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如何分析中國經濟轉型?

鄒至莊:十多年來筆者在報紙上寫文章介紹和分析中國和世界經濟發展趨向;中國經濟轉型背後的動力是什麼?歷史因素是什麼?
2017年6月22日

中國經濟周期之辯:本輪復蘇動力何在?

沈建光:關於中國經濟新周期討論一個基本問題便是,本輪經濟向好的動力究竟何在?是消費、投資抑或是凈出口?
2017年6月21日

「債券通」有何意義?

巴晴:成熟債券市場對人民幣承擔國際貨幣職能起到支撐作用。債券通為之提供國際制度和平台,減低交易成本和信息壁壘。
2017年6月21日

中國利率是否太高?

劉利剛:央行會採取更積極態度防止貨幣市場利率進一步上漲;資本管制加強和穩定的人民幣匯率,加強了貨幣政策獨立性。
2017年6月20日

中國高凈值人群規模迅速膨脹

招行與貝恩公司聯合發布的報告顯示,中國擁有至少1000萬元人民幣可投資資產的人已從十年前的18萬人攀升至158萬人。
2017年6月20日

債市熊市交易性機會如期到來

蔡浩:近期市場對債市樂觀情緒漸濃,不過談熊市拐點為時尚早,目前情形更可能是漫漫熊市中出現的交易性反彈。
2017年6月16日

中國經濟周期之辯:泡沫里的荒唐事

朱寧:「這一次不一樣了」的想法已經反映出經濟周期的影響了,「經濟周期已被馴服」的說法本身就是泡沫里的荒唐事。
2017年6月15日

IMF將中國GDP增幅預測上調至6.7%

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對中國的年度審議中警告,中國必須趁其仍有穩定增長作為緩衝之際,加快經濟改革。
2017年6月15日

亞洲再通脹交易進入新階段

陳敏蘭:中國增長放緩意味着本輪周期的蜜月期或許已經過去,但是留給投資者的機會仍然可觀,投資者可藉機調整自己的投資組合。
2017年6月14日

中國未來的人口紅利在哪裡?

沈凌:中國經濟是否已不再有人口紅利?計算人口對經濟增長作用力時,除了需要考慮人口數量紅利,還需要考慮質量紅利。
2017年6月13日

中國風險之辯:「降級」之後,「去泡沫」更重要

周浩:對於已經顯露出泡沫跡象的人民幣資產價格來說,穆迪的降級可能意味着資產價格回歸正常化的開始。把壞事變成好事,才是相對成熟的心態。
2017年6月13日

中紀委:內蒙古、吉林經濟數據造假

中紀委在批評吉林和內蒙古地方官員存在的問題時指出,兩省的一些地區或企業有數據造假行為。
2017年6月13日

中國經濟之辯:新周期到來了嗎?

何帆、朱鶴:如果中國政府希望維持較高的經濟增長速度,要麼採取傳統的「強刺激」,要麼及早推出「強改革」。
2017年6月12日

中國政策重點轉變預示刺激時代結束

pH Report出版人:中國正經歷一場範式轉變,其意義重大,因它意味着增長不再是中國領導層最優先考慮之事。
2017年6月9日

5月中國PPI增幅5.5%,回落至去年12月水平

5月中國PPI同比上漲5.5%,為去年12月以來最低;中國CPI連續第3個月上漲,同比漲幅達1.5%。
2017年6月9日

【有色眼鏡】沃爾夫:西方眼中最大的「中國謎題」

過去20年一直擔任FT首席經濟評論員的馬丁•沃爾夫,暢談西方人眼中的中國、中國模式、以及西方在2016年之後的路徑選擇。
2017年6月8日

中國外匯儲備升至2017年新高

5月中國外匯儲備增加240億美元,這是連續第四個月增加,很可能得益於資本外流放緩以及美元在這段時期走軟。
2017年6月8日

浙洽會將發布信心指數,顯示中國經濟觸底回暖

FT中文網研究團隊再次與浙江商務廳聯合展開調研,通過實地走訪和在線調研,綜合結果發布2017投資者信心指數。
2017年6月8日

人民幣納入「逆周期因子」,匯改走了回頭路?

肖立晟:引入「逆周期因子」後,央行又重新獲得了價格的裁判權,市場依仗的「非對稱貶值」優勢落空,空頭開始迅速後撤。
2017年6月7日

中國經濟會重蹈日本覆轍嗎?

當今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是否可能重演1989年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命運,像日本那樣經歷「失去的十年」?
2017年6月6日

獨立指標顯示中國服務業反彈

5月份財新服務業PMI從近12個月低點反彈至52.8,與官方指標收窄差距,與中國製造業的表現拉大差距。
2017年6月6日

中國經濟之辯:周期的幻滅與幻滅的周期

趙洪岩:為何中國在全球經濟回暖中復蘇乏力?為什麼資本市場切換如此之快?哪裡才是經濟復蘇破局之處?
2017年6月6日

防控金融風險的兩難:金融過度還是金融抑制?

劉哲:面臨結構性不平衡,過度監管和監管真空並存,如何防範金融風險又不至於監管過度,需認識當前金融風險的本質。
2017年6月5日

中國應屆大學畢業生薪資水平連續第二年下降

今年中國將有創紀錄的800萬應屆大學畢業生加入勞動大軍,高校大規模擴招導致學位持有者供過於求的局面變得更加嚴重。
2017年6月5日

海外白銀如何成就白銀帝國?

徐瑾:白銀流入使帝王禁銀的努力付之東流,也使得中國加速貨幣化,進入全球化攪拌中;大航海時代歐洲借力進入金本位,而東方帝國則固守白銀。
2017年6月2日

5月財新製造業PMI降至49.6

顯示5月中國製造業轉入收縮,產出價格一年多以來首次下降,表明繼2017年第一季度表現強勁之後,第二季度中國增長可能顯著放緩。
2017年6月1日

投資智能化會砸了誰的飯碗?

黃凡:「智能化」在明顯提升投資理財領域的便捷與效能的同時,也會為行業創造出不同的專業崗位與就業機會。
2017年6月1日

債務高增長,中國能否避免金融危機?

沈建光:穆迪宣布將中國評級降低,獨特的中國模式是否可以持續?廣泛的國際指標並非沒有借鑒意義,相反這其實為中國敲響了警鐘。
2017年5月31日

亞太經濟的機遇與挑戰

夏春、鄭嘉創:亞太地區整體呈現資本凈流出趨勢,但以印度、印尼和越南為首的國家在境外直接投資項目上仍錄得正的資金凈流入。
2017年5月31日

FT社評:中國真正的信用風險在影子金融

中國金融系統內在的風險主要來自國有銀行和國有企業違反監管規定的行為,它們從影子金融領域獲得了可觀收益。
2017年5月31日

中國整治大氣污染將對鋁業產生衝擊

克拉克:中國的環保措施可能會給某些鋁生產商帶來負面影響,但可為那些污染較少的鋁生產商帶來競爭優勢。
2017年5月27日
|‹上一頁‹‹567891011121314››下一頁›|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