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產階級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Lex專欄:中產階段的崛起被新冠疫情打斷

根據世行的數據,這場大流行病將使多達6000萬人陷入極端貧困。亞開行預計,其成員國中發展中國家的貧困人口將增加9000萬至4億人。
2020年6月29日

深圳高考移民背後的中產價值觀笑話

劉遠舉:不管是高考公平問題,還是加班問題,只能看到中國人通過跑贏同伴實現自救,看不到協同一致的公共態度。
2019年5月15日

中國特色的中產階層與消費降級

高利民、聶日明:中國的中產階層大多數是社會流動的結果,家庭的歷史財富積累較少,大多要靠後天努力完成階層流動。
2019年2月1日

中國尚未偏離中高速增長路徑

周茂華:年初以來中國經濟內外需存在下行壓力,但從中國自身發展條件及歐美歷程看,中國經濟遠未偏離中高速增長軌道。
2018年12月28日

中國經濟放緩對民眾影響有多大?

梁海明:中國經濟正處在比較困難的階段,無須掩飾這個事實。但民眾也無需因為中國經濟暫遇寒流而太過擔憂。
2018年12月24日

比特幣、黃金白銀,這次不一樣?

徐瑾:相比於比特幣,時下沒有哪種資產更能激發國人的熱愛與恐懼。比特幣不過是黃金的高科技變體;貨幣之爭也是信念之爭,白銀的歷史循環還沒落幕。
2018年2月9日

「良食」追求的正反面:中產中國的食物足跡

環境網站「中外對話」高級研究員張春:中國人的飲食習慣正在發生什麼樣的轉變?這將對地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2018年1月23日

2018:中國中產焦慮上半場

徐瑾 :如果說創業是過去的流行詞,焦慮則日益成為新共識。2018年,中國中產們將會更加焦慮,多年後,他們會明白,耽於焦慮也是一種幸運。
2018年1月2日

中產階級真的在萎縮嗎?

奧康納:中產階級群體萎縮的幅度,並不如這一群體自我感覺的那麼大。然而,他們喪失了的是保障和盼頭。
2017年8月9日

中國語境下的「人大校友」

鄧聿文:「人大校友」的共同體意識並不穩定,因為社會總體環境不利於它成為一個明確的以中產階級自居的社會組織。
2017年6月2日

特朗普背叛美國中產階級

盧斯:特朗普的成功說明美國中產階級對自由民主體制喪失信心。但結果證明,他拿出的療法比疾病本身更可怕。
2017年6月1日

中國中產階級正走向網路輿論前台

李玲:中產階級從網路輿論中沉默的少數這一角色轉換出來,成為主導力量,背後是中產階級對於自身處境的擔憂。
2017年2月20日

不再風光的中國「外企白領」

蘇婭:十年前,中國外企白領被認為是標準的中產階級,而今一些京滬外企白領甚至不再認為自己是中產階級。
2017年1月13日

民粹主義者錯怪全球化?

FT社評:一家智庫認為,全球化對富國中產階層收入衝擊不如預想的嚴重,不平等在很大程度上是國內政策的結果。
2016年9月19日

消費升級,升級什麼?

花怡太:消費升級並不是「越買越貴」,而是會誕生一系列代表某種精神主張的品牌,與此同時,泛輕奢會成為常態。
2016年6月22日

地王豪賭,經濟安否

FT中文網首席財經評論員徐瑾:地王刷屏朋友圈到麻木,多空雙方各有論證,房價已變為信仰之爭。房價很大程度是信貸現象,當下猛烈上漲是在對賭未來經濟走勢。
2016年6月13日

中國中產階層的保守與彷徨

曾於里:學界認為中產階層是社會變革的推動器,但太多例子證明,中國中產階層的政治屬性並不明顯,他們呈現出保守、自私與犬儒,是一種普遍現象,也有制度根源。
2016年6月8日

還得中間社會站出來

笑蜀:如果說物質的普遍貧困為當年的經濟改革創造了帕累托改進的難得契機,那麼今天權利的普遍貧困,則可能為社會轉型創造帕累托改進的難得契機。
2016年5月17日

中國中產新信仰:跑步

如今,跑步成了中國中產階級的新信仰。過去,馬拉松組織者在中國很難召集到足夠的參跑者。現在,在很多大城市,報名者甚至需要抽籤才能參加比賽。
2016年1月7日

互聯網應用:中國中產階級的境外投資新途徑

對正在崛起的中國中產階級來說,股市動蕩和人民幣貶值令境外投資必要性大增。目前,已有幾家公司推出了向境外投資的應用,它們目前還面臨法律法規等方面的限制。
2015年10月26日

不知風險來臨的中國中產階級

FT駐華記者沃德米爾:股災影響了部分人的購買力,但上海郊區的房車營地依舊火爆,也無人看衰房車市場。似乎沒有人在意近在眼前的經濟崩潰風險。
2015年9月2日

並不風光的中產階級

一項新研究發現,全球中產階級在規模和富裕程度上都不如人們此前的預期,而發展中國家近些年擺脫貧困的數億人口,仍很容易再次返貧。
2015年8月18日

奧巴馬「中產經濟學」難獲支持

FT社評:奧巴馬最新國情咨文包含許多應獲支持的內容,他力推的「中產經濟學」,也是值得展開的辯論。但共和黨控制的兩院,恐難通過這些施惠於中產階層的建議。
2015年1月23日

今年達沃斯必須關注中產

美國前財長薩默斯:很多國家和時代的經驗均表明,中產階層生活水平的持續提高是可以實現的,這需要精英階層切實為之努力。雖然通縮、滯漲和不平等擴大都是現實存在的困難,但不應就此把責任推卸給「宿命論」。
2015年1月20日

解開中產社會之謎

讀者馮夢云:用孔子的話講,政權是民無信不立。而要民信之矣,必先足食。把經濟搞上去,讓社會貧富差距平衡。用現代化講就是實現中產社會。
2014年12月1日

中產空心化阻礙美國經濟復甦

FT專欄作家盧斯:中產階級遭遇的危機,導致美國經濟增長的上行空間受到限制。除非中產階級開始實現健康的收入增長,否則,美國將陷在所謂的「新常態」中動彈不得。
2014年6月11日

如何鞏固脆弱的全球中產?

紐約市立大學教授米拉諾維奇:如果我們希望全球貧困和全球不平等繼續緩解,那麼伴隨有再分配的增長應當成為我們未來幾年努力的目標。
2014年5月12日

中國中產階級的新「鴉片」

中國中產階級紛紛轉向佛教以尋求心靈平衡,這已成為一種時髦。毋庸置疑,中國需要某種東西來舒緩本國中產階級承受的壓力,宗教似乎比鎮靜催眠藥效果更佳。
2014年5月9日

收入分配不公威脅非洲新晉中產

在非洲,收入不均的加劇正在導致每年升入中產階層的窮人數量增速放慢。進入非洲新興中產階層的通道也並不是單向的,而是「一道旋轉門」。
2014年4月24日

拉美中產的倒退風險

過去十年間,有數千萬拉美人擺脫貧困,進入消費大眾階層。但中產階層的擴張卻導致社會抗議的增多,而且在經濟增長放緩的形勢下,這些新興中產可能重歸貧困。
2014年4月23日

剛剛脫貧的農民工

農民工佔中國人口近1/5,每人日均工資約14美元,其收入在新興市場中產階層中處於上游,但因中國的戶口制度,他們只要失業一周或一個月,就有可能失去他們剛剛獲得不久的城市中產地位。
2014年4月22日
12››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