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經濟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如何穩定對外金融?

喬依德:穩定對外金融的要義,一是「增肌強身」;二是「活血健體」,讓金融這一「血脈」更為暢通、金融市場的「肌體」更為健全。
2019年6月11日

中美貿易戰靴子何時落下?

盧鋒、李雙雙:301調查結果是特朗普對華經貿強硬轉變標誌性事件;加徵關稅措施如果實施,規則決定的截止日期到底有多久?
2018年3月30日

珍惜中美的政治智慧和歷史邏輯

陳志龍:中美雙方如果不能及時有效理性地管控分歧,市場恐懼、猜疑不斷擴大,尤其要防止貿易戰升級引發大國關係的全面回撤和倒退,掉入「修昔底德陷阱」。
2018年3月27日

貿易戰下的全球貿易能否復甦?

趙洪岩、盛柳剛:美中貿易大戰一觸即發,全球貿易復甦勢頭會就此逆轉嗎?貿易戰不足以逆轉復甦趨勢,今年全球貿易大概率維持增長。
2018年3月26日

展望2018:美元將呈震蕩偏弱之勢

鍾正生、夏天然:2018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或將呈現震蕩偏強走勢,市場所期待的人民幣資產重估也正因此而來。
2018年1月31日

人民幣匯率政策下一步如何走?

劉利剛、余向榮:人民幣單邊走強將轉為雙向波動。在貿易摩擦升級、不確定性增加的情況下,人民幣強勢對出口負面影響更為明顯。
2017年9月25日

美元下跌的四大理由是否成立?

鍾正生、夏天然:相對於市場上很多看空美元的聲音,我們認為目前美元已經處於短期底部,年內大概率會回升。
2017年9月12日

美國貿易制裁中國不理性

崔曉敏、東艷:美國對中國啟動「301調查」,外貿逆差是否損害美國利益?無論「控進口」還是「促出口」,單邊貿易制裁都不能扭轉逆差。
2017年8月22日

中美貿易爭端會再起風雲嗎?

劉利剛、余向榮:針鋒相對的貿易報復有走向形勢失控的風險。中美貿易不平衡有深刻的結構和政策原因,可能沒有立竿見影的解決辦法。
2017年8月9日

特朗普稅改:嘴上風暴

周浩:過去美國政府收入中企業所得稅比例為30%,稅改降低這一比例;中國則仍主要在生產環節徵收,導致企業怨聲載道,但美國工人收入要高出中國。
2017年5月22日

與一位美國藍領談特朗普

陳稻田:彼得的經濟狀況受到了很多低技能移民的衝擊,但他並不支持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因為他無法接受特朗普的歧視性言論。
2017年4月25日

中國製造業將如何轉型?

周浩:中國將更加強調製造業,內外部循環系統將被重置。製造業的發展,意味著房地產和服務業地位將相對下降。
2017年4月11日

中國對美國提出貿易讓步以避免貿易戰

消息人士稱,中國將對金融領域投資和美國牛肉出口加大開放。雙方還將加緊貿易談判,在100日內拿出成果。
2017年4月10日

中國迎來主導經濟全球化的機遇

陳建奇:美國優先戰略挑戰了幾十年來美國主導構建的全球治理體系,經濟全球化何去何從正成為全球的重大問題。
2017年3月30日

中國經濟近憂和遠慮

沈建光: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對房地產和金融風險表示擔憂。十九大後能否在改革取得突破,將影響中長期中國乃至全球經濟發展。
2017年3月22日

特朗普難改亦敵亦友的中美關係

趙雪:特朗普時代中美髮生摩擦的可能性不可小視,但目前斷言中美必將走進全面對抗的死胡同顯然還為時過早。
2017年3月15日

特朗普新政:回得去的「蘋果」,找不回的「工作」

孫玉濤:特朗普是商人總統,理應更善於算經濟帳。在全球價值鏈競爭中,中美的挑戰並不是在哪製造,而是誰創造價值和利潤。
2017年3月3日

特朗普會對中國發動貿易戰嗎?

周浩:在全球貿易好轉的大背景下,如果這個時候來一場「貿易戰」,那麼特朗普到底希望達到怎樣的目的呢?
2017年2月27日

特朗普陰影下,中國如何應對?

沈建光:在對墨西哥下手後,美國對中國的貿易政策發難也許為時不遠,中國需要做好接招應對的準備。
2017年2月7日

小小晶片引發中美角力

晶片是中國產業計劃的關鍵支柱,受到巨額政府補貼。但難以從國外收購技術是中國成為晶片大國的最大障礙之一。
2017年1月19日

美國候任商務部長批評中國保護主義政策

羅斯稱中國是全球「保護主義最嚴重」的大型經濟體。人們預計,羅斯將在制定美國貿易政策上發揮更突出的作用。
2017年1月19日

在華美企敦促特朗普降溫對華論調

美國在華企業正在評估特朗普對中國產品徵收高關稅可能產生的衝擊波,擔心遭到美國關稅和中國報復的雙重打擊。
2017年1月19日

中美貿易戰的風險有多大?

沈建光:特朗普勝選為中美貿易帶來不確定性,中國應未雨綢繆,越是提前做好政策儲備,貿易戰的可能性就越小。
2016年11月29日

「特朗普時代」的中美新局

周浩:美國在經濟上強勢可能帶來外交上相對弱勢,美國可能給予中國在亞太更大的主動權,以為經濟發展蓄勢。
2016年11月16日

特朗普意外勝選之後

孫滌:怎樣界定在民主制衡規則下抱成的合作的「團」?特朗普及追隨者認為首先是不應被遺忘的白人中產階層。
2016年11月14日

特朗普當選,中美貿易戰不太可能

劉利剛:有商業頭腦的特朗普不可能破壞中美關係的現狀;但中國須做好談判準備,不穩定性可能會影響中美經濟。
2016年11月11日

全球經濟寒冬後,暖春還會遠嗎?

工銀國際研究部程實:2016年的第一個月,全球各地都感受到不同於以往的寒冷,金融市場也不例外,匯率波動劇烈,股市普遍大跌,大宗商品萎靡加劇。
2016年2月1日

消除人民幣貶值恐慌:美聯儲應在九月升息

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周皓:中國在美國升息問題上不構成一個重大影響,人民幣貶值不應該成為美聯儲政策改變的原因,逐步緩慢加息可降低負面影響。
2015年9月6日

從國際金融史看中美市場波動

麥格理證券經濟學家胡偉俊:中美首腦會面中,中國經濟將是一個無法迴避的話題。最近兩年全球資本流動格局發生的大變化,也許才是市場波動下更深層的地殼運動。
2015年9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