問題暫時並不顯得嚴重。但最近《人民日報》一篇文章釋放的政策信號,為這一切帶來了不確定性。
2016年5月30日

求解「去槓桿」:「權威人士」的頭號任務

劉勝軍:權威人士訪談中最值得關注的當數「去槓桿」;中央政府應設計出「激勵兼容」的改革方案,讓各級官員和銀行都有正確的激勵去推動「去槓桿」。
2016年5月27日

中國加大清理銀行壞帳力度

政府主導的一項債券置換貸款的計劃的規模,僅在過去兩個月就激增了大約1000億美元
2016年5月23日

中國槓桿率真的偏高嗎?

北溟:中國債務水平過高且不可持續,這是海內外經濟學界的主流看法,但回到槓桿概念的本原,結論或許與主流相反:中國經濟的槓桿率並不高。  
2016年5月19日

分析:中城建控股向央行求救說明了什麼?

這家已經私有化的原中國國企致函中國央行,請求明確擔保,突顯隱性擔保在多大程度上影響著中國哪些公司能夠獲得融資,以什麼價格獲得融資。
2016年5月16日

如何避免中國經濟結構性改革的風險?

LGIM信貸策略主管貝內特:對於一些人而言,中國代表著一個結構性改革讓國家重返世界增長引擎地位的積極案例。但我們認為,這是不太可能的。
2016年5月13日

中國經濟刺激舉措效力減弱

FT新興市場主編金奇:宏觀數據顯示,中國經濟中人為刺激舉措所製造的活力已經越來越少。市場力量與政府管制的矛盾,是其他經濟矛盾的根本原因。而互相矛盾的政策目標,也導致經濟態勢頻繁出現震蕩成為一種必然。
2016年5月9日

國企改革:抽出最短的木板

周浩:中國企業債務問題集中在傳統行業,國企尤為嚴重。國企獲得金融資源並非難事,在「去產能」語境下,嚴重消耗資源但不能創造利潤的國企應成為第一輪改革目標。
2016年5月6日

把問題化作亂麻的債轉股

米強:作為中國政府應對銀行業不良貸款的策略之一,債轉股計劃遭到許多分析人士的反對。華榮能源的監管申報文件讓人們一瞥這類交易可能達到的凌亂程度。
2016年5月5日

「債務清算日」並非遙不可及

牛津大學馬格努斯:在各種經濟和政治因素的影響下,中國政府可能會繼續忽視債務增速過快的問題。然而如果不儘快著手降低信貸依賴性和實施債務管控政策,更嚴重的金融動蕩恐怕難以被無限推遲下去。
2016年5月4日

投資者對中國債市的擔心過頭了?

上月,中國債券收益率出現自本輪債市牛市啟動以來的最大月度漲幅,人們擔心中國債市的繁榮已時日無多。但業內人士表示,最近的波動主要受市場情緒驅動,債市的重新定價是必要的。
2016年5月3日

釐清對「去槓桿」的普遍誤解

中國社科院馮明:在對去槓桿的討論中普遍存在一個誤解,即把債務和GDP的比值簡單等同於宏觀經濟的槓桿率,釐清這一誤解有助於理順高槓桿的真正原因。
2016年5月3日

FT社評:走回舉債刺激老路的中國

中國經濟再平衡是個艱巨的任務。由於當局努力管控這一進程,在可預見的未來繼續推出刺激性政策幾乎不可避免。重要的是確保這種手段的運用能產生更大回報。
2016年4月28日

中國再現三角債問題

隨著最終需求疲弱導致現金流緊張,中國上市公司去年收到應收帳款的中位數時間長達70天,為14年來最長。這個惡性循環正在形成連環的現金流緊張和債務,影響大大小小的各類企業。
2016年4月28日

IMF:中國債務問題需更全面解決方案

IMF專家表示,只搞債轉股和不良貸款證券化而不解決根本性問題,事實上會使問題惡化
2016年4月27日

中國「債務壓縮機」失去魔力

FT駐華記者米強:在首次面對國有銀行業的巨額不良貸款時,中國政府提出了一種看似巧妙的解決方案,但今天看來,這一方案只不過是把危機推遲了。
2016年4月27日

短線觀點:令人擔憂的中國債市

中國國企債務違約引起的焦慮促使債券收益率大幅上升。在質押式回購市場規模已超過已發行債券存量的情況下,市況急劇惡化可能會迫使借款人在面臨貸款被催還或無法展期時賤賣債券、引發拋售潮。
2016年4月26日

中國債務問題如何收場?

中國債務規模和增速令人堪憂。據FT估算,中國3月底凈債務總額已高達163兆元人民幣。對於中國債務的結局,有些經濟學家認為,將出現一場急劇爆發的金融危機,其他人則認為將會像日本那樣長期增長放緩。
2016年4月26日

對中國經濟前景的不同解讀

黃育川:中國的債務與GDP之比大幅上升,但仍低於大多數發達國家。各方都承認中國經濟高度扭曲,但樂觀者認為,只要加以應對,扭曲可成為提高生產率的源泉;悲觀者則認為,扭曲將引發經濟衰亡。
2016年4月26日

Lex專欄:中國債務問題未必釀成災難

索羅斯說,中國的債務詭異地讓他聯想起美國在2008年前的情形。但中國的國情與次貸危機前的美國迥異,對歷史回聲聽力太好的人通常聽得不夠仔細。
2016年4月26日

中國擬改革主權債發行體制

據悉,中國已重擬主權債合同,以反映對新融資框架的支持
2016年4月11日

中國高債務風險之辯

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中國是否有債務風險,主要體現在哪裡?客觀分析中國債務危機利弊條件,並對可能引發危機的導火索加以高度防範,或許更務實。
2016年4月5日

供給側改革:不應低估的多邊博弈困局

劉曉忠:現有語境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是誰去槓桿、誰是接盤俠的問題,面臨著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國企、私企等多個部門間的博弈,踩破哪個都是棘手的難題。
2016年3月30日
|‹上一頁‹‹4567891011121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