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國際化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盧森堡作為離岸人民幣中心的強項

數據顯示,以資產管理規模計算,在提供了對中國內地投資敞口的歐洲基金中,在盧森堡設立的基金佔了近80%。
2020年9月16日

中國央行數位貨幣瞄準阿里巴巴和騰訊

中國央行數位貨幣將弱化阿里巴巴和騰訊在數字支付領域的主導地位,極大改變中國金融格局,並有助於人民幣國際化。
2020年8月4日

用央行數位貨幣推廣人民幣國際化,是好主意麼?

夏樂:憑藉在移動支付優勢,中國央行數位貨幣躋身世界前列;但DC/EP在國際上的推廣,可能引發貨幣主權爭議,令其他國家產生不必要的戒心。
2020年7月30日

人民幣國際化10年回顧和展望

李永寧、溫建東:人民幣國際化10年歷程,反應了中國國家金融戰略的探索。人民幣國際化未來的市場之路在哪裡?
2020年1月14日

數位貨幣不會終結美元主導地位

戈皮納斯:美元地位得到美國制度、法治和投資者保護的支撐。僅僅有一種替代選項並不意味著美元能被替代。人民幣國際化成果有限就是例證。
2020年1月10日

倫敦鞏固作為頭號離岸人民幣交易中心的地位

今年第二季度,倫敦離岸人民幣外匯交易量佔全球離岸人民幣外匯交易量的43.9%,逐漸與香港等對手拉開距離。
2019年11月11日

人民幣挑戰美元為何進展艱難?

中國政府渴望建立一個不依賴美元的金融體系,以減弱美國對中國商業的影響,但進展緩慢,原因包括資本管制等。
2019年10月17日

中國將首次在澳門發行人民幣國債

今年7月4日中國將在澳門發行20億元人民幣國債,這是中國中央政府首次在這個前葡萄牙殖民地發行離岸債券。
2019年6月25日

中國債券市場不應仿效美國模式

批評者一直要求中國債券市場變得更像華爾街,但採取美國模式將會讓不穩定性更快爆發,並更受制於全球經濟周期。
2019年6月14日

倫敦是如何成為全球最大離岸人民幣交易中心的?

隨著英國展開魅力攻勢,亞洲和歐洲的其他離岸人民幣中心被拋在後面。但英國退歐後,倫敦能否保住第一的地位?
2019年2月11日

當「一帶一路」倡議遇到「美元約束」

人民幣在成為全球貨幣方面並未取得顯著進展,美元仍主導著一帶一路項目的融資,有限的美元儲備將對這一雄心勃勃的倡議構成限制。
2018年12月20日

中國央行將在香港發行200億元人民幣央票

此舉可通過提供利率基準來支持香港離岸人民幣債券市場,還能吸收離岸人民幣流動性,支撐人民幣匯率。
2018年10月31日

美元武器化可能反噬美國

桑曉霓:通過實施制裁等類似行動,美國越來越多地將美元用作武器,這惹怒了中國,也日益讓其它地區政府不滿。
2018年10月19日

中國「兩會」之後的「一帶一路」新思考

陸剛:目前的「一帶一路」思路未從根本上解決中國對西方經濟體系的依附性,甚至某種程度上加深了這種依附性。
2018年3月22日

分析:償債是中國資本外流最大因素

銀行貸款償還和證券投資解除在今年前九個月中國的凈資金流出中佔3010億美元,而對外直接投資僅佔780億美元。
2016年12月19日

做空人民幣未必穩賺

桑曉霓:當前匯市最熱門的交易是做多美元,做空其他多種貨幣。但看好美元未必意味著投資者需要看空人民幣。
2016年12月16日

FT大視野:人民幣停下國際化腳步?

人民幣從升值轉為貶值,國際化也出現放緩。面對資金外流,中國收緊資本管制,令外界擔憂其人民幣國際化承諾。
2016年12月14日

人民幣全球使用回落

人民幣「入籃」一年後,以人民幣結算的中國對外貿易從26%下降到16%,中國推動人民幣成為美元競爭對手的目標受挫。
2016年12月12日

人民幣佔全球支付的份額小幅升高

9月份,在經由Swift全球銀行支付訊息網路的國際交易中,人民幣所佔的份額達到2.03%,高於8月的1.86%。
2016年10月27日

人民幣加入SDR後或再度走低

中國黃金周休市期間,離岸人民幣匯率逼近六年低點,表明國際投資者押注人民幣疲軟,可能觸發新的資本外流。
2016年10月10日

納入SDR對人民幣意味著什麼?

劉陳傑:納入SDR對人民幣而言意味著更多機會,同時也是更多挑戰,增強中國經濟自身基本面建設顯得更為重要。
2016年10月10日

中行紐約分行獲準擔任美國人民幣業務清算行

此舉填補人民幣離岸機構網路的又一空白,此前香港、倫敦、新加坡、悉尼等地均已指定人民幣清算行。
2016年9月22日

英國脫歐可能利好人民幣國際化

吳非:脫歐後的英國若想保持金融中心地位,就更需強化中英合作,甚至把人民幣國際化作為自己擺脫困境之路。
2016年6月30日

英國成為第二大離岸人民幣清算中心

英國在3月份取代新加坡成為大中華區以外人民幣最大清算中心
2016年4月28日

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因何受限?

埃坎諾皇家學院奧特羅-伊格萊西亞斯:「強大的國家擁有強大的貨幣」,中國當然配得上擁有強大的貨幣,但這需要付出代價。若中國希望進一步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就必須從制度上轉變政府角色,使其從金融體系的主角轉變為主要監管者。
2016年1月25日

人民幣貶值乃「必要之惡」?

宏觀經濟學家戴維斯:中國不希望被美國指責為「競爭性貶值」,這可以理解。但中國要推行「供應面改革」,實際匯率下滑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2016年1月19日

人民幣中間價風向標角色減弱

以往,人民幣中間價被中國央行用於暗示它想要的匯率水平。去年8月,中國央行宣布中間價將反映前一天的市場收盤價,這意味著它不再被視為一種信號。
2016年1月11日

人民幣匯率:中國今年面臨的挑戰

中國政府在2016年面臨的主要挑戰之一將是管理人民幣匯率。離岸與在岸人民幣匯率差不斷擴大,反映出全球投資界對中國官方保持匯率穩定的承諾缺乏信心。
2016年1月8日

人民幣走低加劇市場對中國經濟憂慮

新年以來人民幣的快速貶值,讓投資者擔心這將進一步破壞中國經濟的穩定。分析人士指出,本周人民幣的弱勢絕非有序,可能迫使中國央行出手干預。
2016年1月7日

2015:「熊貓」吃掉「點心」

隨著人民幣入籃,離岸人民幣點心債券市場前景不妙。中國央行9月將熊貓債券市場開放給兩家境外銀行——滙豐香港和中銀香港,可能也為點心債券市場敲響了喪鐘。
2015年12月30日

津巴布韋將鼓勵使用人民幣

在中國同意取消今年到期的4000萬美元債務後,津巴布韋官方表示將加強人民幣的流通和使用。但分析人士認為,歡迎人民幣更大程度上只是一種政治姿態。
2015年12月23日
1234››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