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短線觀點:經濟增長賦予中國央行底氣

不久前在人民幣中間價計算公式中引入逆周期調節因子的中國央行,上周提到拓寬人民幣匯率浮動區間。對此最好的解釋是眼下不需要收緊控制。
2017年7月18日

中國金融改革的歷史三峽

徐瑾:金融改革要點不僅在於金融體系,更在於國企與財政,要解決資產質量惡化,不僅需要對國企進行市場化改革,也需要揚棄投資拉動增長模式。
2017年7月17日

習近平:國企降槓桿是「重中之重」

中國國家主席在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指示國有企業降低債務水平,並要求金融官員「抓好處置『殭屍企業』工作」。
2017年7月17日

中國官方基金擬委託私募股權投資

中國政府正加大力度將其資金池部署到政府控制外產業。據悉中國國新控股擬委託九鼎投資公司投資至少20億美元。
2017年7月17日

中國經濟第二季度增長6.9%

中國經濟有望實現自2010年以來的首次全年增長加速。持續火爆的房地產市場是中國經濟仍能以較高速度增長的一個主要原因。
2017年7月17日

中國經濟周期之辯:流動性緊縮和槓桿再平衡

邵宇:中國可能即將來到金融周期的高峰時段,比照美國次貸危機前後的特徵來看的話,2018年前後很可能會滑落。
2017年7月14日

中國央行向銀行體系注入3600億元人民幣

中國央行通過中期借貸便利向銀行體系注入3600億元人民幣。這是政策制定者放緩激烈的去槓桿努力的最新跡象。
2017年7月14日

我為何會預測對人民幣走勢?

去年底市場傳言人民幣將大幅貶值,但過去一個月里,人民幣唯一引人注目的地方是它沒有在關於中國的討論中被提起。
2017年7月14日

高收益債券市場中資不再活躍

市場人士擔心,未來數月將更難獲得來自中國的資金,原因在於:發達國家放棄零利率;中國的資本管制日趨嚴格。
2017年7月13日

中投向境外分散投資

中國主權財富基金以創紀錄規模對外投資之際,對華長期投資者、新加坡主權財富基金淡馬錫警告,中國可能出現信貸緊縮。
2017年7月12日

中國掀起新一輪國企合并潮

由政府主導的合并依然是中國國企改革的重點,新一輪大規模整合主要發生在煤炭和電力、重型機械和鋼鐵行業。
2017年7月12日

中國風險之辯: 利率匯率的近憂遠慮

趙洪岩:名義利率四月來快速上升,實際利率年初來顯著上升。經濟趨弱而匯率利率走強,使市場對中國經濟產生憂慮。
2017年7月12日

中國試圖用創意產業擦亮銹帶

昔日的廠區被清理成「綠色園區」,利用低廉租金、新潮休閑、文化設施和工業別緻設計來吸引高科技和創意產業公司。
2017年7月12日

中國能否實現金融監管改革破局?

劉勝軍:中國將迎來被幾度延期的中央金融工作會議。但從目前形勢看,改革能否實現真正「破局」並不樂觀。
2017年7月11日

深圳創業孵化器虛火太大?

中國政府提出的構建科技實力的目標以及隨之而來的政府和風投資金促使大批創業孵化器成立,很多並不成功。
2017年7月11日

嘉興牛仔布工廠的貿易啟示

特朗普政府希望藉助對鋼鐵和鋁製品進口的調查展開保護主義舉措,但中美兩國紡織品行業的故事提供了啟示。
2017年7月11日

如何改進中國的經濟學教育?

鄒至莊:一個國家要推進經濟學的教育與研究,最重要的方法是增加一流經濟學家的數量。同時,中國需要一流的經濟學教師。
2017年7月10日

擔保圈風險與大數據之道

劉新海:被稱為「信貸之癌」的擔保圈風險緣何頻發?又為何容易發生在實體經濟發達、民營經濟活躍的地區?
2017年7月7日

中國「社會信用」評分計劃出現問題

由於擔心利益衝突,中國政府縮減了授權科技企業主要根據消費者的在線活動對其進行「社會信用」評分的計劃。
2017年7月5日

中國才是亞洲金融危機的勝利者

中國曾是亞洲金融風暴最勤奮的學生,此後中國嚴格按照自己的條件接納國際資本,讓「索羅斯們」無能為力。
2017年7月5日

一座希望與質疑並存的中國新城

雄安新區規劃吸收了以往經濟特區的經驗。但批評者指出,在深圳和浦東背後,全國有很多不了了之的經濟特區。
2017年7月5日

中國三四線城市房價上漲之謎

由於純投資性客戶佔比較低,三四線城市房價短期尚有支撐,但受購買力約束和一二線城市房價滯漲影響,漲幅將逐漸收窄。
2017年7月4日

中國式次級債:「這次完全不一樣」?

黃凡:借給了缺乏還款能力的買房人按揭貸款是典型的「次級債」,而且國內證券化程度並不高,一旦房價掉頭向下,壞帳需要銀行自己消化。
2017年7月4日

香港回歸20年的不變與變

梁海明:香港過於滿足其中介人的角色,實質是在作繭自縛,擺脫不了長期扮演被動的、被規劃角色的命運。
2017年6月30日

高瓴資本為何逆勢收購百麗?

押注一家陷入困境的老牌鞋類零售商,意味着高瓴資本創始人張磊面臨雙重挑戰:重塑百麗和自己掌管的投資公司。
2017年6月30日

中國風險之辯:反思金融自由化

施東輝:金融自由化帶來畸形繁榮,甚至金融危機。中國應該如何面對金融業過度繁榮、資產泡沫隱現等問題?
2017年6月29日

誰將接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

關注中國人民銀行的人士認為,下述幾人是接班周小川的潛在人選。無論是誰最終當選,都將扮演重要角色。
2017年6月29日

中國風險之辯:如何化解金融風險

張明:近年一系列金融異象,根源是金融改革與實體改革的節奏不匹配;當前已經到了中國推進實體經濟結構性改革的時間窗口。
2017年6月28日

中國影子銀行風險不容低估

對理財產品的熱情基於兩條「公理」:中國經濟增長將永遠持續;政府會為所有投資擔保,但這都不可能是真的。
2017年6月28日

中國風險之辯:最大的風險是什麼?

胡偉俊:金融風險源於微觀主體的市場化不足,背後是中國經濟未完成的轉軌過程。資源錯配是中國債務和房地產問題的癥結,也是中國經濟最大的風險。
2017年6月27日

李克強:中國未採取「大水漫灌」式刺激

中國總理在夏季達沃斯論壇上致辭稱,中國有能力維持強勁的經濟增長,一些領域的風險發現了也會及時處置。
2017年6月27日
|‹上一頁‹‹45678910111213››下一頁›|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