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產階級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FT社評:應力避脆弱中產返貧

過去30多年,中國、印度和非洲的經濟增長,使全球貧困人口將近減半,但隨著新興市場高速增長期的結束,脫貧趨勢可能迅速逆轉,剛剛邁入中產行列的「脆弱中產」可能返貧。發展中國家的政府應該向這個群體提供比以往更好的社會保障。
2014年4月22日

貧困陰影下的「脆弱中產」

中產階級已成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群體,但穩定中產階層的人數仍然不多,脆弱中產階層的規模卻在劇增。「脆弱中產」生活在貧困線之上,卻未能實現財務安全,並面臨重歸貧困的危險。在他們當中,只有少數人能跨入穩定的中產階層。
2014年4月21日

近10億新中產人士可能重陷貧困

FT分析顯示,發展中國家有近10億人面臨失去新近達到的中產階層地位的風險,過去30年脫貧成果的持久性令人質疑。
2014年4月14日

FT社評:共和黨要停止怒吼

美國共和黨領導人似乎已開始反思近來的「造反式」風格。在圍繞美國中產階級窘境的辯論中,民主黨佔據了壓倒性優勢。共和黨應停止一味反對,拿出好點子來。
2013年11月22日

中產階級的身份危機

FT專欄作家庫柏:我們選擇適合自我定義的職業,而職業又強化了這種定義。工作總是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我們是誰。但這樣的時代即將走向終點。
2013年11月19日

拒絕奢華的小城市中產

中國西部城市嘉峪關的新興中產階級,骨子裡仍然保持著節儉的習慣。面對大城市的奢華,他們更喜歡家鄉那種有節制的幸福生活。
2013年10月12日

分析:新興市場的消費群

滙豐估計,到2050年時,將有近30億人(大多來自發展中國家)躋身中產階級之列。屆時,他們將會貢獻全球2/3的商品與服務消費。
2013年4月11日

把錢花光的巴西中產

FT撰稿人瑪卡多:我分期付款,買了一輛掀背車。儘管會堵車,但我寧願呆在新車裡,坐視交通擁堵,也不願忍受糟糕的公共交通。
2013年3月4日

貧富懸殊擴大下的M型香港

FT中文網特約撰稿人嚴飛:當越來越多的香港人感覺未必可以留在原有中產階層時,社會怨氣漸漸積累,只會滋生更多的排斥和社會矛盾,危及香港社會長遠發展,如何扭轉中產階層向下流動的趨勢?
2012年7月18日

未來屬於中產

FT專欄作家斯蒂芬斯:再過20來年,窮人占多數的世界將變成中產階層占多數的世界。這種轉變對新興國家內部政治秩序的影響,將與它對國與國之間關係的影響一樣深遠。
2012年5月7日

亞洲新興市場中產階級的崛起

畢馬威安茂德、彭亞利:對中產階級消費者的爭奪,在本土企業和跨國公司之間,跨國公司因其品牌優勢而略勝一籌。本土企業須格外努力,建立品牌信譽。
2012年4月18日

笨蛋,關鍵是沒有中產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葉檀:要發展民生,請從培育中產收入階層、減少公務員紅利、懲罰資本與貨幣市場的不公開始。
2012年1月17日

危機讓富人更富?

1976年至2007年間,美國收入最高的1%人群佔據收入總增幅的58%,這一趨勢似乎還在提速。對於這一結果,人們不太可能懷有25年前美國超級富豪崛起時那樣的普遍認同。
2011年7月14日

發達經濟體的「中產停滯」

近二十多年來,發達經濟體普遍出現收入差距擴大的趨勢。中等工資水平的工作所佔比例下降,而高薪和低薪工作所佔比例上升。原因何在?
2011年7月5日

美國人的住房夢破滅了

美國住房危機導致數百萬家庭的負債額超過房產價值,前美國勞工部長、現任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教授賴克表示,美國人的住房夢已成惡夢。
2011年7月5日

亞洲中產階級之崛起

不久以前,許多經濟學家還對亞洲是否存在中產階級公開表示懷疑。如今,這種懷疑正在消散。中國現有約3億中產階級成員,印度5年內也將擁有2億中產階級成員。
2011年1月12日

亞洲中產成跨國公司新寵

未來十年,亞洲中產階級的隊伍將大幅度擴大。消費品跨國公司希望抓住這一機會,從現在做起,大力拓展新興市場業務。
2011年1月12日

俄羅斯中產謎局

在俄羅斯經濟增長中,中產階級發展迅速,成為最讓人感興趣的選民群體。包括克里姆林宮在內的社會各界,都希望更多地了解這一階層。
2009年4月22日
上一頁‹‹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