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外交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南中國海仲裁案的情、理、法

王江雨:中國「不參與」南海仲裁案的立場不是很明智,和當前被動局面有很大關係。但事已至此,我們還是要看如何繼續走。
2016年7月11日

與古舉倫商榷:中國「抵制」南海仲裁有充足法律依據

劉海洋、趙一水:我們主要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288(4)條的適用為例,說明中國對南海仲裁案所持立場的法律依據。
2016年7月8日

中國抵制南海仲裁的理由成立嗎?

古舉倫: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288(4)條款,中國的聲明是否排除和限制了菲律賓訴求的管轄權,應由仲裁庭來決定。
2016年7月1日

後吳建民時代兩岸在法國的外交較量

陳振鐸:大陸在法外交要趕上與台灣的差距,用吳建民說的講人性、交朋友、互相尊重的方式,入鄉隨俗,遠遠比強勢有價值。
2016年7月1日

民心相通:中巴經濟走廊的最終保障

胡亦南:中巴經濟走廊各項工作落實難度之大,複雜程度之高,可能遠超預期。有鑒於此,兩國人文交流和民間合作尤為重要。
2016年6月30日

吳建民:傳遞「和平與發展」的中國外交家

丁偉:「鴿派」這個稱號,在中國政治文化當中有「對外卑躬屈膝」之意,但吳氏卻擇善固執,毫不介懷。
2016年6月25日

中國對美國孤立主義的愛與恨

丁學良:特朗普外交政策倡議是北京樂見其成的大好事。其倡議若成現實,中國可能成為頭號區域性國際警察。
2016年6月24日

吳建民:中國外交話語中的珍稀聲音

王江雨:吳建民的不幸罹難讓我們擔心,誰還能以如此有力、清晰、堅定的和平理性聲音來制衡惡性的民族主義。
2016年6月22日

中國外交是否需要公眾監督?

曹辛:吳建民大使留下的問題,應有個結論:中國外交應該「頂天」,更應「立地」,動員更廣泛社會力量參與,方能改進不足。
2016年6月21日

吳建民大使是如何被「愛國者」消費的?

儲殷:吳建民真誠地誤以為,他和對手是觀點之爭,但事實上大多數抨擊他的人,不過是選擇了一種安全的「死磕」式行銷。
2016年6月18日

吳建民命題:中國如何做受人尊敬的大國

孫興傑:中國崛起不僅是實力,更需要得到尊重,而這就需要溝通和交流,回到吳建民所投身的「外交」的本意。
2016年6月18日

「中國夢」不是中國要領導世界

吳建民先生不幸去世。我們重新發表他生前在FT中文網撰寫的這篇文章,與讀者一起回顧他的外交思想,並致以哀悼與緬懷。
2013年6月14日

中國警告G7峰會勿加劇亞洲緊張局勢

中國外長王毅在吹風會上敦促G7峰會關注經濟和金融問題,不要加劇地區緊張局勢
2016年5月26日

中資企業擬向哈薩克農業項目投資19億美元

哈薩克斯坦高官透露,中國的400億美元絲路基金正計劃在三個農業項目投資
2016年5月10日

世界「霍布斯化」風險與中國抉擇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特朗普崛起等現象說明民粹主義滋長,可能使民族主義更加影響國際關係,但中國需要克制過頭的民族主義,繼續審慎、平衡、韜光養晦的外交思想,在保持開放中增強自身。
2016年5月6日

大國戰略——國際戰略探究與思考

王緝思:中國核心利益包括政治穩定、國家安全、經濟與社會發展,研究外部威脅須有多維視角,要把國際和國內結合起來,才能形成完整的大戰略。
2016年5月6日

從特朗普回看「五四」:中美歷史的變奏

新加坡國立大學劉伯健:「五四運動」的意義不僅局限於中國史範疇,也是中美關係史上的分水嶺之一。當年和今天,美國都構成了中國現代化進程中的關鍵他者。在特朗普掀起孤立主義風潮之際,重訪「五四」時代的中美互動,頗具現實意義。
2016年5月5日

