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風險之辯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風險之辯:周小川變調金融槓桿的背後

沈建光:決策層對經濟形勢判斷與防範金融風險的定位已經改變,強監管、去槓桿將取代穩增長成為明年經濟主基調。
5天前

中國風險之辯:「金融集體主義」的風險

陳稻田:中國經濟沒有大的經濟金融風險,但是, 維護經濟金融平穩所採納的短期政策, 卻可能導致長期和深層次的風險。
2017年11月10日

中國周期之辯:有重大改革,才有全新周期

張明:中國經濟能否開啟新一輪中周期,要看重大結構性改革能否如期實施,實體風險與金融風險能否真正出清。
2017年8月18日

中國經濟周期之辯:誰的「新周期」?

徐瑾:放言新周期,不過是過去「國家牛市」的變體。最大危險恰恰是新周期的預言實現,這樣的增長只會是短暫的狂歡。
2017年8月17日

中國經濟周期之辯:金融周期下去槓桿與穩增長

章俊:中國看似在穩增長和金融去槓桿兩條戰線上取得了雙豐收。我們的疑問是 「魚和熊掌」真的可以兼得嗎?
2017年8月16日

中國風險之辯:不能用「供給側管理」代替供給側改革

滕泰、張海冰:假如把對企業經營行為的管理和呼籲當作供給側改革,就轉移了方向,供給側改革是刀刃向內改自己。
2017年8月15日

中國風險之辯:探尋經濟增長的真實邏輯

韋森:中國仍處在一個大轉型過程中,基本制度還有計劃經濟時代的遺產,遺留下來的意識形態深深存在於官員思維中。
2017年8月7日

「去槓桿」是經濟過程而非結果

胡月曉:金融多元化趨勢遠未結束,未來「脫實向虛」趨勢也將延續,「去槓桿」雖能改變這一進程,但不會改變方向。
2017年8月1日

中國風險之辯:金融為表,實體為里

鍾正生、張璐:如果不能從根本上改變國企預算軟約束,強監管的金融環境只會更多衝擊民營企業,不管是實體還是金融的去槓桿終究都是無本之木。
2017年7月20日

金融工作會議突破和保留了什麼?

沈建光:即便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其職能範圍與人士安排等都是懸念;會議聚焦防範金融風險,但並未更多提到金融與財政的關係。
2017年7月18日

低調的A股遇上高規格的金融工作會議

黃凡:從金融會議的精神來看,貨幣繼續寬鬆不能指望了、新股發行常態化預期是要繼續、對不規範的監管與打擊是會不斷強化。
2017年7月18日

中國金融改革的歷史三峽

徐瑾:金融改革要點不僅在於金融體系,更在於國企與財政,要解決資產質量惡化,不僅需要對國企進行市場化改革,也需要揚棄投資拉動增長模式。
2017年7月17日

中國風險之辯: 利率匯率的近憂遠慮

趙洪岩:名義利率四月來快速上升,實際利率年初來顯著上升。經濟趨弱而匯率利率走強,使市場對中國經濟產生憂慮。
2017年7月12日

中國式次級債:「這次完全不一樣」?

黃凡:借給了缺乏還款能力的買房人按揭貸款是典型的「次級債」,而且國內證券化程度並不高,一旦房價掉頭向下,壞帳需要銀行自己消化。
2017年7月4日

中國風險之辯:反思金融自由化

施東輝:金融自由化帶來畸形繁榮,甚至金融危機。中國應該如何面對金融業過度繁榮、資產泡沫隱現等問題?
2017年6月29日

中國風險之辯:如何化解金融風險

張明:近年一系列金融異象,根源是金融改革與實體改革的節奏不匹配;當前已經到了中國推進實體經濟結構性改革的時間窗口。
2017年6月28日

中國風險之辯:最大的風險是什麼?

胡偉俊:金融風險源於微觀主體的市場化不足,背後是中國經濟未完成的轉軌過程。資源錯配是中國債務和房地產問題的癥結,也是中國經濟最大的風險。
2017年6月27日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