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費會員專享中美貿易戰專題
世界盃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世界盃

工業化世界盃

FT中文網專欄作家顏強:距離創造非洲足球歷史,加納只有一步之遙,只有一個點球的差距,然而這一步可就是咫尺天涯。非洲足球,正經歷著被工業化的苦難。
2010年7月5日

阿根廷不值得哭泣

FT中文網專欄作家顏強:天才的鼓動、天才的激情,敵不過經年累月的科學管理和培育。阿根廷慘敗,殘酷遺憾,卻並不冤屈悲情。
2010年7月5日

世界(杯)新秩序

FT專欄作家吉迪恩•拉赫曼:世界盃令人著迷的一點在於,它與政治或經濟現實素無干係。它創造了一個平行宇宙。它提供了一種宣洩民族情感的安全途徑,讓現實世界變得更為美好。
2010年7月2日

德國外套,巴西內心

FT中文網專欄作家顏強:鄧加就是一個全球化的符號,不論是外形還是他的足球,勒夫也是如此。世界盃的足球也是如此。
2010年7月1日

昨晚的敗局

FT中文網專欄作家加藤嘉一:日本以龐大的足球人口和群眾基礎為強有力後備軍,依靠高度組織化的管理方式和球隊的團隊精神,一步步縮小與世界足球強國的實力差距。這個大戰略是沒有錯的。
2010年6月30日

和加藤嘉一商榷

讀者柳成東:我支持日本隊。但從你的文章中,我感到了你身上的民族主義和國家主義情結,我對這些東西抱有非常警惕的態度。不能在順風時無限制地放大一個民族的優點,也不能在低谷時拚命放大一個民族的缺點。
2010年6月30日

一條名叫塞普的狗

FT中文網專欄作家顏強:一條名叫塞普的狗被找到了,但那個叫塞普的人,想必會大發雷霆,肯定會想出更多辦法,來保護世界盃這個國際足聯最大的商業資產。狙擊行銷與反狙擊行銷的戰役還在繼續。
2010年6月29日

英德,是友是敵?

FT中文網專欄作家顏強:足球場上,德國是英格蘭恆久的敵人,因為英格蘭足球噩夢的結局,幾乎都是德國人點球取勝。這一次,德國人九十分鐘解決戰鬥,連點球都不必踢了。
2010年6月28日

拉丁式勝利

FT中文網專欄作家顏強:球員個體技術水平的領先、球隊整體戰術各有特色,是南美球隊小組賽表現優異的原因。
2010年6月28日

業餘球員的世界盃

FT中文網專欄作家顏強:世界盃是一個夢想,世界盃是屬於所有人的夢想。紐西蘭雖然遺憾地小組出局,但他們的業餘球員,好好享受了一把這難得的機會。
2010年6月25日

女球迷看世界盃

FT中文網特約撰稿人小芭:最亮的是有型有款的義大利「男模隊」,還有全場身價總和6.5億歐元的西班牙「明星隊」。今年沒有小貝的一支獨秀,卻百花齊放。
2010年6月25日

被失敗征服

FT中文網專欄作家顏強:回想一下你記憶深處,真正讓你淚流滿面、心靈悸動的比賽,是勝利,還是失敗?成為一個真球迷的起點,往往有一層令你痛苦不堪的失敗光影。
2010年6月24日

韓國足球八年的演變

FT中文網特約撰稿人金宰賢(韓國):韓國足球的演變是從希丁克時代開始的。他給韓國隊帶來了三份禮物:打好體能基礎,提高團隊精神,消除球員選拔過程中的不公正。
2010年6月24日

上帝只有一隻左手

FT中文網專欄作家顏強:上帝進球用的是左手,巴西人只能用右臂右肩,世界盃的嘴上風暴,會愈演愈烈。
2010年6月23日

法國農信銀行叫停世界盃廣告

贊助商們認為,法國隊目前的情況「讓人無法接受」
2010年6月22日

球霸的時代

FT中文網專欄作家顏強:年少多金、一夜成名,是不是促成更多球霸產生的原因,我不敢肯定,但我覺得,在自我表白的同時,又極度缺乏和他人溝通的能力,是球霸的表像特徵。
2010年6月22日

