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互聯網數據

從清代旅蒙商號的「萬金帳」看數據的產權屬性特徵

鄭志剛:大盛魁萬金帳作為較早的數據究竟歸屬誰?屬於財東、掌柜或「稱己掌柜」?探究上述問題對理解互聯網平台數據產權屬性帶來積極的啟發。

當人類社會進入互聯網時代,大數據成為驅動新經濟的核心動力。一方面,傳統產業在進行數位化改造,實現萬物互聯互通,重塑業務流程;另一方面,平台企業直接以大數據作為生命線開展業務模式創新。大數據由此成為新經濟的關鍵詞,新經濟甚至被稱為數位經濟。從新古典經濟學的生產要素或政治經濟學的生產資料(例如資本)的產權屬性傳統分析範式出發,在新經濟時代,一個理論與實踐無法繞過去的問題是,數據這一新的「生產要素」或「生產資料」究竟屬於誰的問題。近期伴隨監管當局互聯網平台反壟斷引發的基於大數據開展業務的互聯網平台是否應該被國有化的爭議其實是這一問題側面的反映。

數據在企業經營管理實踐中所扮演的複雜角色,至少可以追溯到在清代實行「東伙分離」(財東的所有權與掌柜的經營權分離)旅蒙商號的萬金帳中。所謂萬金帳是清代實行東伙分離的旅蒙商號用來專門記錄財東的財股和頂生意掌柜所持身股的變化,以作為帳期結束分紅依據的特殊帳簿。在一定意義上,描述股權結構和基本治理構架的萬金帳可以被視為現代股份公司IPO時發布的招股說明書的前身。

我們以清代旅蒙第一商號大盛魁的萬金帳為例。在獲得身股「頂生意」的掌柜中,大盛魁進一步將其區分為稱己掌柜和不稱己掌柜。那些在萬金帳中的姓名前加「己」字的掌柜才是稱「己」掌柜。按照大盛魁的號規,只有那些稱己掌柜才可以查看萬金帳,參加號會,和過問「厚存」(公積金),所謂「生意好頂,『己』字難得」。那麼,大盛魁的萬金帳作為較早的數據究竟屬於誰的呢?是屬於財東,還是屬於掌柜,甚至僅僅屬於「稱己掌柜」?

也許通過清代旅蒙商號萬金帳的歸屬探究能夠為我們今天理解互聯網平台數據的產權屬性特徵帶來積極的啟發和思考。

數據的產權屬性特徵

清代旅蒙商號的萬金帳無疑與今天互聯網平台公司開展業務採用的大數據有很多類似的地方。其一,它是不同當事人之間交易完成或契約簽訂的歷史記錄,同時涉及財東、掌柜等多方當事人;其二,萬金帳涉及財東和掌柜個人訊息隱私。例如,萬金帳不僅記錄著財東的財股和掌柜的身股分配和調整狀況,而且會將財東掌柜帳期的分紅狀況記錄在案。

在隱私保護意識並不十分強烈的清代,容易理解,對於清代旅蒙商號東伙而言,萬金帳的價值僅僅在於成為東伙未來分紅的書面法律憑據和契約意志基礎,它的丟失、惡意篡改和非法使用將為未來預期正常開展的交易活動帶來某種不確定性。正是由於上述原因,清代旅蒙商號把萬金帳看作比金銀更加珍貴的資料,嚴加保管。在大盛魁即使一個頂生意的掌柜如果不稱己都無法查看萬金帳。

然而,如果給定東伙對萬金帳主體內容意志認同(隱式或顯式)一致,換一種相對極端的說法,萬金帳對於包括東伙在內的任何人不具有實質的價值,甚至與一卷廢紙無異。一個有力的邏輯證據是,現代股份公司對於在性質上與萬金帳類似的招股說明書則反其道而行之,徹底公開透明,「讓更多人見證」,以此避免未來相關當事人交易活動開展中「不確定性」的發生。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