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新冠大流行「後的兩大趨勢

嚴家祺:新冠大流行帶來了災難,本文用宇觀經濟學的方法,來分析、預測「新冠大流行」後全球經濟的大趨勢。
2020年7月22日

中國低收入人口知多少?

李實、岳希明、羅楚亮:按照官方標準,農村絕對貧困人口不足1000萬,但很大人群有返貧風險。低收入人群仍佔主體,過高估計收入會帶來誤導。
2020年7月21日

中國監管部門接管九家金融機構

中國銀保監會接管華夏人壽等四家保險公司和兩家信託公司,中國證監會接管兩家券商和一家期貨公司。
2020年7月20日

中國股市大跌波及全球市場

美國和歐洲股市周四跟隨亞洲股市下跌,此前中國的滬深300指數錄得今年2月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
2020年7月17日

中國第二季度GDP增長3.2%

中國4至6月GDP同比增長3.2%,超出預期。第二季度GDP增長得益於政府為工業部門提供的支持,但是消費依然疲軟。
2020年7月16日

中國疫情後復甦前景不明朗

儘管人們普遍預計周四公布的數據將證實中國經濟在第二季度恢復增長,但未來仍然充滿著種種不確定性。
2020年7月16日

阻止股市「瘋牛」的三大意義

沈建光:大牛市,背後四大支持是什麼?監管層為何加大幹預?如何避免重蹈2015「國家牛市」覆轍?「瘋牛」不如「慢牛」,對經濟轉型不利。
2020年7月15日

牛市面對政策牆

周浩:在中美關係越來越複雜且無序的環境下,中國很可能不能也不願承受一次典型的牛熊轉換;對投資者來說,未來將充滿著不確定性。
2020年7月14日

中國股市配資激增引發泡沫之憂

近期中國股市大漲,股票配資金額升至5年來的高點,人們擔憂,投機活動可能導致2015年破裂的那輪股市泡沫重現。
2020年7月10日

數位經濟與國貨崛起

程實、高欣弘:國貨往往被打上民族自信或新生代「實用主義」標籤,但究其根本,新國貨的崛起是數字改造經濟系統的伴生現象。
2020年7月10日

人民幣匯率升至3月以來最高水平

隨著中國經濟復甦的跡象不斷增多,股市繁榮提振了投資者的樂觀情緒,人民幣也隨之上漲,於周四突破1美元兌7元人民幣的關口。
2020年7月9日

中國綠債離全球標準尚有距離

中國內部對「綠色」的定義仍存分歧。中國的綠債標準與國際標準不一致,阻礙了外國投資者進入這個巨大的市場。
2020年7月9日

股市大漲,重回2015還是2018?

徐瑾:這一次牛市真的來了麼?上漲背後,還是古老的故事:太多的流動性,追逐太少的資產。軟階層應保持關注,謹慎參與。
2020年7月8日

分析:中國股市漲勢由流動性推動

分析師稱,中國的股價正在上漲至遠高於其與利潤的歷史關係所暗示的水平,而利潤增長前景無法證明這種亢奮合理。
2020年7月7日

如果大牛市真的來了,我們該如何把握機會?

黃凡:國內市場近期持續上漲,投資人情緒普遍變得樂觀,大牛市真的又再來了麼?以價值投資的方法,是根本不需要做到難度超高的抄底與逃頂。
2020年7月7日

中國:永遠不破的「泡沫」?

劉裘蒂:奧里克想借《中國:永遠不破的泡沫》一書探討中國經濟隱藏的動力和耐力,為西方帶來與中國互動的新視角。
2020年7月7日

安謀中國的奪權戰僵局

一枚公章阻止了ARM解僱其深圳合資企業的首席執行官。這家晶片設計公司為了爭奪對在華企業的控制權,面臨數月的漫長等待。
2020年7月3日

美股二季度創下1998年以來最佳季度表現

受央行刺激措施以及對經濟強勁復甦的希望推動,全球股市在第二季度普遍上漲,美國標普500指數二季度大漲逾20%。
2020年7月1日

「現金派發」需突破傳統思維框架

周浩:「派現」不存在太多的技術難題,真正的障礙是思維慣性,涉及政策決策者如何理解「派現」對於經濟的影響。
2020年7月1日

爭鳴:赤字替代與貨幣進化

胡月曉:赤字和赤字貨幣化,兩者都不是洪水猛獸。為了貨幣和信用體系的正常運轉,現代經濟體系需要赤字和保持相當的赤字規模。
2020年6月30日

高考冒名頂替背後的階層之輪

徐瑾:高考冒名頂替為何備受關注?和科舉類似,高考是國人最普遍的階層通道,也是軟階層社會關於平等的最後遮羞布。
2020年6月29日

香港為什麼難以替代?

田楠: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主要因為中國內地金融開放的緩慢;香港最大的作用,正在於彌補內地所不能。
2020年6月24日

赤字貨幣化:打開潘多拉盒子

周浩:財政赤字化討論,看似枯燥,卻反映出經濟現狀和博弈。短期來說以央行的謹慎主張而終結,但本輪討論在很大程度上打開了新的邊界。
2020年6月23日

金融高層發聲,經濟趨勢何去何從?

徐瑾:陸家嘴論壇透露了什麼訊息?可以總結為三個關鍵詞:穩健第一,對內發展,對外開放。站在歷史延長線上的普通人,如何應對變局?
2020年6月22日

Lex專欄:承擔重任的中國銀行業

中國希望保持信貸流動。在經濟放緩的背景下,這聽起來是明智的,但對銀行業而言,這意味著艱巨挑戰。
2020年6月19日

2020年下半年全球經濟展望:調整的快與慢

程實、王宇哲:疫情衝擊之下,全球經濟復甦動力換檔,金融市場波動和調整的來源更替,政策潮水退去後風險也將漸次顯現。
2020年6月19日

中國碳排放交易計劃面對挑戰

今年初中國官員曾表示,將努力在年底前取得突破性進展。但外界擔心,新冠疫情導致的經濟放緩,可能使綠色政策在政府日程上的位置下降。
2020年6月19日

普通法更有利於金融市場發展嗎?

夏春:普通法與民法有多方面的區別,但二者並不是金融發展水平的決定性因素。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香港尤其得益於中國經濟和金融的崛起。
2020年6月19日

大宗商品出口國寄望中國需求提振復甦

法伊夫:最終決定中國進口組合的是經濟因素,而非地緣政治。但是如果放任外交問題不管,緊張關係可能重塑供應和定價關係。
2020年6月18日

月收入低於1千:是收入低還是物價貴?

胡月曉:6億人月均收入1000元,全國人均年可支配收入是3萬元,如何解讀?月均千元如何變成低收入?低收入如何提高消費?
2020年6月17日

從小康國家轉型富裕社會:如何提高居民收入?

周天勇:中國低收入的形成,主要在於土地和戶籍體制對農民的束縛。城鎮居民雖然相對收入高,但高房價對其收入轉移較多。需要推進什麼改革?
2020年6月16日
|‹上一頁‹‹4567891011121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