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城市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人口外流下中國東北的「萎縮城市」

困擾東北地區的種種問題,反映了中國在試圖從中等收入國家發展為發達國家的過程中,將要面臨的更廣泛挑戰。
2019年5月14日

頑強的深圳城中村

受到低廉租金的吸引,深圳的1200萬人口中,約一半住在城中村,雖然政府早有拆遷改造計劃,卻一直進展不順。
2018年8月21日

中國的「未來城市」模式能否得到推廣?

李婧:中國雄安新區的綠色試驗幾乎肯定會成功。但是這種落實力度可能也會成為其模式推廣的最大障礙。
2018年7月3日

「福州,風短雨長的故鄉」系列之七:詩性該有些燃燒

蘇小玲:慢條斯理的榕城看上去繁花似錦,市民們過上中產階級的日子好像也指日可待。我相信這是可見的未來,儘管這未來有多遠我並沒把握。
2018年6月27日

「福州,風短雨長的故鄉」系列之六:三坊七巷與文人

蘇小玲:文人之所以品質下滑,與體制對人與文學的「綁架」關係直接。作協這類機構是許多文人的港灣,久而久之又成了他們無法擺脫的名利場。
2018年6月25日

「福州,風短雨長的故鄉」系列之五:那些知識分子們

蘇小玲:體制文化的長期培植,形成了一種以官場價值為核心的金字塔社會結構,其中等級分明的形態依稀可見。
2018年6月21日

「福州:風短雨長的故鄉」系列之四:中產階級的風光

蘇小玲:龐大的中產階層是一個現代城市的標誌,他們是社會強勁的潤滑劑、防護層、保健品,也是一道令人不易寂寞的、流動不斷的生存風景。
2018年6月15日

「福州,風短雨長的故鄉」系列之三:悲壯的封疆大吏

蘇小玲:項南先生似乎介於「民主」與「威權」之間的治理作風,卻引來了制度陳舊意志的激烈反彈。項南走了,福建的這碗茶就涼了。
2018年6月12日

「福州,風短雨長的故鄉」系列之二:無可替代的嚴復

蘇小玲:從這裡走出的嚴復和更多文化先輩,似乎沒有為福州留下影響行為的精神指針,像許多二三線城市一樣,公共知識分子在這裡是個稀缺的群體。
2018年6月8日

「福州,風短雨長的故鄉」系列之一:逆流而上的是人

蘇小玲:福州於我,就如一隻季節遷徙中的鳥的舊巢,常要窩進窩出。此次逗留,是為了梳理自己和它關係的複雜性,做一些有縱深感的個人表達。
2018年6月6日

「北京的無奈」系列之四:一座城市的「計劃生育」

黎岩:北京正在經歷一場如同30年前計劃生育政策的翻天覆地的革命——在行政命令下對所有要素的全方位減少。
2017年9月18日

中國空氣污染轉向內陸

北京上海等沿海城市空氣污染有所減輕,但中西部城市污染有所加重
2016年4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