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布里坦爵士

告別塞繆爾•布里坦

布里坦生前在英國《金融時報》撰寫專欄,在近50年里,他的文章對於任何想要理解經濟政策的人都是不可或缺的讀物。

塞繆爾•布里坦(Samuel Brittan)爵士在英國知識界有著獨特的地位。其核心是他的經濟學著述,但他廣泛涉獵政治和倫理等其他主題,秉承英國自由主義的偉大傳統。

布里坦去世時享年86歲。他生前在《金融時報》上撰寫專欄文章,在近50年的漫長時期,對於任何想要理解經濟政策的人,這些文章都是不可或缺的讀物。文章風格優雅而詼諧,既有對宏觀經濟政策的尖銳觀察,也有對吸引他注意的學術論文的討論。

布里坦在2014年退休時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時任總編輯萊昂內爾•巴伯(Lionel Barber)採訪,形容自己是「某種自由派個人主義者」,對政治標籤持懷疑態度。他說:「大多數有趣的問題不容易用左翼或右翼的術語提出。」

有這樣一種說法:在美國,經濟學教授撰寫報紙專欄,而在英國,報紙專欄作家寫書。布里坦是這條法則的完美例子。他的第一本書是1964年出版的《1951-1964年保守黨領導下的英國財政部》(The Treasury under the Tories 1951-1964)。該書首次結合描述經濟政策與英國財政部的內部流程,這讓出於本能行事隱秘的英國財政部感到不舒服。

他還對那段時期的問題給出了一個詞的簡單解釋:官員們。在政策方面,主要的錯誤是在英國工業喪失競爭力的同時,沒有出台有效的收入政策,或者讓英鎊貶值。他的建議是建立一個新的政府顧問階層,有別於主要的公務員隊伍。他們的工作既是政治性的又是技術性的,他們將由部長級官員們根據自己的個人喜好聘用。

哈羅德•威爾遜(Harold Wilson)在1964年組建的工黨新政府朝這個方向作出了一些努力,布里坦就是獲得聘用的其中一位顧問。1965年,他為時運不佳的經濟事務部工作,在第二年該部關閉前離職。在他的退休採訪中,他選擇了1967年威爾遜讓英鎊貶值作為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政治事件。

塞繆爾•布里坦生於1933年,是一名醫生的兒子。他的父母是有著猶太血統的立陶宛人。他的弟弟里昂•布里坦(Leon Brittan)後來擔任保守黨政府的高級部長級官員和歐盟專員。用塞繆爾自己的話來說,他小時候「早熟,但不是神童」。他的中學和大學分別是倫敦基爾伯恩文法學校(Kilburn Grammar School)和劍橋大學耶穌學院(Jesus College, Cambridge),在耶穌學院獲得經濟學一等學位。大學畢業後,他先是在英國《金融時報》工作,1961年成為《觀察家報》(The Observer)的經濟學編輯。在白廳任職後,他於1966年回到英國《金融時報》,一直工作至81歲退休。

他的著作包括《左還是右:虛假的困境》(Left or Right, The Bogus Dilemma),他在該書中提出,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與約瑟夫•斯大林(Joseph Stalin)之間的共同點,多於這兩人與一般政客之間的共同點;以及《是否存在經濟共識?》(Is There an Economic Consensus? ),他在該書中指出,所有政治傾向的經濟學家在彼此之間的共識,多於他們與非經濟學家之間的共識。

還有散文集和演講集,包括《資本主義與寬容社會》(Capitalism and the Permissive Society)和《有人情味的資本主義》(Capitalism with a Human Face)。後者出版於1995年,開篇之作是一篇思想傳記,解釋他當前的觀點是如何形成的。布里坦描述了,從學童時代開始,他先是從自由主義轉向一種淡化的、非共產主義的半馬克思主義,隨後又成為一名貝文主義者(Bevanite),主要是因為他擁護社會主義外交政策。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