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國政治

華盛頓抗議背後的政治經濟學

胡月曉:美國街頭抗議來自政治極化,那麼根源在哪裡?經濟低迷並不一定帶來政治極化,兩級分化、中產消融,才是帶來政治極化的直接原因。

近期熱門新聞是,美國國會居然被抗議人群攻佔,美式民主被一部人認為受到質疑。輿論觀點之一,認為是特朗普總統行為導致了美式民主的異化。然而,筆者認為,西方的政治極化現象實際上本世紀第二個時代的新趨勢,起初在歐洲表現為左翼勢力的膨脹和極端思潮的出現,最後演變為美國街頭的「美麗風景」。

研究人員在分析趨勢原因時,通常把政治經濟學中的這種新趨勢歸因於2008年金融危機,認為危機後遲遲走不出陰影的經濟,是帶來政治極化的基礎。但經濟低迷並不一定帶來政治極化,兩級分化、中產消融,才是帶來政治極化的直接原因。

美國社會馬克思價值發展規律再現:中產消融

自上世紀90年代,全球經濟進入訊息化為特徵的「新經濟」時代以來,全球化迅速發展,全球化在推動世界經濟進入繁榮周期的同時,也帶來西方世界貧富差距的擴大;2008全球危機後,全球經濟增長普遍放緩,貧困差距問題成為經濟、社會、政治等各種議題的核心。

馬克思曾經對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做過深入而全面的分析,並得出了資本主義生產發展的規律:資本積累的同時苦難不斷增長。當前西方經濟社會的發展現狀似乎表明,國家干預資本主義並沒有改變馬克思主義者眼中的資本主義剩餘價值積累規律,各種收入、財富的稅收調節制度,以及反托拉斯法等防止資本過度集中的實踐,都沒有改變資本主義下財富兩級分化的規律,上世紀80、90年代西方中產階級擴大帶來社會穩定結構,或許只是一代人時間內的階段現象,2008年金融危機實際上就是社會兩級分化的經濟影響表現。

衡量貧富差距或不平等,經濟學界習慣上公認和常用的觀察指標是收入基尼係數。然而,在現代市場經濟下,決定貧富差距整體格局的並不是收入,而是財富(資產);曾經一度風靡的《21世紀資本論》作者皮凱蒂(法,2014)就認為,資本所有權不平等是造成不平等的重要原因。經濟越發達,財富積累越多,資產配置和身份商品市場的運行情況,就越決定社會貧富分化的格局,中外莫不如是。身份商品(positional goods)主要是指存量資產,通常指房地產和股票等股權類金融資產,這類資產的購買不會增加現有實體經濟領域的真實投資,僅在特定情況下宏觀上對改善資源配置有好處。因此,衡量財富間不平等財富基尼係數,在現代社會實際上是比收入基尼係數更為重要的體現社會不平等的觀察指標。當今世界各國不平等分布的新特徵是——財富佔有的不平等;顯然,財富分布差距不僅給人以直觀感受,而且更能體現真實貧富差距。

從各財富基尼係數的國際對比情況可知,言及美國貧富差距擴大,主要是指財富分布差距。事實上,美國的收入差距並不突出,但財富差距較大;根據瑞信全球財富報告,最新的美國財富基尼係數(2018年)為85.2%,甚至超過了種性制度仍佔據社會主流、因而天然具有高不平等特徵的印度——2018年印度的財富基尼係數為83.2%,同期中國、日本和韓國的財富基尼係數為70.2%、62.6%、60.6%。香港2018年財富基尼係數為77.7%,這個差距已被認為是當地年輕人容易被別有用心人煽動的社會背景,可見社會的分裂已相當嚴重,高財富基尼係數表明美國社會已不是中產佔主流的橄欖形穩定結構。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