中國外交政策的新調整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貝德:中國當下正在經歷一個全新的階段,了解中國領導人對全球秩序的看法的形成過程,將幫助我們進一步了解新階段的內涵。
2016年4月20日

尼日利亞與中國簽署貸款和貨幣互換協議

正在訪華的尼日利亞總統布哈里試圖提振因石油收入下降而承壓的國內經濟
2016年4月14日

「複雜中國」更須看清複雜世界

胡錫進的「複雜中國」和吳建民的「複雜世界」代表著兩人的觀點分野。「鷹派」與「鴿派」的標籤化是錯的。要看清中國,更要理解世界的複雜性。
2016年4月14日

朝核陰影籠罩華盛頓核安全峰會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與其他國家領導人一起,參加本周四開始在華盛頓舉行的核安全峰會,預計峰會的主要議題之一,將是如何遏制朝鮮的核野心。
2016年3月31日

中國漁船遇襲暴露遠洋捕魚問題

陳振鐸:「魯煙遠漁010」被阿根廷海岸警衛隊擊沉暴露出中國遠洋捕魚存在的問題。政府若任由這個問題發展,不建立更系統、科學、嚴格、獨立的監管政策,則既會危及中國漁民的生命安全,也會損害中國的國際形象和海外利益。
2016年3月18日

當前朝核危機的政策選擇

中國亞非發展交流協會理事曹辛:中國對朝應三箭齊發,保護韓國國家安全,借外力對朝鮮強硬制裁,並提出半島長久和平機制倡議,以中美朝韓四方會談取代六方會談。
2016年2月26日

東亞從「二元格局」走向「二元背離」?

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陳紹鋒:東亞長期「安全靠美國,經濟靠中國」的二元格局正在因諸多因素而變得不穩定,而中美戰略博弈的這些新動向很可能打破地區和平。
2016年2月12日

中國中東方略:側重經濟,量力而行

中國社科院薛力:中國的中東方略應該側重於經濟和文化,在維護該地區和平與穩定、緩和衝突方面的行動,應服從於這兩方面,做積極的建設者與有力度的和平鴿。
2016年1月27日

中國外交既應有所作為也應善於守拙

王博文:從相對收益和相對實力看,國際環境總體保持和平穩定,有利於鞏固和拓展中國實力的增速優勢。中國的相對實力每增一分,外交的行動自由就增一分。
2016年1月25日

「一帶一路」背景下的中國周邊外交方略

中國社科院世經政所薛力:周邊外交將成為中國新的重中之重,但周邊國家數量眾多,差異甚殊,要想獲得理想的外交效果,必須有整體性的外交規劃作為行動綱領。
2016年1月11日

「一帶一路」背景下的中俄關係展望

FT中文網撰稿人蘇夢夏:中俄走近符合包括西方在內的各方的最大利益。中國作為一個奉行審慎外交政策的國家,作為一個潛在的協調中介,可以促成世界和平目標。
2015年12月17日

「一帶一路」戰略是大國陽謀

中國社科院世經政所薛力:既然中國真心相信「一帶一路」的實施既利己也利人,並為此傾情投入,就應昭告世界:「一帶一路」是中國對外大戰略,一個大國陽謀。
2015年12月14日

「一帶一路」與中日關係的未來

社科院世經政所薛力:由於「一帶一路」戰略與日本的國家正常化戰略互相矛盾,中日戰略互惠的基礎已不存在。因缺乏共同戰略目標、戰略互信,兩國關係難以變熱。
2015年11月23日

中國對拉美投資轉向多元化

在拉美,中國的投資重心正在離開委內瑞拉、厄瓜多爾等「左傾」盟友,向包括巴西、智利在內的其他國家轉移。這種轉變,對大宗商品出口國巴西尤其有利。
2015年11月16日
|‹上一頁‹‹45678910111213››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