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務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債務

世行警告中國地方政府後門借款風險

儘管北京方面要求地方政府遵守財政紀律,但世行警告,中國的地方政府融資平台仍在以非常快的速度借款和增加負債。
2017年5月8日

中國大型房地產開發公司負債嚴重

中國房地產開發商正面臨資金緊張,它們正進入3年來首次低迷。一些機構預測,今年房價將出現一位數下跌。
2017年3月29日

中國限制673萬「老賴」乘坐飛機和高鐵

中國最高法院宣布,在過去四年中,中國限制了近700萬人乘坐飛機和高鐵,以懲戒他們不償還債務的行為。
2017年2月16日

中國央行悄然收緊流動性

中國央行近日上調貨幣政策工具利率,加劇了有關政府政策焦點已從刺激增長轉嚮應對企業債務上升風險的猜測。
2017年2月9日

中國經濟的三個待解之謎

胡偉俊:目前對人民幣、房地產和債務問題均存在截然對立的看法。無論是哪一派,都只掌握了部分真理。
2017年2月4日

Lex專欄:有比沒有好的中國式違約

在中國,缺少違約案例並不代表企業財務狀況良好,而是說明處理失敗企業的程序不完善。如今這種狀況正在改變。
2017年2月3日

Lex專欄:中國的債務魔咒

2016年中國衰退論再一次落空,但看空中國者長期一直擔心的中國日益龐大的債務問題,正顯現出真正的緊張跡象。
2016年12月28日

分析:償債是中國資本外流最大因素

銀行貸款償還和證券投資解除在今年前九個月中國的凈資金流出中佔3010億美元,而對外直接投資僅佔780億美元。
2016年12月19日

中國「明股實債」判例威脅影子銀行

上月湖州市吳興區人民法院判決新華信託在港城置業破產中不享有破產債權,暴露了影子銀行「明股實債」投資的法律風險。
2016年11月28日

債轉股:中國解決債務問題的可喜動向

債轉股計劃規模太小,不足以成為解決中國龐大的債務問題。但該計劃的出爐表明,政府至少在積極尋找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
2016年11月2日

澳大利亞擔心中國債務問題會殃及本國

澳大利亞財長稱,中國的巨額債務對澳金融穩定構成了風險,澳大利亞需要整固財政並減稅,為抵禦外部衝擊做好準備。
2016年10月31日

調查:中國債券開始吸引境外投資者

德銀調查顯示,外國基金經理打算在未來一年將其對人民幣債券的投資增加一倍,表明投資者對中國債市胃口變大。
2016年9月30日

下一個會是誰?

金奇:今年以來中國公司債券違約主要發生在國有部門。哪些公司將被債務纏身的地方政府放棄?哪些公司有望得救?
2016年9月23日

中國地方政府融資平台捲土重來

經歷了2015年的下降後,中國地方政府融資平台舉債今年回升,原因是政策制定者試圖利用國企對基礎設施的準財政支出,緩衝私企製造業投資的放緩。
2016年9月22日

FT社評:中國應當戒除「債務癮」

中國政府必須努力查明當前債務負擔的真正規模以及債務質量。承認債務問題的嚴重性是戒除「債務癮」的第一步。
2016年9月20日

中國地方政府欲靠「債轉債」解救殭屍國企

據中國國內媒體報導,天津市政府計劃對將渤鋼集團的部分債務轉換為債券,以此來解救這家負債纍纍的國有鋼企。
2016年9月20日

中國過高債務令投資者卻步

全球基金經理人認為,中國企業債務負擔沉重,國企改革幾乎毫無進展等因素,都在拖累中國經濟今後多年的前景。
2016年9月5日

貨幣政策難以推動經濟增長

海澤:加大創新和提高生產率依然是恢復增長和創造財富的最安全的途徑,無限的財政支出和央行注資則適得其反。
2016年8月25日

中國接近於推出信用違約互換市場

隨著中國企業債務違約和評級遭下調逐漸增多,建立信用違約互換市場、幫助銀行削減其信用債敞口風險變得越來越有必要。
2016年8月23日

中國大企業從委託貸款尋覓更高回報

分析師指出,中國大型國企在核心業務低迷之際紛紛投入委託放貸業務是令人擔憂的趨勢,可能加劇中國壞帳問題。
2016年8月16日

中國不良資產投資迎來新機遇?

儘管中國的壞帳投資者都認為,市場上即將出現大批不良資產,但對於其中的盈利機會,各方卻分歧嚴重。
2016年8月10日

中國債務:問對的問題,看真的危機

萬喆:債務會不會引發信用危機?會不會引發效率危機? 債務預期隱含危機,危機可能不在表面,而在結構深處。
2016年8月4日

中國債券適宜投資嗎?

金奇:中國國債收益率讓發達世界的負收益率債券黯然失色,那麼,買一些中國企業部門發行的債券如何呢?
2016年8月1日

美銀行信用卡貸款激增引發擔憂

短短3個月里,美國銀行業已累積約180億美元的信用卡貸款和其他形式的循環貸款,這可能在大選年加重銀行的風險。
2016年8月1日

否定之否定:中國債務之憂過度了嗎?

胡志鵬:各界對中國債務的討論經歷了兩個階段。即使排除了「西方式債務危機」,中國仍如背負著炸藥包前行。
2016年7月28日

中國民營部門錯過「信貸熱潮期」

研究稱,在難以獲得銀行貸款的情況下,中國民營企業利用留存利潤進行投資,這導致民營部門投資大幅下降。
2016年7月4日

中國評級機構無視公司債風險

IMF認為中國有大約1.3兆美元的公司債面臨變成壞帳的風險,但這個情況卻不能從中國國內評級機構的評級中反映出來。
2016年7月1日

中國銀監會:過去三年處置2兆元不良貸款

中國銀監會高官王勝邦表示,中國各銀行已採取措施,確保不良貸款不會給中國金融體系帶來系統性風險。
2016年6月24日

中國監管機構統一步調應對債務問題

隨著債務問題日益嚴峻,中國監管機構一改去年救市時的不協調,轉而齊心協力處置壞帳、審慎控制風險。什麼原因造成了這些改變?
2016年6月23日

「中國風險」還會捲土重來嗎?

戴維斯:國際市場曾為中國硬著陸和人民幣貶值深感憂慮,但擔憂最終都未成真。與中國經濟相關的風險真的會憑空消失嗎?
2016年6月21日

中國債務問題是否值得擔心?

胡偉俊:海內外對中國債務問題存在誤解,不應將中國同西方債務危機或者日本「失去的二十年」簡單類比。
2016年6月21日
|‹上一頁‹‹234567891011››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