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航空業

疫情時飛行常客將不再常飛——如果我們啥也不做的話

李瀚明:空中旅行和全球化是相輔相成的,空中旅行為全球化提供了高效而便利的人員貨物流動管道,而全球化則為空中旅行帶來了需求和增長。

前幾天讀到斯卡平克在FT上的文章《疫情後飛行常客將不再常飛》。文中提到企業差旅成本的削減將會促成企業將傳統差旅轉型為線上會議,從而讓「空中飛人」們減少實際出差的次數。這是個目前在軟體業界非常熱門的觀點。此類軟體在新冠疫情在世界各地肆虐的時候,這些軟體為白領工作確保了可靠性和可用性,為控制不必要的人際接觸,早日結束疫情提供了不少貢獻。

不過,身為一個「淺藍領」工程師的我,對於商務旅客的存在仍然保持樂觀。對企業主而言,留在家中更多是迫於無奈,而非主動之選——一旦環境允許這麼做,企業主會將工程師和專業人士「趕回」天空。

事實上,很多企業已經在這麼做了:2020年5月的時候,德國企業就開始把回國休假的工程師通過包機送回它們在中國的合資工廠(當然目前看來這是一張「有去無回」的單程票:只有來華的一程,沒有回德國的一程),從而確保它們為新產品設計的生產線能夠正常工作。而其他企業進行的更快一些:韓國人已經開始在首爾和北京之間來回穿梭,日本人也開始在進出大連和上海的航班上飛行。

值得留意的是,線上會議,或者說呆在家中所需的基礎設施——電腦、平板、遊戲機、手機、路由器、調製解調器——是在一個高度全球化的生產環境下製造出來的。很多人對他們的電子設備背後寫著的「Designed in California Made in China」想必不會陌生——這句話的背後是無數往返於舊金山和上海之間穿梭的工程師們。根據一份據說是被無意泄露的海報照片,這句話的作者每年從美國三大航之一採購了價值一億五千萬的機票(其中有三千五百萬美元是往返於舊金山和上海之間)。

對於這些工程師以及他們背後的企業,甚至是產品的消費者而言,無法飛行的代價太大了。即使在疫情期間,美國的跨國公司也希望恢復美國三大航往返中國的服務,從而能讓工程師繼續飛行(它們通過種種手段遊說美國交通部和中國民航局,以至於產生了中美險些斷航的小插曲)。這麼做的原因顯而易見:倘若美國三大航營運的中美航班沒能在去年六月份重啟的話,可能我們就無法在2020年見到下一代的智慧手機和筆電電腦了。

這些工程師顯然是無法呆在家中的——他們的工作性質決定了他們必須以一種細緻的角度看待他們正在設計的玩意兒。通過視頻會議等線上手段設計製造業產品,和趙括的紙上談兵沒有什麼區別。「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這是世界各國製造業從業者普遍秉持的價值觀——從稻盛和夫的「做東西的原點在製造現場。發生問題的時候,最重要的是回到現場。離開現場在桌子上理論推理,再怎麼樣也無法解決問題」,到「Deeds are fruits, words are but leaves」這句英語名諺,都在闡述這一簡明卻深刻的道理。

同樣無法呆在家中的還有高保密要求部門。例如,疫情期間出行最多的人,就是各國的高層公務員和企業職員——他們的工作對保密性的高要求,決定了他們不能採用遠程形式工作。

我們必須明白的是,遠程工作下所有數據的傳輸,都是複製——發送者無法決定接受者如何處理數據。在面對面會議的場合,我可以給你看一份文件,但不允許你拍照;在遠程會議下,這顯然是無法做到的(遠程會議服務商都會標榜「自毀文件」功能——但客戶對此的信任是另一碼事了)。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