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投行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亞投行

印尼或尋求亞投行為其遷都計劃籌措資金

印尼遷都計劃耗資約310億美元,而政府預算只承擔其中19.2%。印尼官員認為亞投行更靈活、開放,利於其按時完成遷都目標。
5天前

義大利考慮從亞投行貸款

這將是義大利加入「一帶一路」倡議計劃的一部分。中意打算在3月22日習近平訪問羅馬時簽署一份諒解備忘錄。
2019年3月15日

亞投行的新考驗

環境網站「中外對話」研究員白莉莉:人們很快就能對亞投行的項目提出申訴,這家多邊銀行會如何處理此類投訴?
2019年2月26日

金立群:中國會審查向發展中國家放貸做法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行長金立群稱,發展中國家債務負擔所引發的擔憂,正在促使中國「重新平衡」海外放貸實踐。
2019年1月30日

亞投行建5億美元基金投資基建相關債券

亞投行表示,該基金致力於在亞洲推動基礎設施相關債券成為一項資產類別,推動在固定收益投資中融入ESG投資理念。
2019年1月9日

中國通過「一帶一路」推行「債務外交」?

梁海明、馮達旋:中國是否通過「一帶一路」推行「債務外交」,已經不是一道數學題,而是一道政治題。
2018年11月20日

「一帶一路」造「債權危機」?

趙磊:「一帶一路」倡議五周年之際,多種負面評價此起彼伏,不是「一帶一路」出了問題,而是西方國家的心態出了問題。
2018年8月6日

「一帶一路」不能折騰民營企業

林非儒:如果中國政府對企業更強調引導而非干預,更注重服務而非管控,後者一定會以積極行動為「一帶一路」作出令國際社會更容易接受的詮釋。
2018年8月1日

「一帶一路」海外傳播的誤區

梁海明、馮達旋:「一帶一路」倡議提出近五年,期間爭議連連,最近更引發不少國際輿論的聲討,是否該倡議當前的海外傳播方式、策略出現了問題?
2018年7月27日

「一帶一路」:如何應對負面評價?

趙磊:近期負面評價「一帶一路」的文章突然多了起來,是「一帶一路」出了問題,還是評價者的心態和角度問題?
2018年7月23日

亞投行業務將延伸至拉美和非洲

這家中國主導的機構與這些地區的開發銀行達成合作協議。這是亞投行向類似於世行的全球機構轉型的重要一步。
2018年5月8日

印度成為亞投行最大借款國

儘管印中關係緊張,但在亞投行已承諾發放的43億美元貸款中,有四分之一將用於印度基建,這證明該行並非中國的傀儡。
2018年3月19日

伊斯蘭開發銀行將與亞投行結盟

穆斯林世界最大的發展組織與中國主導的發展銀行聯手,勢必締造一支新的發展融資力量,並幫助亞投行擴大國際足跡。
2018年2月21日

亞投行投資項目的六大特點

顧賓、劉英:亞投行在做好每一個項目的過程中,正在樹立起專業、高效、廉潔的21世紀新型多邊開發銀行形象。
2018年1月15日

超越「一帶一路陷阱」

趙磊:即使沒有「一帶一路」,中國人也要全面對外開放,中國企業也要走出去、走進去,國際社會也要經濟合作、文化通心、智慧對接。
2017年12月7日

「一帶一路」的錢哪來的?

崔瑩:中國自身負債纍纍,如何能有一兆美元建設「一帶一路」? Grisons Peak首席執行官蒂爾曼給出了答案。
2017年10月13日

「一帶一路」倡議的經濟機遇

梁海明、馮達旋:只要各國在互利共贏和互相尊重的基礎上,更多參與「一帶一路」的建設,定能為彼此提供各種經濟機遇。
2017年8月9日

本•濱瀚:亞開行與亞投行不是競爭關係

亞開行駐中國代表處首席代表稱,亞投行能減輕其他國際多邊金融機構的壓力,亞開行將與它合作,相互交流經驗,共同成長。
2017年8月8日

亞投行的國際性與中國的主導權

顧賓:中國是亞投行的倡議者,也是主導者,其對重大決策事項具有事實上的一票否決權,但僅憑這些能說明亞投行是「中國的銀行」嗎?
2017年7月19日

亞投行:可持續基礎設施的「推進器」

顧賓:如何合理協調基礎設施與環境、社會的關係,令發展更具有可持續性,將成為亞投行未來運行中的關鍵。
2017年6月28日

亞投行的全球抱負

這家由中國主導的機構不僅能為基建項目提供多達2500億美元的貸款,還希望進一步與那些歷史悠久的多邊金融機構一爭高低。
2017年5月10日

美國應歡迎中國登上全球金融舞台

加拉格爾:特朗普政府打算減少美國對世界銀行等機構的出資,而中國在國際金融領域發揮著越來越大的作用。
2017年3月29日

亞投行延長成員國加入期限

亞投行給予包括南非、巴西在內的5個成員國額外12個月時間來完成正式加入流程,此前它們錯過2016年12月31日的最後期限。
2017年3月29日

亞投行或將「有條件地」支持煤電項目

中外對話:專家呼籲,亞投行制定中的能源戰略除了滿足當下的能源需求,還要為亞洲未來的能源轉型打下基礎。
2017年3月7日

亞投行今年將吸引25個新成員國

愛爾蘭、加拿大、埃塞俄比亞和蘇丹等25國預計今年加入亞投行。隨著亞投行成員國的增多,中國在一些關鍵決策中的投票權將削弱。
2017年1月24日

澳大利亞遊說亞投行將煤炭列入投資重點

煤炭出口大國澳大利亞正大力遊說亞投行把煤炭項目列入優先貸款清單,並稱其高質量煤炭有助於抑制排放增長。
2016年12月16日

亞投行不是另起爐灶

甘思德:西方認為中國提出亞投行的目的是另起爐灶,並指責中國要推翻二戰結束後的經濟體系。這是不正確的。
2016年11月25日

如何理解中國的國際抱負?

潘圖奇:亞投行和絲路基金都是在為中國「一帶一路」提供經濟支持,並打造國際信譽,專注於中國的國家利益。
2016年11月7日

中國助推多邊開發銀行機制創新

顧賓:這是自2013年倡議成立亞投行以來,在基礎設施投融資領域,中國再一次為全球經濟治理提供公共產品。
2016年9月7日

亞投行證實在物色洪起澤繼任人選

亞投行行長金立群在新聞發布會上還表示,加拿大決定加入亞投行將為加拿大籍人士在該行擔任高級職務鋪平道路。
2016年9月1日

世行更新規則招致批評

面對中國主導機構競爭的世界銀行,正在大幅修改其社會和環境規則,稱舊規則不規範,但此舉引發活動人士批評。
2016年8月5日
12345››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