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紀事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素寫:羅振宇、姚晨、馮小剛與張楚

許知遠:這個羅振宇的形象,與我期待的不大相同。是的,我對他心懷偏見。但同時,我又對他的成功倍感好奇。
2017年8月4日

祖國的陌生人

許知遠:這個國家有無數殘忍與痛苦,卻沒有真正的悲劇,對未來的無限期待,不過是為了逃避眼前的無力之感。
2017年7月7日

北京的昨日與明日

許知遠:Lois Conner讓我看到亢奮、擴張、自以為是的北京的另一面,它被遺忘的往昔,孤獨、靜謐與沒落之美。
2017年6月16日

未遂的理念

許知遠:對幻滅的新聞人來說,歷史提供了一種慰藉,看着那些更有才華的先人之痛苦,我們也擺脫了某種孤立感。
2017年5月26日

帝國的最後低語

許知遠:在這本以酒店為主角的書中,佩拉宮飯店與它所在的伊斯坦布爾,充滿了荒誕不經又引人入勝的片段。
2016年12月16日

焦慮的聯盟

許知遠:他們來自兩個不同世界,一個是古老的容克家族,以貴族頭銜為榮,一個是猶太銀行家,受歧視卻富有。
2016年12月2日

另一個新加坡故事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新加坡正開始一場「記憶的戰爭」。儘管李光耀仍無處不在,另一個敘述卻開始興起。這多元的敘述,或許能創建一個更值得生活的社會。
2016年3月31日

「帝國」的風格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在雲南的講武堂,講解員聲情並茂地講述20世紀初法國人的「殖民野心」,但同時,21世紀的緬甸人正在抗議中國人在該國修建的水壩、港口……
2016年3月3日

仰光漫步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我前往Hunny開設的書店,象一個臨時的小倉庫,簡陋卻欣欣向榮。我甚至看到一本緬甸版的魯迅文集,如果沒有猜錯,應該是《野草》。
2016年2月18日

勇敢的旅行者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我到緬甸時,大選的狂熱與躁動已經散去,這或許也是持續了五年的亢奮期的暫停。自從2010年昂山素季獲釋以來,戲劇性的變化接踵而至。
2016年1月22日

荒謬之禁錮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生命的威脅、財產的損失都不足以引發我們的憤怒,它們都溶解於嘲諷。這不再是股市的「熔斷」,而是社會的「熔斷」。
2016年1月8日

列儂的遺孀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我在霧霾中散步,在一個長椅上抽了支煙。我很想告訴陳繼華,25年過去了,我覺得的確列儂比錢學森更重要。但我找不到他的號碼了。
2015年12月4日

海妖服務器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百度貼吧醜聞再度提醒一種危險性:整整20年,我們歡呼互聯網帶來的啟蒙、個人解放、權力分散,如今正在開始經歷技術革命的另一面。
2016年1月14日

寡頭與律師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我們的金錢是何種性格?不管規模多麼大,看起來又是多麼輝煌,你都可以感到某種戰戰兢兢,喧鬧之下的高度馴服,它似乎會輕易消失掉。
2015年12月24日

霧霾人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四年來北京空氣質量持續惡化,愈發變成摧毀日常生活的最可怕的威脅,而我們對空氣質量的態度越來越多地折射這個社會其他方面的退化。
2015年12月10日

新會的涼茶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在新會,我又看到馮平山,又是在準備寫一本傳記。十年來我感到歷史力量的轉移,沿海中國正在失去重要性,北方變得更強大、更富壓迫感。
2015年11月27日

河豚、春帆樓與刺殺者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中國知識人儘管早已習慣將明治維新來比照中國近代化運動,驚羨日本之成功,哀嘆中國之挫敗,卻又對對方的歷史仍保持着驚人的無知。
2015年11月13日

另一個中國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與我期待的不同,L的談話碎片化、情緒化。或許這是受現實的影響:面對全方位湧來、越來越具壓迫感的中國影響,他們再沒有說理的空間。
2015年10月29日

不安的聲音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美國外交專家米德曾說,美國社會沒有對美國在世界享有特殊地位從而承擔的責任、風險有充足認識。中國無疑更應進行這種自我批評和分析。
2015年10月16日

她們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自1992年以來,將政治權力金錢化,是中國變化的重要推動力之一。它也是權力內部紛爭的潤滑劑,若權力繼承者們投身商業活動,將很大程度減少政治衝突。
2015年8月14日

一個羅馬尼亞人在紐約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馬內阿說英語過分講究邏輯,無法承載母語的含混曖昧。他說美國社會淺薄,卻有一種讓人保持愚蠢的自由,充滿了矛盾與不連貫,卻可能是自由的標誌……
2015年8月7日

湖畔散步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林語堂描述的是一個深陷民族危機、卻有強烈文化魅力的中國,而哈金的主要書寫都集中於那個極權主義社會,國家意志與個人選擇間的緊張關係。
2015年7月31日

兩種流放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他們或許也恰好代表了科學與民主,一個世紀來中國最孜孜以求之的理念。但將近一個世紀過去,科學只在彼岸綻放,而民主在此岸與彼岸都陷入萎縮……
2015年7月17日

狂想者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這個年輕人的路才剛剛開始,而且在這個時代,神話與騙局的界限經常模糊。他們都聲稱要把各自時代沉睡的資源、金錢,重組起來。
2015年7月3日

自我意識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這也像是對人生的某種嘲諷,他誠實地帶着他的縣城經驗,從容地進入了世界,而我一開始就想象着世界經驗,卻發現自己找不到落腳點。
2015年6月26日

驅逐現代人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容閎的命運似乎恰好說明,具有現代意識與才能的個體是多麼容易在中國的變革中被排擠出局。直到今日,我們似乎仍未走出這種循環。
2015年6月5日

春帆樓下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李鴻章的自強運動曾讓世界震驚,那時與中國有關的出版物,常有中國軍備、巨人覺醒等章節。但衝突到來時,它多少就像是紙糊的巨龍。
2015年5月29日

同代人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我們正面對的信息革命,與15世紀印刷革命頗為類似,新技術出現後,是一整套知識價值和社會組織的重組。我們很可能是五個世紀以來最後一代「印刷人」。
2015年5月22日

浪蕩的革命者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我越來越感到,驅動歷史的是情感力量、而非思想。促使人們做出作出選擇和行動的,是那種內心無法壓抑的火焰,或僅僅是對現實生活的厭惡。
2015年5月14日

九十年代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過去十多年中國再未發生過像樣的思想辯論,知識界進一步衰落與瓦解,八十年代勉強形成的知識共同體徹底消失。某種意義上,這種分裂與瓦解也是九十年代邏輯的延續。
2015年5月7日

在京都談梁啟超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許知遠:從複印的《清議報》、《新民叢報》的封面,你可以看出,梁啟超不僅是個思想者、寫作者,同樣是個新媒體專家。
2015年4月24日
12345678››下一頁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