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費會員專享中美貿易戰專題
中國政治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FT社評:中國回歸強人統治 西方該如何應對?

與中國接觸仍是最好的辦法,但在接觸的同時必須堅持原則並保持清醒的頭腦。西方國家為了討好中共而互相拆台是不明智的。
2016年11月1日

中國最高層領導人的退休年齡

越來越多的人推測,在明年中共十九大上,習近平可能會嘗試完全拋棄關於最高層領導人「七上八下」的退休年齡慣例。
2016年10月30日

毛派回歸對中國政治構成新的威脅

中國年輕人對文革的懷念反映出一個事實:他們從未被告知毛澤東時代的全部歷史真相,這種粉飾令老一代人擔憂。
2016年10月23日

中國封鎖最後一名六四犯人獲釋消息

上周末中國對一名犯人預計將獲釋的消息實施了管制。他是人們所知的最後一名因1989年天安門事件而被捕的犯人。
2016年10月17日

168名中國律師公開反對律所管理新規

這一新規禁止律師在網上或以抗議的形式為當事人組織聲援,令律師們在涉及社會不公正的案件時無法求助於輿論和媒體。
2016年10月12日

中共「十九大」前人事變動頻繁

中共明年秋季將召開十九大,屆時一些任命將決定習近平在卸任後繼續影響政治的能力。目前,權力布局已經開始。
2016年9月27日

廣東多名勞工維權人士被判刑

番禺打工族服務部多名活動人士被控聚眾擾亂社會秩序及挪用資金,分別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半至三年,緩期執行。
2016年9月26日

維權律師夏霖被判12年監禁

法院以詐騙罪名判處夏霖12年有期徒刑。夏霖的辯護律師丁錫奎說,他的當事人在法庭上申訴無罪,將提起上訴。
2016年9月23日

在柬埔寨「呼風喚雨」的中國商人

付憲亭在中國商界默默無聞,但在金邊,他或許是最具影響力的中國商人,很少有外國投資者能享有他所掌握的人脈。
2016年9月14日

遼寧省45名全國人大代表因拉票賄選被除名

天津市委代理書記、市長黃興國近日也因腐敗被免職。分析人士認為,最近的反腐整肅或與「十九大」前的政治角力有關。
2016年9月14日

毛澤東逝世40周年紀念日在沉默中度過

毛澤東的平均主義經濟思想與今天中國的自由資本主義形成鮮明對比,這使得官方極其警惕人們對他過多緬懷。
2016年9月13日

文革:世界文明史獨特的政治現象

許成鋼:討論文革的性質,不可迴避的問題是文化革命會不會重演,或者更寬泛一點的問題是:類似於文革的這樣的悲劇會不會重演。
2016年9月12日

中國打壓維權律師的歷史根源

韓飛龍:當今中國對法律的態度可以追溯到秦始皇。他依靠法令統治國家,對以德治國的儒家思想不屑一顧,臣民沒有辯護權。
2016年8月28日

為什麼華人社會少有恐怖襲擊?

丁學良:華人社會在防堵恐襲方面能夠達到極為可觀的成效,一是由於官僚統治,二是由於理性主義的文化根基。
2016年8月25日

中國公民社會遭遇「寒冬」

中國政府近年來對公民社會發起的系統化打壓,其力度之大是二三十年來未曾有過的,就連學者和商人也人人自危。
2016年8月21日

如何安頓愛國主義?

蔣豪:盲目「愛國」行為需要被抵制,但愛國主義不應被拋棄。當今現實下,憲政愛國主義是唯一可行的愛國路徑。
2016年8月16日

責怪「西方敵對勢力」的危險遊戲

中國官方最近推出一批視頻,把國內種種弊病歸咎於「西方敵對勢力」。這種邏輯不通的宣傳很有效,但也很危險。
2016年8月16日

FT社評:權力遊戲過後推進改革方是正道

為了中國經濟和長期政治穩定,中共現在就應啟動漸進式改革,促成「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這將成為習近平最偉大的遺產。
2016年8月14日

中國的軍隊改革和強軍夢

習近平主導的這輪軍事改革被認為是1949年以來最為徹底的,它重建了解放軍的負責和指揮架構,對抗了軍中的既得利益。
2016年8月7日

維權律師周世鋒被判7年徒刑

人權組織「大赦國際」表示,另有14名維權律師和活動人士仍在等候審判,其中10人面臨與國家安全有關的指控。
2016年8月5日

如何採訪中國領導人?

1987年,美國NBC記者布羅考為採訪中國總理趙紫陽準備了40個問題。趙紫陽說,他不認為自己適合做總書記。
2016年8月1日

強力領袖改變中國傳統權力秩序

在不到四年的時間裡,習近平已將中共推向了多個之前由政府部門負責的領域的中心位置,這改變了中國的權力結構。
2016年7月31日

中國外交官訓斥人的苦衷

丁學良:我力求站在政治文化和行政體系比較的層面,對中國外交官訓斥外國人作出「同情理解」的適度詮釋。
2016年7月26日

邢台水災背後的維穩邏輯

曾於里:通過壓制民眾的情緒表達來維護穩定,完全曲解了維穩的內涵。維穩,應該是權利維穩,而不是權力維穩。
2016年7月24日

中國自由派雜誌《炎黃春秋》停刊

中國官方要對《炎黃春秋》雜誌社管理層洗牌,但該雜誌社社委會未服從這一要求,而是一致決定立即停刊。
2016年7月20日

2015年中共黨員人數增長放緩

2015年,中共新增黨員人數約為100萬,較上一年相比僅增加1.1%。
2016年6月30日

中國網信辦主任易人

魯煒不再擔任網信辦主任,由他的副手、原上海市委宣傳部長徐麟接任。中國對境內互聯網的控管似乎不會放鬆。
2016年6月30日

中國反腐運動擴大範圍

中紀委宣布將對外交部、財政部、公安部等等32個單位黨組織開展專項巡視。今年已處理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的16545人。
2016年6月24日

吳建民:中國外交話語中的珍稀聲音

王江雨:吳建民的不幸罹難讓我們擔心,誰還能以如此有力、清晰、堅定的和平理性聲音來制衡惡性的民族主義。
2016年6月22日

中國外交是否需要公眾監督?

曹辛:吳建民大使留下的問題,應有個結論:中國外交應該「頂天」,更應「立地」,動員更廣泛社會力量參與,方能改進不足。
2016年6月21日

吳建民大使是如何被「愛國者」消費的?

儲殷:吳建民真誠地誤以為,他和對手是觀點之爭,但事實上大多數抨擊他的人,不過是選擇了一種安全的「死磕」式行銷。
2016年6月18日
|‹上一頁‹‹4567891011121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