非洲之悲

FT中文網專欄作家顏強:非洲足球天賦不容低估,可是在和亞洲足球的比較中,韓日這兩個社會經濟穩定、足球發展框架嚴謹的國家,卻在穩定地前進。亞洲壓倒非洲,或許不會太奇怪。這是亞洲的榮譽,卻更是非洲足球的悲哀。
2010年6月21日

追憶似水年華

FT中文網專欄作家顏強: 亨利才32歲,我不相信他已經失去了一切,但我懷疑他已經失去了球場上最重要的一樣東西:求勝欲。
2010年6月21日

「28歲病毒」

FT中文網專欄作家顏強: 28歲是巴西巨星們的分水嶺?不少巴西媒體認為,混亂的國內聯賽、年方弱冠就要承擔太大的職業壓力和私生活的放縱,是巴西天才們早衰的各種原因。
2010年6月21日

寒氣逼人世界盃

FT中文網專欄作家顏強:不能迴避的事實擺在面前:這至少是有史以來最難看的世界盃開局。我們只能祈禱,如此冰點低谷起步,未來賽事只會越來越好。
2010年6月18日

巴西的嘴巴,鄧加的頭髮

FT中文網專欄作家顏強:以成績論,哪怕世界盃失敗,鄧加仍然是個成功的巴西國家隊教練。以民心論,哪怕他贏得了世界盃,仍然得不到巴西人認同,這才是鄧加的悲哀。
2010年6月17日

橙色迷思

FT中文網專欄作家顏強:沒有任何國家和國家的足球,比荷蘭更適合橙色。但當你沉迷於對橙的美好迷思時,總會想起那一絲酸澀,就像品嘗橙子時給你帶來的刺激。
2010年6月17日

馬拉多納,可愛的瘋子

FT中文網專欄作家顏強:不論馬拉多納干出什麼事情,你都很難討厭他。我們不能沒有馬拉多納,有了他的世界盃更加精彩,有了他,世界都變得更加有趣了。
2010年6月13日

Vuvuzela,小喇叭,大麻煩

世界盃幾場比賽下來,我不得不對Vuvuzela——這個充滿了南非人生活情趣的喇叭充滿了懷疑。我覺得有些失落:怎麼賽場里聽不到人的聲音了?
2010年6月13日

親愛的經濟學家:我該支持哪支球隊?

通常我會支持荷蘭隊,因為我是荷蘭足球的粉絲。但今年我在英格蘭工作。我是否應該為了自己在英國經濟中的利益而犧牲對荷蘭足球的熱愛呢?讀者迪爾潘。
2010年6月13日

世界盃開幕 南非舉國歡欣

這是世界盃足球賽有史以來首次在非洲大陸舉行,南非全國上下一片歡欣,甚至大膽期望本國球隊打贏首場。結果,南非隊率先進球,但被墨西哥追平。
2010年6月12日

Lex專欄:電視台的世界盃廣告戰

廣告商正在往世界盃大把扔錢。法國電視1台對如有法國隊參加的決賽收取每30秒13萬歐元的廣告費。但電視台能賺多少,與他們國家隊的表現密切相關。
2010年6月12日

世界盃,對你的愛有多深?

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專欄作家顏強:世界盃已經開賽,究竟哪個國家最熱愛世界盃?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
2010年6月12日

2010,世界向南

曼德拉說過,體育具備改變世界的力量。在南非這片神奇的土壤上,足球之花正火熱綻放。
2010年6月11日

FT社評:願南非成為世界盃贏家

南非的高犯罪率惡名,一直以來抑制了外國直接投資。一場面向全球十億部電視機轉播的組織良好的和平賽事,會比其他任何手段都更有利於恢復其聲譽。
2010年6月11日

世界盃的寓意

FT專欄作家斯卡平克:世界盃足球賽6月11日將在我的祖國南非拉開戰幕。每一場重大的體育對抗賽都可謂一齣戲。生活又何嘗不是如此。BP漏油事件就是眼下一個扣人心弦的故事。
2010年6月10日
上一頁‹‹1234››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