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外交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給中國的忠告:重視特朗普的個性特點

壽慧生:將特朗普視為言語不靠譜但行動務實的商人,這低估其價值觀對外交政策的影響,及維護其價值觀的決心。
2016年12月29日

2016中國外交得與失

王逸舟:今年中國整體形勢往上走,但在南海和朝鮮半島外交上也有「觸礁」之處,應對特朗普政府則不能盲動。
2016年12月28日

中國—巴基斯坦經濟走廊:利益與風險

史志欽、陸洋:中國認識到,不能忽視「中巴經濟走廊」所面臨的安全、政治及文化方面的風險與不確定性。
2016年12月26日

「誤判」特朗普,中國如何理性反思?

劉波:對於大量中國人支持特朗普,國際輿論一直感到大惑不解。其實,到現在才意識到「誤判」,這才令人吃驚。
2016年12月20日

中國與挪威實現關係正常化

中挪將重啟雙邊自由貿易協定的工作。2010年,挪威把諾貝爾和平獎頒給了在押的中國異議人士劉曉波,導致中國暫停了兩國關係。
2016年12月20日

「一帶一路」與中國在南海的戰略平衡

張鋒:中國應抓住目前南海局勢緩和的有利時機,爭取在特朗普新政府政策出台前能有所作為,佔據一些戰略主動。
2016年12月16日

中國如何面對「特朗普挑戰」?

張立偉:特朗普選擇直接對中國核心利益伸手,並準備對中國經濟施壓,中國應加快國內改革和發展,並做好外交博弈。
2016年12月7日

中美關係的「三個不能」

査道炯:不能等美國主動對中國展現友好合作姿態;不能靠輿論層面與美國比氣勢;不能只看到錢而忘了政治底線。
2016年12月6日

特朗普行為的根源(下)

王一鳴:中國可以嘗試和特朗普建立起朋友式的互動關係,不要一開始就滑落到特朗普二元邏輯下的敵對陣營里。
2016年12月2日

新加坡與台灣關係為何惹惱中國?

北京方面對挑戰其核心防務及外交政策立場的國家表現得越來越不耐煩,特別是在涉及南中國海和台灣問題時。
2016年12月2日

杜特爾特:支持中俄主導「新秩序」

菲律賓總統說,「如果中俄決定創建新秩序,我將第一個加入」。他的言論突顯特朗普當選後出現的全球不確定性。
2016年11月18日

中國在東南亞的新一輪「魅力攻勢」

FT大視野:北京在短短几周證明,通過魅力與現金攻勢,可以讓美國堅定的亞洲盟友動搖立場。但這場攻勢可以持久嗎?
2016年11月16日

TPP夭折將使中國重推亞太自貿區

反對《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是特朗普的核心主張,他的當選使中國得以順理成章地推動建立亞太自由貿易區。
2016年11月11日

分析:中國可能試探特朗普底線

亞洲安全專家稱,特朗普很可能在總統任期早期面對中國的考驗,並可能決定他在重塑亞洲外交格局方面將走多遠。
2016年11月11日

「南中國海也是新加坡的核心利益」

圍繞著南海仲裁案,中國和新加坡發生了一場風波。新加坡人如何看這場風波?FT中文網採訪了兩位新加坡學者。
2016年11月2日

菲律賓向左,新加坡向右?

陳遙:菲律賓擁抱中國,實施以發展經濟為導向的政策,疏遠美國,新加坡則更傾向於維護美國領導的國際秩序。
2016年10月31日

杜特爾特「背美向中」的實質

張鋒:杜特爾特訪華將重續中斷多年的中菲高層交流,但中國需要審慎評估其外交實質和菲律賓國內的政治動向。
2016年10月17日

中新關係不應有「半官半媒」的尷尬

張鋒:中新「書信事件」成為《環球時報》「媒體外交」的顯赫例子。但媒體宣傳在中國外交中地位上升是好事嗎?
2016年10月12日

中新分歧不僅僅是「認識」問題

曹辛:南海問題演變至今,新加坡「功不可沒」。它引入外力,廣造國際輿論,給中國造成了某種「新加坡挑戰」。
2016年10月10日

圍繞G20峰會組織的外交風波

由於中共對G20峰會籌備已久,活動規劃也是它的強項,這些風波不太可能是純粹偶然事件,也反映了中國體制的某些特點。
2016年9月8日

中國拉近與柬埔寨的關係

柬埔寨已成為中國最可靠的地區盟友,既是政治上的盟友,也通過深水港等戰略項目結盟,可能引發美國及東盟國家關切。
2016年9月2日

中國智庫應參與東南亞「第二軌道」外交

張駿:亞太地區局勢變化,「南海問題」日益突出,中國智庫參與東南亞智庫的「第二軌道」外交時頗有為難。
2016年8月31日

南海仲裁案與中國外交轉型

汪錚:中國應從中吸取教訓:外交除了戰略,也要重視技術細節;要善於搞「無網外交」;需要高質量的政策爭論。
2016年8月22日

新加坡為何在南海問題上選邊站?

薛力、劉立群:新加坡最近採取了「公開選邊站」的做法。這個善於在大國間搞平衡外交的「東盟軍師」怎麼了?
2016年8月19日

中國外交亟需塑造核心價值觀

羅建波:中國外交要真正贏得話語權,提升軟實力,最根本的是必須擁有能得到國際社會普遍認同的核心價值觀。
2016年8月1日

中國外交官訓斥人的苦衷

丁學良:我力求站在政治文化和行政體系比較的層面,對中國外交官訓斥外國人作出「同情理解」的適度詮釋。
2016年7月26日

海外傷亡頻發考驗中國情報共享機制

李江:中國領事整體保護能力不足,最大問題是各個單元之間無法有效協作,這就需要建立主體多元的安全訊息共享機制。
2016年7月15日

中國需要與時俱進的主權觀

唐世平:中國需要與時俱進的、更加符合國力和時代的主權觀,在這種新的主權觀背後,中國需要傾聽和被傾聽。
2016年7月14日

南中國海問題與中國的外交困局

眼下中國與東盟的關係處於多年來最低點。南海仲裁案的裁決將使中國政府更難通過遊說爭取國際支持。
2016年7月14日

FT社評:各國需要對南海仲裁保持克制

海牙仲裁庭做出對中國不利裁決後,各方首先需要的是克制。若對南海局勢處理不當,中美爆發戰爭是切實的危險。
2016年7月13日

南中國海仲裁案的情、理、法

王江雨:中國「不參與」南海仲裁案的立場不是很明智,和當前被動局面有很大關係。但事已至此,我們還是要看如何繼續走。
2016年7月11日
|‹上一頁‹‹3456789101112››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